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字半邊佳

大兒子羅進一白血病了大半年,這晚再次昏厥急需輸血,貧寒的羅父毫不猶豫的當掉僅有的婚戒趕到醫院。羅母咬著嘴唇握住羅父勞動了一輩子、留下戒痕的粗糙的手,心心相通,傳遞的热流把我也给烫了——在《歲月神偷》諸多溫暖畫面里,最不能忘的是這兩手交叉一握的那一瞬間:

看到這裡,縱使鐵石心腸也要為它軟一下。待看到[……]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