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地坛

《我与地坛》是作家史铁生九十年代初的一篇散文。不记得是初中还是高中的时候第一次读到,不是很懂,但觉得很好。现在我也不是都明白,可能也不是全都同意,但还是觉得很好。我是说,我还不完全懂他对生命的看法,但对生命的那股韧劲,心向往之。还有关于母亲,关于生活中种种角色,关于际遇和希望,关于磨难与福祉。在地坛[……]

Read more

小狐狸林下的幸福生活

寅时(凌晨四点)。
一只叫大钟的乌龟慢慢的踱过假山。是林下的朋友吧?硕大的桃子满了枝丫,满树的叶子郁郁葱葱,和乐融融。大钟的嘴里叼着一枝花,眼都笑眯了,在酝酿什么呢?梦里的林下还不知道吧,有惊喜在等着她。夜,渐渐要明了。
4am

卯时(清晨六点)。
林下起来了,带着她的两个小兔宝宝练习八段锦,[……]

Read more

叽歪时光

叽歪是2008年开始的“饭否”、“做啥”、“嘀咕”那一批微博中的一个,2010年迫于中国的互联网宣传政策自杀,连尸体网站都再不能打开。再后来,才有新浪腾讯这些风生水起的微博。如今的新浪腾讯都太热闹,很怀念当时这样一个完全只给自己的“自留地”

2009-1-14 凌晨 广州

叽歪,慢慢的觉[……]

Read more

生命不能承受之轻

收到这么一组漫画,觉得挺有意思,第一反应就是这句:生命不能承受之轻。转来分享一下。那本叫《生命不能承受之轻》的书我是看不懂,但这句话非常非常喜欢。

我把漫画下面不伦不类的解释去掉了,以不妨碍观瞻,能看出什么,见仁见智吧。

“神啊,让我砍掉一些吧,那会好受多了!”[……]

Read more

电梯&虾米

今天上班经过地道的时候我貌似我突然想通了一个很久都想不通的问题:为什么所有电扶梯的扶手都比梯要走得快一些?

唔,据我观察,&Y*&HUGYT(**)(*)T^&^*&%^$$….

呃,抱歉,我不是耍人,是,我突然又发现我想的不对了,还是不说了……(不要[……]

Read more

嘿,真好玩

嘿,真好玩,我把上一篇日志同時在這里和中博網上傳,搜狐的和平常的日志發布一樣,中博網的到現在還寫著“在審核中”。

本來還在考慮搬回中博網,打消念頭。。。

《嘿,真好玩》續:上面是今天12:18分時候寫的。現在是14:24,更好玩的事是:現在中博網上“在審核中”已經沒了,日志被批發表,但是[……]

Read more

各就各位

如果各司其职,一定有人专门负责胡思乱想,也许他(她)就是天才;有人负责一直清醒,这样大家都醉了才会有人收拾残局;有人负责生工作狂的病;有人负责对生活咬牙切齿;还有人负责傻笑

我开始摇滚啦

亲爱的搜狐博友:
       您好!非常抱歉地通知您,您的此篇博文,因为某些原因,不适合公开发布,已被锁定。您可以从此页面阅读到原文以及图片。
       感谢您对搜狐博客的理解和支持。搜狐客服中心为您提供24小时热线服[……]

Read more

还好有孩子

小姨:姨爹,你不要抽烟了好不好!
姨公:好好,抽完这根
小姨:姨爹,你还抽!
仔仔:姨公不要抽了不要抽了
仔仔拿起电话:喂,110吗,我是仔仔,这里有个坏人,我姨公,他今天抽了三根烟了,你们快来抓他!
         [……]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