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世界看菩萨的微笑(二)

飞机离开乌市和进入乌市的时候一样,颇有立足于天庭俯视人间千山万水的仙气——那是天山的连绵和永恒的白色雪顶造成的错觉。看不到尽头的起伏间,群山自成一格,广大寂静,仿佛随便一道沟壑里都可以安放得了号令武林的灵鹫宫,又随便一个雪山之巅都安抚得了翠羽黄衫的满腹委屈
Tian Mountain
走出机场,天上回到人间。那拉提机场唯一的[……]

Read more

满世界看菩萨的微笑(一)

我不太明白为什么会有人问我“为什么要去新疆?”–我从没想过这个问题,这不是一个问题。

出发前两天是5月22日,这一天清早瞬息之间31条生命在寻常的乌鲁木齐早市被炸得灰飞烟灭–中国冠以暴恐事件的死亡新纪录。本先生在亚美尼亚看到新闻,问,后天你还去吗?我说,在犹豫,如果你是我,去吗?本先生说,我现在[……]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