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悲觀留在心里”

幾乎每個人都說,隨著年齡的增長痛苦會增加,我想這樣的話里似乎少了一些定語或是弄錯了中心語,不一定是痛苦會增加,而是痛苦的種類和豐富程度會增加,人的大腦何其神奇,分布著那么些小小的神經末梢,每一個小小的脈動,頻率,振幅,各種垂體的化學成分,流域——數以萬計的感受就產生了,喜悅的痛苦的焦躁的酸酸的甜甜的[……]

Read more

阳光打在你我的脸上

    这是新年的第一天。这是我们与你见面的第777次。祝愿阳光打在你的脸上。 
  
  阳光打在你的脸上,温暖留在我们心头。这是冬天里平常的一天。北方的树叶已经落尽,南方的树叶还留在枝头,人们在大街上懒洋洋地走着,或者急匆匆地跑着,每个人都紧握自己的[……]

Read more

当悲悯和焦虑成为职业的一部分1

这是张老师对南方周末前调查记者杨海鹏的一篇访谈,不长,但断续看了三个晚上,看不下去的时候关上,忍不住,又看,感慨启示不能一一道,个中滋味各人也不尽相同,总之觉得值得推荐,但,若你是两耳不闻窗外事、事不关己高高挂起者就不必浪费时间了
注:转自张老师传媒视域

这个行当的性格也许是“习惯性焦虑”
张:有些人认[……]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