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件事

朋友去深圳出差,回程去深圳火车站的路上遇见一只躺在马路中的猫,似乎已经不能动弹。俯身查看,似乎是腿骨折了。朋友于是带她去找医生,几经辗转,到了一家可以在12580查到的大型动物医院,希望那里可以收留她,起码,可以救她。

袁姓的男医生接待了我的朋友,什么都没干先要三百元押金,朋友觉得他看起来很不可信,拒绝了。袁医生说猫儿不是骨折,她的虚弱来自阴道出血,不如安乐死。朋友拒绝了,觉得她还有活下去的希望。要来一些猫粮,带她到树荫下,准备了些水,用袋子做了个临时的窝,希望她能用那些猫粮与水好好休养,然后慢慢好起来,又心存侥幸的希望有好心人会捡到她,这只阴道出血的猫。而朋友,必须马上回到广州。

我看过这只猫儿的照片,这绝不是一只野猫,从眼神可以肯定这一点。说实话,我想不出有什么好的理由她会阴道出血,又因阴道出血虚弱至此。朋友说这也许和某些心理异常的人有关。我无法克制当我听到她的病因时候的凉意,也无法克制看到猫儿眼神时候的心疼,于是我想去看看她。

第二天,我去深圳出差,下班后根据朋友说的找到那只猫。先看到朋友那个鲜红的袋子,初一看它是空的我很欣喜,我以为猫儿已经走了。可是仔细一看,她已经躺在袋子旁边半米处,再也不能动了。深圳在下雨,滴答滴答的雨滴透过树叶滴下来。有那么一小会儿,我冷得不知道要怎么动。然后我回过神来,找了块碎瓷砖,掘土,埋她。整个过程,我心里是害怕的。曾经我在有坟的山上独自露营过夜,并不觉得害怕,可是在我埋她的时候,我确定那种感觉是害怕,或者,是冷得麻麻的。等我掘到足够卖她身子的时候天已经很黑了,以至于我并没有很确定外界的风雨是否完全侵扰不了她了

我猜想我那之后很长一段时间表情都很难看。有人过来发传单,正说着广告词我一抬头他就很识趣的走开了,这是我第一次什么都不说就避开了街上的传单。我看着满大街的霓虹与汽车,厌恶之极。可是这本没有关系,也许没有关系

也许我该祈祷在另一个世界她的世界简单一些,也许我该接受现实本来的样子——可是我什么都不想做。我能选择的也不多,步行或是汽车。很懒惰的我步行去火车站,回到广州,一切都与原来一样。只是我想我又更虚弱了一些

一件事》上有5条评论

  1. 不知道该说什么,除了悲伤还是悲伤……

    谢谢善良的你和你善良的朋友……

  2. 这个……春天才刚来,却感受到了满纸凄凉。看来情绪有点低落,需要调整。

  3. 对于伴侣型的动物人们如果都不懂得爱护,
    就更不能指望他们真心的爱护身边的人

    我为受伤的动物感到悲伤
    为很多人的冷漠和残忍感到愤怒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