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自己在一起

我把巨无霸型腌过的猪腿肉切成薄片,假装它是培根,放锅里煎了,可是它真的不是培根,没办法那么薄,也蜷不起来,煎好就是厚薄不平的白白的样子了。然后我把橄榄面包切片,底上抹上薄薄一层黄油,煎了一会儿,面包底一片焦黄。我把从某超市发现的像卷心菜一样的生菜撕成片,包了假培根配着橄榄面包吃————这顿非常怪异的[……]

Read more

叽歪时光

叽歪是2008年开始的“饭否”、“做啥”、“嘀咕”那一批微博中的一个,2010年迫于中国的互联网宣传政策自杀,连尸体网站都再不能打开。再后来,才有新浪腾讯这些风生水起的微博。如今的新浪腾讯都太热闹,很怀念当时这样一个完全只给自己的“自留地”

2009-1-14 凌晨 广州

叽歪,慢慢的觉得跟你说话真[……]

Read more

一脚跨在两个世界

怎么会说到孤独这个话题?听到跃跃说这种状态很享受很难受——我很假装过来人的说,是欲罢不能,孤独久了不会轻易放弃这种状态,虽然有时候会痛恨这种状态;如果又是一个要强的人,更是把这个当成骄傲的自虐了。

看着这几个字自己就笑了,真够装腔作势的,每个人都会有的孤独情绪,原本冷暖自知。中午见到lan,还是延续[……]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