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灯琐忆

第一次看到《秋灯琐忆》是初中时祖父从图书馆拿来的书里,想必是和《浮生六记》放在一起的,我拿起来翻了几下。尚不到豆蔻之年,少年的心跳跃而伤感,只会被风起叶落的纤细忧愁吸引,看不得这寻常日子的文章,加之古文造诣浅薄,读来甚累,懵懵懂懂看了几段,遂放弃而转投三毛古龙而去。

第二次看到也是在《浮生六记》的附[……]

Read more

对历史多一点谦逊与敬意

读罢钱穆先生的《中国历代政治得失》,如久旱逢甘霖,大有相见恨晚之感。

短短160页的小册子,几乎要重建我的古史观——当然,这很大一部分也是由于我自身历史造诣的浅薄所致。此书列数汉唐宋明清的政治,以君权、相权、食货、选举及兵役各项制度为主线切入,阐得与失。钱先生的首要特别之处是他不是在传递一些史实,而[……]

Read more

双重洗脑

H:无论汉或唐宋,细看政府组织,尤其是“相权”强弱及谏官的存在,实在难以将其与皇帝专制黑暗之类极端的词联系起来

F:确实。若制度上即是普天之下一人独大,天下哪能容他数千年之久? 无论远近,皆有牵制,方有持续发展。个人崇拜的历史近代也有,结果怎样?

H:嗯。向来接受的教育是所谓封建即是专制黑暗之史,这[……]

Read more

雪夜暗香

这不多的一点回忆,将来是要装在水晶瓶里双手捧着看的。”——不记得张爱玲的原话是不是这样,能肯定的只是三个词:回忆,水晶瓶,捧——多聪明又多荒凉的感叹,水晶瓶子确是珍藏的好地方,很喜欢这句话,不过其实也用不着“捧”那样矫情,这回忆太过区分好坏岂不是对生活享受得不够充分?

恹恹浑浑的光阴总是流得很慢,过[……]

Read more

“那个「愚昧无知」的乡村对于我,是剥夺还是给予?安德烈,十八岁离开了渔村,三十年之后我才忽然明白了一件事,明白了我和这个渔村的关系。 ( http://www.tecn.cn )

离开了渔村,走到世界的天涯海角,在往后的悠悠岁月里,我面对黑白价值的颠倒,观看权力的更迭,目睹帝国的瓦解、围墙的崩塌,更[……]

Read more

有一天啊,宝宝

   

   “亲爱的宝宝:

   几乎所有的人,都是在还没有准备好的情况下,就开始我们的人生了。

   很奇妙吧?吞感冒药前多少会先看一下服药需知、搭火车前多少会先看一眼时刻表的我们,会这么莽撞地[……]

Read more

荒凉复荒凉

如果不是因为大胖,我真没想过可以在烧烤摊上聊赛珍珠、张玉良、张爱玲,还聊得那么天经地义。上海夜间微凉的空气,和着油烟质地的烧烤味道,这市井之气隐约着一种固执,亲切地拉近三个着旗袍的女子,在眼前轻轻一晃,盈盈而去,自然而然地会来一番比较,大胖是个真实的文化人,所以是会在路边脱了衣服吃东西、大声嚷嚷的文[……]

Read more

我不想是一个混蛋

    很没有想到《你不是一个混蛋》有人看,而且看完,而且有所触动,而且相对于我非常少的博友人数来说我得说是不少人——因为它那么长,又离生活似乎那么远,呵呵,这让我有些温暖,对,是温暖,有人在为同样的文字感动,有人在为同样的事情动容,有人在同样的愤怒、担忧,有人在同样的对抗麻木,这些足够产生温暖的情[……]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