麦先生和简太太(Michael&Jan)

遇到麦先生(Michael)的时候,我正坐在爱尔兰小镇Enniskillen青年旅馆的楼梯间地上啃一个又冷又硬的汉堡,天杀的这个旅馆要下午五点才能入住,在这之前居然没人在,也没人开门。那是下午两点,我已经在路上折腾了九个小时才到,淋了雨,又冷又湿又饿又晕车,想必对着那个汉堡的样子是狼吞虎咽。看上去五[……]

Read more

和自己在一起

我把巨无霸型腌过的猪腿肉切成薄片,假装它是培根,放锅里煎了,可是它真的不是培根,没办法那么薄,也蜷不起来,煎好就是厚薄不平的白白的样子了。然后我把橄榄面包切片,底上抹上薄薄一层黄油,煎了一会儿,面包底一片焦黄。我把从某超市发现的像卷心菜一样的生菜撕成片,包了假培根配着橄榄面包吃————这顿非常怪异的[……]

Read more

信神不信神

窗外下着淅沥沥的小雨,一盏披着树叶的路灯孤独的站在雨里,柔和的黄光一缕缕的晕出来,撒在草地上,有藤蔓将要爬进我的窗台,也带进了水气,凉意跟着浸进来。现在本该是我痛苦研读Malinowski的时间,可是没忍住还是开了音乐,听到黄慧音的《药师灌顶真言》。然后想到了宗教这件事。

第一次感受到宗教的力量其实[……]

Read more

想象西方的想象

image

这几天睡得都很不好,每天早上醒来都能想半天梦里的事,因为太清晰了。我仔细的想了想,发现这是因为压力大的缘故。真正开学的第一周是这样的:当我第一堂课发现自己并不太能听懂希腊老师在讲什么的时候,我并没有真的着急,因为我知道我迟早要克服这个问题,而且我自信的觉得我能在短时间内克服这个问题,更何况当我听完[……]

Read more

狐狸先生,请来拜访我

image

刚去到运动社团展示会的时候我真的愣住了,因为入口在二楼,可以看到一楼展示会的全貌:有在玩相扑的,有在打拳击的,还有舞剑的,太极拳的,各种眼花缭乱,甚至还有一架飞机停在场边,那是飞行社的,配着旁边在玩极限单车和攀岩的同学,一片群魔乱舞,各显神通。——要有怎样的活力,包容,和激情,才能让这么这么多的运[……]

Read more

亲亲我的第一顿饭!

image

image

今天写博客的地方有些特别,在一个教堂里,音乐社正在这里排练,因为消息错误误打误撞到了这里,没想到虽没有期待的Ceilidh,却有不算成熟但悦耳的交响乐。我想流行乐永远比不上交响乐的正是交响乐无与伦比的现场感,交响乐能把你带往另一个世界,博大或幽深,暴风骤雨或云淡风轻……每一个音符的集合都可以有数[……]

Read more

一墙之隔的大是大非

image

早上起来阳光大好,连窗外的青草都看出呼吸的韵律,负责卫生的波兰阿姨逢人便说今天天气好呀真是好,爱丁堡很难得有这样的天气,我听了不知是该高兴还是为未来的糟糕天气发愁。

发愁的还不只天气。吃,才是最要命的,我做梦都是米饭米饭米饭,辣椒辣椒辣椒。。。

言归正传,昨天被一个叫“西藏食物和电影”的活动吸引到[……]

Read more

系统,系统

image

我很想把自己的身体揍一顿,可是当然不行,所以只能和它商量,哄哄它,早上起来我楞是对着镜子里的它微笑了一分钟,谄媚得不行,然后我拜托它今天别再让我活动不了了。它还算够意思吧,虽然有些鼻涕眼泪的不雅观,但今天,托它的福,我算是正式开始这里的生活了。

今天受到的冲击最大的来自于对系统化这件事的理解。我从[……]

Read more

伪气势磅礴的开端

老早我就打定主意,这次走过西藏之后一定要记录下来,如果有时间还要把这几年落下的行走和情绪也记录下来,可是临了还是一片空白。我安慰自己是因为新阶段的准备工作太繁琐,又放过了自己。自责到了一定程度后我终于在无聊的飞机上给自己立下军令状:如果爱丁堡的生活再重复之前的无赖就回去以后三个月不准看康熙来了!

岂[……]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