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恨此身非我有

我听Avril的《Girlfriend》这样热闹的歌,查我工作需要的古史资料,居然脑袋里能冒出这句词:长恨此身非我有,何时忘却营营…

相对地说我是个率性的人,然而终究,我还是会“长恨此身非我有”,忘却营营究竟又能怎样,苏东坡是我的第一号偶像,他写下这样的词,但长恨之余未能忘却营营,我就是喜欢他这样的真实和无奈,因为这没有影响他彻头彻尾的乐天

今天我抱怨了,我回到了上海,是的,我以自己都没有预料到的速度离开了拉萨。我清楚的记得那天下午我坐在甜茶馆里在信里对Shiuly絮叨,说我没能写下来的很多感动,说我对那块灿烂的土地的眷恋,说一片黄色的叶子落在厚重的藏木桌上的时候的轻盈…然后就辞职了,我没打算离开拉萨,我在至爱的拉萨河边找好了房子,我想着一个人的生活多么的孤单又惬意。

 

然而妈妈和姐姐知道我辞职后都很高兴,因为她们以为我是打算离开西藏了,姐姐说这样总算不用那么担心了。这句松了口气的话让我突然发现,我非要在西藏呆着对于亲人是多么任性的负担。我开始想我到底做过什么,为亲人,事实让我惭愧,我的索取和付出太过不成比例——我是个自私的人

 

忘却营营,忘却营营,这是苏东坡自始至终没能做到的,他要是做到我也不会这么喜欢他了。尽管,我和他一样“长恨此身非我有”,一样渴望着忘却营营,可是——这沉重的肉身,这繁杂的欲望,这不能冰冷的情绪,我喜欢的是不能忘却营营的苏东坡,不是一个万事皆能淡然的圣贤。

 

虽然住在漓江边而且几乎每年暑假都天天在江里泡,我至今仍然称不上会游泳,只能仰面伏在水上,即便不动也不大会往下沉,我很迷恋这种懒懒的轻松的感觉,这沉重的肉身只有在这种时候才能至轻如没有分量一般,顺水流,看云的变换,微风都能成为主宰。彼时此身亦非我有,可是没有重量,没有压力。

上岸了,重回现实,没有人可以不上岸,生命不能承受那种轻飘飘,没有肉体的沉重和思维飘忽的反差,就没有前行、没有站立的重量,所以我还是抱怨着,感恩着,自责着,改变着

 

才回到上海两天,我想大脑还处于缺氧状态,逻辑混乱了,不知云云

 

可喜的是,离开反而让在西藏的些些片段越加清晰了,沉淀之后,可以用回望的角度慢慢记下来,这是暂时的离开,不是永别

 

相关日志:

锦年素时 近日借宿在朋友家里,在这个仍然没走完夏天的城市里,这个小小的房子淹没在一大片城中村中,没有空调,没有电风扇,没有电视,没有热水器,没有网络,整个世界,就只有电灯和电磁炉跟电有关,仿佛除了灯在这里根本不...
拉萨·码头      快九点的时候夕阳来了。          托她的福,我可以看到缓流的拉...
收信快乐 深夜,按错一个键,邮箱回到很早的一个页面,看到有在拉萨时候写的信,惊讶我居然还写过这些,我看那些稚嫩,想抓住一点尾巴。也把我带回我一直想不起但从未忘记的一段时光。我还是很喜欢写信收信,写信收信都快乐。...
我的二零一一 转眼已经2012年2月中旬了,最近有些焦虑,早上醒来突然想起去年的美好状态还没记录就已经切换回焦虑的正常人生状态了,很为2011年的自己不值,翻出去年底写的总结草稿,基调多美好简单,和现在的状态大相径...

长恨此身非我有》上有5条评论

  1. 因为你的抱怨着,感恩着,自责着,改变着,你才是八月,才让人有真实的喜爱。营营不是用来忘却的,真正忘却,或者说忽略的,是那些在营营中的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