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征途(四)

说来好笑,有着骑行滇藏这样大胃口的何征居然连如何控制单车变速这样的基础都是在上路以后才开始了解的。

离开老板娘家以后那段路完全是试验场,趁着是小缓坡的路何征把每一档的速度都轮了一遍,不过不知是她技术太烂还是车有问题,24速的单车她最多能试到16速,其他那些根本拨不到档位。最后何征安慰自己,是力气太小了,练练就好,以后总能拨到高点的档位的。好歹搞清楚了怎样搭配是速度快,怎样是慢,也看明白了老看到的“大盘”指的到底是哪个轮。何征一边骑车一边低头看链条的变化,几次有大车呼啸而过,险些她就激动的让单车头给带着跑了,不过还好因为紧张她很小心,如此忐忑的走了十几公里,她开始了骑行的第一次摔跤。

摔跤的理由也好笑,不是因为有汽车,也不是路况有什么不对,更和变速那种有技术含量的东西无关————她是在没有任何其他交通工具通过的直且平的路上停车的时候摔的。因为尾架上的行李太重了,何征个子小,单车对她来说稍大了些,以至于她刹车是一定需要身体来辅助的。在她身体力量和尾架行李的重力博弈中,她输给了行李重量。这一跤真摔得不清,单车和行李压在她腿上,她索性就势在地上躺了一会儿。六月的大理天很蓝,这是高原的招牌,无云,太阳辣的像一面针做成的镜子,直刷刷的砸下来,她拿帽子挡住脸,跟自己嘀咕:这路,是终于真的开始了。这跤,摔得好啊!早摔好过晚摔,反正迟早是要摔跤的。看你丫的还敢不敢那么自以为是,随随便便就上路!

太阳一会儿就把帽子烤透了,何征坐起来,移开单车,打开裤子,看到血渗出来,才迟钝的有剧烈的痛感。擦掉血,看到马路对面有几个中年农人坐在大石头上聊天,木讷地看着她。那眼神让她想到了工厂里的流水线上的眼神,能把活生生的人看成一件件流过的电子元件。她举手求援,他们走过来,一句话没说的把单车扶起来,把行李扶正,又一句话没说的回到原来坐的石头,再坐下,继续看着她。何征试着走了两步,很痛,手掌也破了大块,手肘因为戴了老板娘送的袖套相对好得多。何征再次为莽撞自责:护膝和骑行手套明明都是准备了的,她偏不带。

再骑上单车,膝盖和裤子不断摩擦,每骑一圈就提醒她一次刚刚摔了跤。为了防止膝盖再次出血,她干脆硬生生的把护膝直接套在膝盖上。也带上了手套。这下何征对停车这件事有了阴影,不到刚好有地方能让脚踩的她就不停车。

这样小心翼翼的骑了两个小时,才到距离大理下关40公里的喜洲镇。何征原本计划这天在喜洲过夜,这又是个“古镇”。和如今中国四处林立的古镇一样,它有着修缮一新的外墙,仿“古”的建筑风格,喜庆的装扮。何征远远看着这个一切都刻意的古镇,提不起进去的兴趣,看看不远的苍山五台峰,佩服五台峰忍受这个无聊小镇的定力。看看地图,下一个歇脚的地方是十五公里左右的蝴蝶泉,就在洱海边上。何征决定继续走,在洱海边过夜比在这样的古镇过夜有吸引力多了。

一个半小时后,何征到了蝴蝶泉边唯一一家住宿的地方,是个青年旅馆,叫桃源人家。有YHA(国际青年旅社联盟)那种典型讨好背包客的装修:装古,装土。不过看着并不讨厌,是个有庭院的木结构建筑,那个小庭院就是个饭店。房间连床都是木头的,门也是木的,就是没有锁,接待的小姑娘当场拿了把小挂锁给何征了事。住店的没几个,吃饭的倒是很热闹。店里的服务员忙得不亦乐乎。

何征很好奇这里吃饭的都是些什么人,马上就有了答案。隔壁桌两个点了一大桌子菜的中年男人一边抽着烟,一边无聊的吹牛。比较油光满面的那个年纪略轻,却显然受到那个年稍长男子的谄媚,烟灰都弹得趾高气扬的,跨越桌界。“真无聊啊!你说怎么能这么无聊呢!……剑川那个破局长到底什么时候来,老这么吊着……你家小孩北京那事搞定了吧……小事情……喜洲那个女的到底是什么来头,不懂做人啊……你知道吧?……咳…啐!…走,找上上关那帮,接上喜洲的,我们去下关(大理市区)接着喝吧?啊?喝个大的!”……

晚上八点,天全黑了,何征在屋里休息,外面还有人吃饭,传来纯正的普通话,还是年轻少女的声音。是五个北京来的女大学生,和一个貌似野导游的老男人。老男人操着很重的本地话:“我说你们,不用担心,有我在,保准你们玩得好好的。白族的房子想不想看?我带你们去看。白族的衣服想不想穿?白族的三道茶想不想喝?都有!都有!……别人坐那个洱海的船啊,都一百五一个,你们是学生嘛,我又有熟人,一百一个可以了……我知道我知道,你们想看的东西我都知道,我还可以带你们去白族人家里做客。都没有问题!”几个女生发出高兴的惊呼,一个女生兴奋的说:“真的吗?真的吗?我们这是第一次自己出来旅游,毕业旅行,就想看看跟别人不一样的,遇上您真好,省可多事啦,真要您多多照顾了!”那男人啜着酒,得意得很:“放心放心,我哪儿都有熟人,大理是我的地盘,你们跟着我走,我肯定给你们安排得好好的,遇上就是缘分,我们有缘分!……美女,再来两瓶啤酒。……我给你们这样安排:明天……后天……” 他们这顿饭吃到快十点,大多是那个男人在说,几个女生学生一样的听,心悦诚服地附和。

十点半,蝴蝶泉边的各色人类和梦幻终于睡了。

(蝴蝶泉边,一个奇怪的版本:

相关日志:

天高我独行-甘南15     8月16号  我的闹钟五点整准时响起,我洗漱完毕叫醒贝贝,两人在黑暗里蹑手蹑脚忙乎了半小时,把该拿的都拿上,贝贝胃不好,她先生在她的...
天高我独行-甘南11    回到明珠饭店已经快十点了,我一进门卓玛一家都围过来,“你再没回来我们都要出去找了!”三分钟不到就端来一碗热乎乎的面片,暖到心窝里去了&nbs...
何征途(三) 大理,在历史上算不得显赫,但那一席之地却稳稳当当自说自话的从唐朝走过了宋朝,一直到忽必烈绕道青藏高原南下来取南宋政权,也就是元朝建立之前才灭亡。这期间虽然经历了南诏和大理国两个政权的更迭,后又有大理国...
天高我独行-甘南7     从住处到汽车站大概一两公里的样子,走在这三千多米的土地上阳光强烈,照进心里,毕竟能在高原上漫步的机会不多。    ...

何征途(四)》上有3条评论

  1. 呵呵,终于又看到更新了, 何征又在开始朝前走了!
    我很奇怪,这些是回忆还是虚构?虚构的话,有些太真实了,回忆的话呢?
    只能说你一方面记忆力太好了,另外在经历了一番社会之后,还能写出
    这些清新的东西出来,不能不说是你心性的回归啊!哈哈 上境界了!

    • 是回忆。起码到现在为止全是回忆,对话部分不是记得每一个字,但取哪些去掉哪些就是我的编辑了。因为是回忆,所以我有些着急,想趁着还能记得一些都写下来,久了就不记得了,就像已经忘了的很多曾经。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