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卓

(这可能是一篇很长的流水账。可是如果不记录,总有一天它们会变成带着模糊光斑的记忆影像而已。)

作为金庸迷,小时候对雪山是有过想象的——俯仰之间,可观鲲鹏展翅;待大鸟飞走,片刻之后再举目遥望,惟余宇宙茫茫。——然而我到了现在的年纪,带着膝盖的伤,已经安然接受了这辈子可能不会和雪山亲密接触的现实。即[……]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