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重洗脑

H:无论汉或唐宋,细看政府组织,尤其是“相权”强弱及谏官的存在,实在难以将其与皇帝专制黑暗之类极端的词联系起来

F:确实。若制度上即是普天之下一人独大,天下哪能容他数千年之久? 无论远近,皆有牵制,方有持续发展。个人崇拜的历史近代也有,结果怎样?

H:嗯。向来接受的教育是所谓封建即是专制黑暗之史,这个概念如烙进脑里一般,至今读罢此书方知本该有另一番天地。我当真是当今教育体系的好产物。想来,将遗体花大力保存供后来人瞻仰才是令人玩味,不知要持续到何时

F:估计要到另一个时代的人进入到社会中坚力量吧,二十年后,大致是我们这一辈,或是年纪更小一点的人

H:那又是另一种极端了,我对同辈们的智慧和耐力实在没太大信心

F:那大致会是事事走西方路线了,一如钱穆所说要避免的那种:为制度而改变现实

H:是。我们这一辈,但就我个人的经历和趋势,是被双重洗脑着,一重是从小到大被灌输的一种历史观、政治观、世界观,另一重是西方强势进入的所谓自由民主观,所谓先进的现代文明体制——身在夹缝中,常难有客观思考余地,多数人懂得显性的抗拒前者,却往往掉入对后者的盲目谄媚中,彷佛一切朝那个方向发展就对了。

读钱穆先生之《中国历代政治得失》,与友人一小段对话,极有可能被网站锁闭(也可能是我多虑,只因刚看到一陈年旧文在博客大巴被删,在以前的中搏网还在,想来这里的尺度比中搏网还窄,虽然我也想不出有什么好锁闭的),因而单独列出,别无它意,仅为记录初读钱穆部分小思。

双重洗脑》上有1个想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