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那片多情的海边,温热我的人生” 2

      我一直对破烂小巴士在不平坦的路上颠簸摇晃有种莫名的享受,每次到这种时候我就神奇的不晕车了。看着一些人上来,又看着一些人下去,在这种地方,商店总是离居住的地方有汽车的距离。他或她提着或背着生活用品,盆子带子瓦罐乱七八糟挂一大摞,闲话家常,对远距离的购买生活用品觉得习惯——不至于是甘之如饴,起码,是一种积极的状态在习惯着。这个时候,我偶尔会想到小区门口的711便利店在距离上都不能让我满意——它们不能送货到我家,我对眼前人的安然和自己的贪婪,都诧异。

     古雷半岛的班车和它的形状很相配,一条线斜下去,票价从两块到五块,十几个站下来代表十几个村子,但并非就在村子里。村子在最近海的地方,而汽车在最近陆地的地方行驶,这意味着每个村民下车要有几百米到几公里不等的距离要走。我去的那个村子的路上全是菜地,四月已经是湿热的月份,斗笠上蒙着的白布和菜叶的绿色似乎是一路上最显眼的两种色彩,渐渐闻到咸腥,转过一处小坡,满目的蓝色“刷”的就在眼前了……

     有那么小小一瞬,我确实愣了。并非很少见海,只是没见过这么清静安逸的。我贪婪地在海边走啊走啊,一面向往着远方,一面担忧很快就将这片海域走完——你看,那时候的我还是藏着梦幻的孩子——于是我走一会儿勒令自己停下来一会儿,不要一次将美好用尽。于是我坐下来,努力的看,远方。远方,其实什么都没有,又什么都可以有,在我在这样的废话里转圈圈,勾勒我自己的美丽远方的时候,起雾了。远处的岛很快被隐了起来。我看着可见的世界越来越小,几乎感觉到那迷茫的雾气打在我脸上身上的细碎。山上的雾气,尤其是天微凉时候的雾气,让我害怕,但这安静海边的雾气,却好似在苍茫宇宙里为我,小小的我,隔开一个自己的空间,可以任意撒野,觉得安全

     雾气里有孩子的笑声传来,然后听到她的声音的起伏,听起来她在奔跑,大人在后面追,踩在沙上,没有脚步声。大人叫孩子回来,孩子越笑越远。她的心里,是不是也下意识的渴望远方,被雾气罩住的远方?我是。

     (这其实是差不多半个月前就写了的,不知道是什么事又搁下了,主要是没料到这会是要分成几篇来装的吧。呵,换了博客之后对我来说最实用的好处就是可以放歌了,放一首先)

相关日志:

龙场堡的前世今生 2010年9月30日。没想到今天一天的亮点竟然是这完全计划外的小镇——龙场堡。 奢香夫人墓平淡无奇,英雄已远去,后人想仗着她挣点钱却又心不在焉,整了两个彝族展厅展品乏善可陈 ,至于奢香夫...
何征途(二) 和之前以及之后的所有的旅行一样,何征这次又有个狼狈的开始。先是笨到试图用手抱的方式在凌晨五点把五十二斤的驼包带到机场,然后最早班的地铁临时故障加早班飞机的长队的双重作用,落得要去值班主任处办票、到超大...
往西,往西,走到世界安寂(2) 偶尔想想,一个太温暖的人是不适合成为行者的,因为太温暖而看不见辛酸苦辣。能欣赏涨潮的壮阔却看不见潮落时的仍横亘在沙滩上小小螃蟹的不知所措;能感受盼望远人归时心里的希望和热切,却难捕捉启航时望向大海深处...
天高我独行—甘南2   兰州的气候实在很招人喜欢,那个夜里我睡得很好,在经历了一个多月的不自在之后。LC和KF之间的感情不热烈但能很清晰的让我感觉到,很窝心。  第二天一早在食堂吃...

“回到那片多情的海边,温热我的人生” 2》上有2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