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那片多情的海边,温热我的人生” 2

      我一直对破烂小巴士在不平坦的路上颠簸摇晃有种莫名的享受,每次到这种时候我就神奇的不晕车了。看着一些人上来,又看着一些人下去,在这种地方,商店总是离居住的地方有汽车的距离。他或她提着或背着生活用品,盆子带子瓦罐乱七八糟挂一大摞,闲话家常,对远距离的购买生活用品觉得习惯——不至于是甘之如饴,起码,是一种积极的状态在习惯着。这个时候,我偶尔会想到小区门口的711便利店在距离上都不能让我满意——它们不能送货到我家,我对眼前人的安然和自己的贪婪,都诧异。

     古雷半岛的班车和它的形状很相配,一条线斜下去,票价从两块到五块,十几个站下来代表十几个村子,但并非就在村子里。村子在最近海的地方,而汽车在最近陆地的地方行驶,这意味着每个村民下车要有几百米到几公里不等的距离要走。我去的那个村子的路上全是菜地,四月已经是湿热的月份,斗笠上蒙着的白布和菜叶的绿色似乎是一路上最显眼的两种色彩,渐渐闻到咸腥,转过一处小坡,满目的蓝色“刷”的就在眼前了……

     有那么小小一瞬,我确实愣了。并非很少见海,只是没见过这么清静安逸的。我贪婪地在海边走啊走啊,一面向往着远方,一面担忧很快就将这片海域走完——你看,那时候的我还是藏着梦幻的孩子——于是我走一会儿勒令自己停下来一会儿,不要一次将美好用尽。于是我坐下来,努力的看,远方。远方,其实什么都没有,又什么都可以有,在我在这样的废话里转圈圈,勾勒我自己的美丽远方的时候,起雾了。远处的岛很快被隐了起来。我看着可见的世界越来越小,几乎感觉到那迷茫的雾气打在我脸上身上的细碎。山上的雾气,尤其是天微凉时候的雾气,让我害怕,但这安静海边的雾气,却好似在苍茫宇宙里为我,小小的我,隔开一个自己的空间,可以任意撒野,觉得安全

     雾气里有孩子的笑声传来,然后听到她的声音的起伏,听起来她在奔跑,大人在后面追,踩在沙上,没有脚步声。大人叫孩子回来,孩子越笑越远。她的心里,是不是也下意识的渴望远方,被雾气罩住的远方?我是。

     (这其实是差不多半个月前就写了的,不知道是什么事又搁下了,主要是没料到这会是要分成几篇来装的吧。呵,换了博客之后对我来说最实用的好处就是可以放歌了,放一首先)

相关日志:

何征途(三) 大理,在历史上算不得显赫,但那一席之地却稳稳当当自说自话的从唐朝走过了宋朝,一直到忽必烈绕道青藏高原南下来取南宋政权,也就是元朝建立之前才灭亡。这期间虽然经历了南诏和大理国两个政权的更迭,后又有大理国...
从此,多份牵挂     昨晚看废名的《桥》,室友笑我是不是从此看见“桥”这个字都会比较有感觉,我笑了,看〈桥〉只是巧合,不过对桥确实生出了些情愫。突然想...
往西,往西,走到世界安寂(1) 有那么一段路,总想说点什么来纪念,却总说不出来,也许因为那是我走过最悲伤的路。在后来大部分都不能用悲伤来形容的时光里,实在也没有理由去碰触本来已经不吵闹了的悲伤情绪,所以就放着,放了三年多。不过这段关...
天高我独行-甘南8    邻座大哥一路上还告戒我住宿一定要找离广场近的地方,这里的藏人不像夏河的温顺,以前造过反,还有这几天是藏族人的赛马大会,住的地方可能不好找,能将就就将就。车到玛曲,车...

“回到那片多情的海边,温热我的人生” 2》上有2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