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码保护:我的二零一五

这是一篇受密码保护的文章,您需要提供访问密码:

相关日志:

我的二零一三 晚上晾衣服的时候被圆满的月光晃了眼,看今年的日历已经爬过了三分之二,颇为慨叹白驹过隙。可惜我不能像我的偶像苏东坡一样,立马泼墨给佛印和尚去诗一首,只好给自己沏一壶白茶,在阳台支起电脑,跟自己说说话,期...
我的2008 这个本该在去年12月31号写的东西当时只有这样的开头:“没想到一路走来,靖边这个沙漠上立起来的县城竟是最繁华的,这曾经的边陲小镇,流放到这里就表示死期也不远了。抬头看到美妙的下弦月,像我此时扬起的嘴角...
扎西德勒! 刚在日记上总结了我的2007,足足有五页纸,我有点明白为什么我回头整理大学四年的日记有七八个小本了,呵呵,废话多多。本想平平常常的对待过去的这一年,发现做不到,多年以后我一定会怀念2007,以平和和感...
密码保护:你好,三十 三年多前在旅行的路上写过一封信给三十岁的我。虽然那时候也将近二十七岁,可总觉得三十岁还是遥远的。人对整数的年龄界限有仪式感的迷信,仿佛跨过那条线,人就自然而然走进一个新世界。在那封信里,我写着:“三十...

这篇文章受密码保护。输入密码以查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