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杜赖的情人节

坐上科钦(Cochin)到马杜赖(Madurai)的巴士是头一天晚上九点。印度对外国人在线购买火车票设置了一些障碍,只好就顺其自然的买了据说更现代化的巴士票。从科钦到马杜赖只有294公里,但是订票的时候显示会从晚九点开到第二天早上六点,一共九个小时。这算数结果,有点惊人。再看其他地方的巴士,也都是昼[……]

Read more

信神不信神

窗外下着淅沥沥的小雨,一盏披着树叶的路灯孤独的站在雨里,柔和的黄光一缕缕的晕出来,撒在草地上,有藤蔓将要爬进我的窗台,也带进了水气,凉意跟着浸进来。现在本该是我痛苦研读Malinowski的时间,可是没忍住还是开了音乐,听到黄慧音的《药师灌顶真言》。然后想到了宗教这件事。

第一次感受到宗教的力量其实[……]

Read more

皮肉之苦而已

天边的最后的晚霞一点点的被吞噬,站在高原的高处有时候真的有种错觉,连那晚霞都是在和我一样高的地方,只要我朝它走去,就可以触摸得到。

寺的墙上有东西在发光,走近一看,原来是一枚枚镶在墙里的硬币,有些已经很有年头,有些才刚刚黏上去,我用手都可以掰下来——这是某些虔诚的人对神表达[……]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