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高我独行-甘南16

    下山的路不好走,不时需要跨国水域,因为我鞋子不防水,贝贝坚持她先过我再过,我感动,说自己幸运,昨天冬也这样,贝贝说,你小嘛!。回到有人住的地方得知我们刚才已经走到青海的范围了。贝贝抓紧时间好好的拍了些照片。回到房间,看到南宫留下的信,下面画了只大猪头,[……]

Read more

天高我独行-甘南14

    两人都等着洗澡,终于有人肯定地告诉我们晚上八点才能供应热水,好在外面有澡堂可以洗,刚好贝贝回来了,我们商量好贝贝等我们洗完澡一起吃饭。我第一次不用背着我的随身小挎包去洗澡,因为有贝贝在。跑这么远洗个澡我还是第一次,说是澡堂其实也不过四五间,一次只能洗四[……]

Read more

天高我独行-甘南13

    几次写了又擦擦了又写,真不知道该怎么开始叙述。因为陌生的路上突然有了个人同行,像老朋友般时时递上关怀,让习惯孤独的我突然适应不了的温暖,受宠若惊的惶恐。这和南宫一起的下午、第二天与贝贝一起的上午,珍爱的回忆。
   &nbs[……]

Read more

天高我独行-甘南12

   上车想着尕海的种种,已经觉得非常不虚此行了,甚至朝出了我的期待,所以下一站的朗木寺对我而言更是额外的恩赐了。
   朗木寺地跨甘川两省,被白龙江分成两部分,以一座小桥为界,往左是四川的格尔底纳摩寺,过桥往右是达仓朗木赛赤寺。朗木寺主持的[……]

Read more

天高我独行-甘南11

   回到明珠饭店已经快十点了,我一进门卓玛一家都围过来,“你再没回来我们都要出去找了!”三分钟不到就端来一碗热乎乎的面片,暖到心窝里去了
   吃完卓玛说已经帮我问过,隔壁那家有可以住的,在二楼。到了那里发现只有两间[……]

Read more

天高我独行-甘南10

   
     太阳很大,这不重要。到尕海就是走过几公里的草场,绿色,蓝色,白色,目力所及全部是这三种颜色,纯澈至极,丝毫不觉单调,相反,心情全为欣喜二字笼罩。那段路走了多久现在已经不记得了,那走路本身就是享受,所以我刻[……]

Read more

天高我独行-甘南9



 往后,看不到黄河来时的路,并没有我期待中的“黄河之水天上来”,向前,黄河渐渐与天唯一,实在不知道从哪里开始披上那么黄浊的衣裳,是人类文明踏足之后吗?想这个与黄河同名的县城,同是游牧后代的藏人,这里的藏人显得凶悍得多。几乎已经是个定律了,越是物质文明发达的地方越是[……]

Read more

天高我独行-甘南8

   邻座大哥一路上还告戒我住宿一定要找离广场近的地方,这里的藏人不像夏河的温顺,以前造过反,还有这几天是藏族人的赛马大会,住的地方可能不好找,能将就就将就。车到玛曲,车站离中心的广场照例有一定的距离,邻座大哥打了个的顺带送我一程,临走他给了我手机号说要是在这里有什么问[……]

Read more

天高我独行-甘南7

    从住处到汽车站大概一两公里的样子,走在这三千多米的土地上阳光强烈,照进心里,毕竟能在高原上漫步的机会不多。
    到车站沮丧地得知去玛曲或朗木寺的车都已经走了,我忿忿的,真不守时,只好决定乘去合作的车,然后再转玛[……]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