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记1-201203

假装看不到自己的任务列表上一排排的事情在张牙舞爪,记录下最近看的几部和中国、尤其是和工人有关的纪录片,很快又要忘记了。

1. 《中国》安东尼奥尼 意大利 1972

我猜这大概是世上最被附着政治意味的影片之一了。七十年代的中国,还在文革中的中国,美国、苏联、台湾及整个世界都在翘首期盼一窥究竟的中国[……]

Read more

让子弹飞了以后

每次有人跟我说水深火热这个词,我就唯唯诺诺一起扼腕感叹,但每次进而发展到遥想某年及某年多少英雄豪杰的揭竿而起,我就会拿《让子弹飞》说事儿:革命吗?然后呢?

鹅城是中国。这个小小的世界自成一体,黄四郎是那鹅城的主,他说太阳是方的,鹅城的太阳便是方的。小六子死那一段显然是颠倒黑白的胜利,看着似曾相识吧[……]

Read more

恶之希望

1984年的东德,集权政治的时代。近十万的全职员工,二十万的线人——巨大的秘密警察网络史特西,正如日中天,所有的东德人都被这张网笼罩着。卫斯勒,这个特务机构的优秀员工典范,同时也很荣耀的担任秘密警察的培训老师。忠心程度让他非常有板有眼的“逼良为娼”,优秀程度让他能攻破很多正常人的心理防线招认对社会主[……]

Read more

信神不信神

窗外下着淅沥沥的小雨,一盏披着树叶的路灯孤独的站在雨里,柔和的黄光一缕缕的晕出来,撒在草地上,有藤蔓将要爬进我的窗台,也带进了水气,凉意跟着浸进来。现在本该是我痛苦研读Malinowski的时间,可是没忍住还是开了音乐,听到黄慧音的《药师灌顶真言》。然后想到了宗教这件事。

第一次感受到宗教的力[……]

Read more

“把悲觀留在心里”

幾乎每個人都說,隨著年齡的增長痛苦會增加,我想這樣的話里似乎少了一些定語或是弄錯了中心語,不一定是痛苦會增加,而是痛苦的種類和豐富程度會增加,人的大腦何其神奇,分布著那么些小小的神經末梢,每一個小小的脈動,頻率,振幅,各種垂體的化學成分,流域——數以萬計的感受就產生了,喜悅的痛苦的焦躁的酸酸的甜甜的[……]

Read more

从angel face到流水线

我看着眼前这个小人儿,没办法不在心里暗暗赞叹和涌起怜惜,黑黑的齐肩直发加一根白色的头箍左侧缀着一只蝴蝶结,黑色的背带裙配白色衬衣,黑色的小皮鞋里面露出白白的袜子,小小的面孔每一寸都透着精致,小女孩特有的白里透红,专注的盯着手里一个只能转不能动的小玩意——除了过于沉静,她完全符合我心中的安琪儿的模样之[……]

Read more

我不想是一个混蛋

    很没有想到《你不是一个混蛋》有人看,而且看完,而且有所触动,而且相对于我非常少的博友人数来说我得说是不少人——因为它那么长,又离生活似乎那么远,呵呵,这让我有些温暖,对,是温暖,有人在为同样的文字感动,有人在为同样的事情动容,有人在同样的愤怒、担忧,有人在同样的对抗麻木,这些足够产生温暖的情[……]

Read more

虽不能至,心向往之

   初闻陈晓旭出家只觉得这是她诚心向佛的必然结果。这个将林黛玉塑进了灵魂的女子依然可以激起对87版电视剧红楼的怀念。那个时候,中国人也是可以那么认真纯粹的制作电视剧的,算是没辱了《红楼梦》的神圣。偶尔翻到杂志上整理的几段有关访谈,开始对这个女子刮目相看。
 &[……]

Read more

当悲悯和焦虑成为职业的一部分3

张:你举这个例子,可以说明记者对社会的判洞察能力和对趋势的判断能力。
杨:中国很多问题是屏蔽的,有它的历史形成的过程。甚至我们近前的历史,比如20几年的改革历史,不少记者同行,都是简单了解那些宣传性文字,历史盲,肯定也是现实盲,所谓调查的价值可想而知。我也是在做了10几年记者,才觉得稍微有些历史视野。[……]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