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多个你,很多个我

杨德昌电影《一一》(A One and a Two)

好大的野心啊,这个导演。看的时候我这么想。想起了朱天文的《荒人手记》,作者/导演似乎是想把看到的整个世界都装进去。三个小时的电影,数不清有几次似曾相识,有几次会心一笑,又有几次的扼腕慨叹,一点心酸,几许无奈和接受,似乎大半生的所见所想所畏所愿都在[……]

Read more

影记1-201203

假装看不到自己的任务列表上一排排的事情在张牙舞爪,记录下最近看的几部和中国、尤其是和工人有关的纪录片,很快又要忘记了。

1. 《中国》安东尼奥尼 意大利 1972

我猜这大概是世上最被附着政治意味的影片之一了。七十年代的中国,还在文革中的中国,美国、苏联、台湾及整个世界都在翘首期盼一窥究竟的中国,意[……]

Read more

让子弹飞了以后

每次有人跟我说水深火热这个词,我就唯唯诺诺一起扼腕感叹,但每次进而发展到遥想某年及某年多少英雄豪杰的揭竿而起,我就会拿《让子弹飞》说事儿:革命吗?然后呢?
鹅城是中国。这个小小的世界自成一体,黄四郎是那鹅城的主,他说太阳是方的,鹅城的太阳便是方的。小六子死那一段显然是颠倒黑白的胜利,看着似曾相识吧?[……]

Read more

恶之希望

1984年的东德,集权政治的时代。近十万的全职员工,二十万的线人——巨大的秘密警察网络史特西,正如日中天,所有的东德人都被这张网笼罩着。卫斯勒,这个特务机构的优秀员工典范,同时也很荣耀的担任秘密警察的培训老师。忠心程度让他非常有板有眼的“逼良为娼”,优秀程度让他能攻破很多正常人的心理防线招认对社会主[……]

Read more

難字半邊佳

大兒子羅進一白血病了大半年,這晚再次昏厥急需輸血,貧寒的羅父毫不猶豫的當掉僅有的婚戒趕到醫院。羅母咬著嘴唇握住羅父勞動了一輩子、留下戒痕的粗糙的手,心心相通,傳遞的热流把我也给烫了——在《歲月神偷》諸多溫暖畫面里,最不能忘的是這兩手交叉一握的那一瞬間:

看到這裡,縱使鐵石心腸也要為它軟一下。待看到[……]

Read more

雪夜暗香

这不多的一点回忆,将来是要装在水晶瓶里双手捧着看的。”——不记得张爱玲的原话是不是这样,能肯定的只是三个词:回忆,水晶瓶,捧——多聪明又多荒凉的感叹,水晶瓶子确是珍藏的好地方,很喜欢这句话,不过其实也用不着“捧”那样矫情,这回忆太过区分好坏岂不是对生活享受得不够充分?

恹恹浑浑的光阴总是流得很慢,过[……]

Read more

我想扎若了

一时兴起,整理看过的电影,有些电影当时没有感觉,是我太浅,后来被日子撞撞,常常想起,恍悟。比如《鬼狗杀手》。

重金属的音乐,消音枪,瞄准射击,总是黑风衣的黑人杀手鬼狗,黑帮之间的黑吃黑——冷漠无生气的江湖;可是,黑乎乎的鬼狗可以躺在养满白鸽的阳台上看鸽子衬着蓝天飞,他和说法语的卖冰淇淋的人交朋友,他[……]

Read more

让软弱的我们懂得残忍

我想我写不好电影的观后感,更别说影评了,因为每次看完自己喜欢的电影脑袋里就是一片混乱,尤其是战争主题的电影,我看了这样的电影之后通常会做噩梦。看鬼片不会,因为我不信鬼神,但我再天真也没办法否认战争的淋漓真实。

刚刚看完《太极旗飘扬》,一如往常的一片混乱,说明我喜欢它。所以下面的话要是毫无逻辑性,原[……]

Read more

碎片

    近来时常心绪浮躁,虽有很多事发生、晃过,却甚少有记下的冲动,我不安静的时候只动口不想动手的,今天才看到博友这段时间的问候,心里暖暖,虽是未曾谋面,文字之交少了许多累赘,多了些灵犀。终于趁着淅淅沥沥的雨安静了些,于是抓些碎片,闲话几段
 &nb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