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多个你,很多个我

杨德昌电影《一一》(A One and a Two)

好大的野心啊,这个导演。看的时候我这么想。想起了朱天文的《荒人手记》,作者/导演似乎是想把看到的整个世界都装进去。三个小时的电影,数不清有几次似曾相识,有几次会心一笑,又有几次的扼腕慨叹,一点心酸,几许无奈和接受,似乎大半生的所见所想所畏所愿都在[……]

Read more

難字半邊佳

大兒子羅進一白血病了大半年,這晚再次昏厥急需輸血,貧寒的羅父毫不猶豫的當掉僅有的婚戒趕到醫院。羅母咬著嘴唇握住羅父勞動了一輩子、留下戒痕的粗糙的手,心心相通,傳遞的热流把我也给烫了——在《歲月神偷》諸多溫暖畫面里,最不能忘的是這兩手交叉一握的那一瞬間:

看到這裡,縱使鐵石心腸也要為它軟一下。待看到[……]

Read more

今晚,我要大声唱歌!

看宫崎骏的电影《龙猫》的时候,我第一次幸福得哭了,你要相信我那时并不是个爱哭的人。现在,听《阿淘和孩子一起下课啦》这样的音乐,我又一次觉得幸福,这种幸福似曾相识,如同当年看《龙猫》。我在想这是否就是小学时老师说的那个叫“通感”的东西

奇怪的是,听着这些从小河小山小兔子小东西着眼的小歌儿,引起的想[……]

Read more

像一场平静的奇遇

第一次聽到《水色》是在前年四月的林芝,那個被稱作雪域江南的地方。那裏確實青翠,濕潤,南迦巴瓦峰,雅魯藏布峽谷,苯日墨脫,尼洋然烏,住著童話般紅色房子的珞巴人,還有我喜歡的米林小城,它很美,美得好像沒有缺陷,不似人間應有。聽到水色,勾起對江南的相思,那小家碧玉的小小心眼兒讓我多了些現實感。

沿[……]

Read more

齐·音

    嘈杂的会场,耳机里突然响起这首歌,刹那所有喧哗退场,整个世界只有他的声音,周围依然很多人影晃动,都只是虚无的,背景
    要告诉全世界的爱情宣言,齐秦自己写的,彼时的他承诺要给王祖贤一个西藏的婚礼,多狂放、激烈[……]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