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脚跨在两个世界

怎么会说到孤独这个话题?听到跃跃说这种状态很享受很难受——我很假装过来人的说,是欲罢不能,孤独久了不会轻易放弃这种状态,虽然有时候会痛恨这种状态;如果又是一个要强的人,更是把这个当成骄傲的自虐了。

看着这几个字自己就笑了,真够装腔作势的,每个人都会有的孤独情绪,原本冷暖自知。中午见到lan,还是延续四年前的完美形象,呵呵,听她说她的宗教之旅,在我的回短信的时间都没有的高强度工作间隙,听她说寺庙,说僧人,说比丘尼,说一只脚在寺内一只脚在尘嚣间的感觉,瞬时也把我的关于工作的思维冻住了,飞快的生活节奏休息一下,“一脚跨在两个世界”她说。

我明白,正如我们在那样高分贝的餐厅里谈论宗教这样的事情,谈论各自的寺院见闻,再感叹一番信仰和哲学,本身就已经把那个嘈杂的世界隔开了,在我们的世界里只有两个人。世界,我不觉得这是一个合适的词,但是我找不到更好的。我很少在人前提西藏,因为我说不出,它只是在我的所有精神中轻轻的劈开了一个领域,钻进去,在那里自成一个世界,又把门关上,除了自己没有人能打开,不常开,因为它跟隔壁的世界格格不入,它不试图入侵亦有本领不被侵入。不光是西藏,还包括白溪,尕海,洲岭,临夏这样的地方,那里的山形那里的声音那里的人,我统统都说不出,我只是满足的看到它们愿意进入我的个人领域开辟一个个的世界,存储起来。打开它的时候也许是正满目霓虹,也许身陷汹涌人潮,也许背负铅华,可是那又怎样,有这么些个世界随时可以随时进入,瞬间完成不同世界的转换。穿梭,于是是一个美妙的词。

活了这么些年,抛开枝枝丫丫,原来是一个积累的过程,积累了很多的错误,很多的折腾,一些修改,一些跌倒,好在还积累了这一个个世界,提取出感动、沉浸来对抗现实中的疲乏情绪,以及孤独。说是逃避也好,胆怯也罢,自顾自地期待能慢慢积累出内心的富足,还有,不受锢于任何一个,包括现实的,真要清静是否就没人拦得住?

试试能不能放音频,这首曲子也是可以把人带入另一个世界的,林海:《琵琶语》

相关日志:

日子一般的朋友    寒假临走时才和D见面,不是不想念,却也并不浓郁,彼此都知道对方还是那样,对于我们之间的友情。   没有说什么话,那天桂林有小雨,可以不...
橘子黄了     又是一个桔黄喜熟的时节,每年这个时候都有那么些时刻恍若回到青涩懵懂的当年。那片桔子园,是我的秘密领地,每次我想一个人的时候都会收留我的地方,与学校一墙之...
麦先生和简太太(Michael&Jan) 遇到麦先生(Michael)的时候,我正坐在爱尔兰小镇Enniskillen青年旅馆的楼梯间地上啃一个又冷又硬的汉堡,天杀的这个旅馆要下午五点才能入住,在这之前居然没人在,也没人开门。那是下午两点,我...
小狐狸林下的幸福生活 寅时(凌晨四点)。 一只叫大钟的乌龟慢慢的踱过假山。是林下的朋友吧?硕大的桃子满了枝丫,满树的叶子郁郁葱葱,和乐融融。大钟的嘴里叼着一枝花,眼都笑眯了,在酝酿什么呢?梦里的林下还不知道吧,有惊喜...

一脚跨在两个世界》上有5条评论

  1. 人生就是不断经历,不断表达的过程吧; 不要跟音乐播放不了生气;那会犯了嗔戒的。祝愿清风春节快乐,万事如意!

  2. 果然听不到啊这文貌似最近才放出来的啊春节前可没看到啊;一脚跨在两个世界 ;很精辟的概括啊很有双生花的味道(白小)

  3. 意外地看到来访,大致浏览了下文字,那么清新干净而有韵致,就猜到可能是你。。。看到这篇文章,我得到了确定。。。墙里墙外,两重天。。。我们都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