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征途(三)

大理,在历史上算不得显赫,但那一席之地却稳稳当当自说自话的从唐朝走过了宋朝,一直到忽必烈绕道青藏高原南下来取南宋政权,也就是元朝建立之前才灭亡。这期间虽然经历了南诏和大理国两个政权的更迭,后又有大理国内部臣子短暂篡位,但总的来说在唐初蒙舍统一六诏建立南诏政权之后,大理大体的治国及外交政策就没有过大的[……]

Read more

麦先生和简太太(Michael&Jan)

遇到麦先生(Michael)的时候,我正坐在爱尔兰小镇Enniskillen青年旅馆的楼梯间地上啃一个又冷又硬的汉堡,天杀的这个旅馆要下午五点才能入住,在这之前居然没人在,也没人开门。那是下午两点,我已经在路上折腾了九个小时才到,淋了雨,又冷又湿又饿又晕车,想必对着那个汉堡的样子是狼吞虎咽。看上去五[……]

Read more

何征途(二)

和之前以及之后的所有的旅行一样,何征这次又有个狼狈的开始。先是笨到试图用手抱的方式在凌晨五点把五十二斤的驼包带到机场,然后最早班的地铁临时故障加早班飞机的长队的双重作用,落得要去值班主任处办票、到超大行李处托运行李,被告知行李只能跟下一班飞机到大理。不过还好,慌乱之中何征记得把可拆卸的驼包的三分之一[……]

Read more

何征途(一)

对于这一段旅程,何征并没有计划很久,这件事的时机和她人生的转变碰到一起,所以也没有时间准备和计划,她甚至懒惰到必备的体能锻炼只做过一两次不到一公里的跑步,所以去做骑行西藏这件事的人里,她大概是最匆忙出发的人,对于她来说这件事并没有被附着任何崇高的意义,所谓征服,所谓挑战自我,所谓寻找释放与自我——她[……]

Read more

龙场堡的前世今生

2010年9月30日。没想到今天一天的亮点竟然是这完全计划外的小镇——龙场堡。

奢香夫人墓平淡无奇,英雄已远去,后人想仗着她挣点钱却又心不在焉,整了两个彝族展厅展品乏善可陈

R0022960 ,至于奢香夫人自己的馆内展品,据说送去拍《奢香夫人》电视剧了。大屯土司庄园,尽管几十年前被一场大火烧过还是看得到[……]

Read more

飞地孟加拉

四月开始的泰国红衫的持续暴乱,把我要参加的一个会议地点从曼谷改成了孟加拉国的首都。我于是开始Google,然后知道了“达卡”这个地名,伴随着这个名字一起被搜到的,是这个首都混乱的治安,巨大的人口密度,糟糕的生活环境,动荡的局势,热衷游行的学生政党…… 总而言之,网络告诉我说这是一个可怕的异域。[……]

Read more

“回到那片多情的海边,温热我的人生” 3

那个笑声穿透雾气的小姑娘就是她了。手里拽着两把沙子,随时准备攻击她爸爸。

随着雾气一起渐行渐远的还有望向海里时看到的不知名的小岛。除此之外,就只有海了。雾气从各处慢慢涌过来,渐渐什么都看不见。我以为这就是整个世界——朦胧的四面八方,温柔的海潮声。——不知道多久,雾气散去,看到这片海秘密[……]

Read more

“回到那片多情的海边,温热我的人生” 2

      我一直对破烂小巴士在不平坦的路上颠簸摇晃有种莫名的享受,每次到这种时候我就神奇的不晕车了。看着一些人上来,又看着一些人下去,在这种地方,商店总是离居住的地方有汽车的距离。他或她提着或背着生活用品,盆子带子瓦罐乱七八糟挂一大摞,闲话家常,对远距离的购[……]

Read more

“回到那片多情的海边,温热我的人生” 1

(再不来这个地方要长草了,原因有生活的变动,工作的忙碌,事关目标的迷茫,还有些身体不适,以及,懒惰…北,原来这个称呼是最合适的。呵呵,下面的东西陆续都在记录,只是总无法持续,后来就把之前的草稿丢弃了。这次,总是要完成了)

如果任何限制都没有,我一定最愿意选择在春天出行,我想我还是个孩子,喜欢水[……]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