日子一般的朋友

   寒假临走时才和D见面,不是不想念,却也并不浓郁,彼此都知道对方还是那样,对于我们之间的友情。
   没有说什么话,那天桂林有小雨,可以不打伞的那么小,在漓江边走了走,蒙蒙的江,蒙蒙的山,蒙蒙的桥,蒙蒙的船,江边有两个小姑娘在用石子打水漂。整个下午我们都没怎么说话,好象不久前我们才见过聊过一样。他带了相机,不多的一些说话,只是关于拍照,我们都是半生不熟的摄影爱好者,且都很抵触图片软件,他比我程度更深,连裁剪一下都不肯,也是,那就不是原始的构图了——我们都是不大跟得上时代的,笑
   相机于是在我们手间转来转去,结果他比我拍的好,我嘴硬,那是因为这是你的相机,如果用我的就另当别论了!他当然不会和我争的,向来如此
                       
                        
    D是高中同学,算起来居然也到了第七个年头,实际上是六年,第一年我们并不熟悉。原来日子也已经这么长了,高中在漆黑的办公楼天台他找到躲起来的我,大学后寒冷的冬日早晨接到他在室外电话亭打来的电话只是为了问我变天了关节炎疼不,好象才是昨天的事。他在圣诞夜做的一件让他非常心安的好事,他和现女友走到一起时的高兴,他察觉自己感情不稳时的恐慌和自责,他定下工作时的喜悦,他终于又开始抱起久违的吉他……我们联系得很少很少,一般一个学期只有一两次,一年见一次,然而这种种种种,他的兴奋让我开心,他的悲伤也会让我难过,这种情感无关风月,也不随时月流转而变。这个年纪,恋人可能刻骨铭心却很少能维持得长久从容,朋友却不随时间而走。
    这样的朋友,像日子一样平淡,又如这日子一样从容无界

     

相关日志:

意外之喜 现在的办公室在36楼,下班的时候刚好是华灯初上,每个经过窗户的人都会下意识往外一瞥,高低起伏的霓虹,簇拥车水马龙,慢慢朝前移动,任凭流光飞舞,那车流的速度永远堪比蜗牛,也许是距离的关系,这速度总不见长...
春天~童年     阳光暖暖的春日午后,缥缥缈缈的风时有时无,听到这个有质感的声音——藤田惠美《First of May》。身边...
冬日暖洋洋 小餐馆的一家人    气温终于到达冰点,雾气蒙蒙的灯光,我们哆哆嗦嗦地冲进图书馆附近的一家小店,这里有我很喜欢的老鸭粉丝煲。再冷的天,吃总是很开心的事,这个时候...
生如夏花绚烂 我的外公叫“永明”,他说我妈妈是“立”字辈,我是“正”字辈,我的外甥侄儿们是“大”字辈,如此,他定下了四代人名字中的“永立正大”。 外公在我幼年的印象中是面目可憎的,因为他“凶”,我小时候讨厌的...

日子一般的朋友》上有5条评论

-进行回复 取消回复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