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象西方的想象

image

这几天睡得都很不好,每天早上醒来都能想半天梦里的事,因为太清晰了。我仔细的想了想,发现这是因为压力大的缘故。真正开学的第一周是这样的:当我第一堂课发现自己并不太能听懂希腊老师在讲什么的时候,我并没有真的着急,因为我知道我迟早要克服这个问题,而且我自信的觉得我能在短时间内克服这个问题,更何况当我听完[……]

Read more

狐狸先生,请来拜访我

image

刚去到运动社团展示会的时候我真的愣住了,因为入口在二楼,可以看到一楼展示会的全貌:有在玩相扑的,有在打拳击的,还有舞剑的,太极拳的,各种眼花缭乱,甚至还有一架飞机停在场边,那是飞行社的,配着旁边在玩极限单车和攀岩的同学,一片群魔乱舞,各显神通。——要有怎样的活力,包容,和激情,才能让这么这么多的运[……]

Read more

亲亲我的第一顿饭!

image

image

今天写博客的地方有些特别,在一个教堂里,音乐社正在这里排练,因为消息错误误打误撞到了这里,没想到虽没有期待的Ceilidh,却有不算成熟但悦耳的交响乐。我想流行乐永远比不上交响乐的正是交响乐无与伦比的现场感,交响乐能把你带往另一个世界,博大或幽深,暴风骤雨或云淡风轻……每一个音符的集合都可以有数[……]

Read more

一墙之隔的大是大非

image

早上起来阳光大好,连窗外的青草都看出呼吸的韵律,负责卫生的波兰阿姨逢人便说今天天气好呀真是好,爱丁堡很难得有这样的天气,我听了不知是该高兴还是为未来的糟糕天气发愁。

发愁的还不只天气。吃,才是最要命的,我做梦都是米饭米饭米饭,辣椒辣椒辣椒。。。

言归正传,昨天被一个叫“西藏食物和电影”的活动吸引到[……]

Read more

伪气势磅礴的开端

老早我就打定主意,这次走过西藏之后一定要记录下来,如果有时间还要把这几年落下的行走和情绪也记录下来,可是临了还是一片空白。我安慰自己是因为新阶段的准备工作太繁琐,又放过了自己。自责到了一定程度后我终于在无聊的飞机上给自己立下军令状:如果爱丁堡的生活再重复之前的无赖就回去以后三个月不准看康熙来了!

岂[……]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