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块之一毛

大致每个沉默太久的人在开口前都需要收集下说话的勇气,整理下逻辑。在这块自己的地盘沉默太久的我现在就在想:我要先说什么呢?是要先道歉,为我迟迟没有下文的本无意造成的“连载”,还是为我的失踪进行解释,或者,只说出现在脑袋里挤成堆没有秩序的话?

我想我有些明白了北消失的那段日子背后的状态,挣扎?迷茫?焦虑[……]

Read more

只可遥望,不能亲近

   一直都不明白为何自己对大昭寺情有独钟,会在很多个夕阳的金黄将要取代熟悉蓝色的时分一直不住想要亲近它的冲动,这种冲动要扶持的最直观的代价是二十块钱的车费。鉴于本人非常可怜的薪水我不得不尽力避免这种冲动化为行动——即便如此,我还是忍不住常来。
&nbsp[……]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