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高我独行1

8.9 16:43 T116开动。上海的浮尘,终于可以暂别了。
    17:36 苏州。发了一路的短信,还没来得及激动。
    苏州真是个很奇怪的城市,我印象里它应该是相当温婉柔弱的才对,可是现在看着它总觉得隐隐透着股“刚”气。开始慢慢地激动了,一个人的旅行,我向往了那么久的事。还没来临之前我无数次的想象,现在身在其中,妙不可言。
    苏州农村的小烟囱,高高低低不整齐的房子勾起了对家乡的怀想,而苏州的秀气和多水又让我自然而然地思念起桂林来。
    18:46 没想到会在车上听到这首歌——Bressanon.意外的惊喜。猛然想起过两天就是七夕了,一个一样缠绵悱恻的节日,像这首歌一样的伤感悲切,天色暗了

    23:32 刚过徐州,人多了很多,这是我第一次到这么北方来吧.听到《飘摇》,我也是飘来荡去犹如野草,在这列通往对我来说十分陌生的地方——兰州的车上,拥挤着各色人车厢里,我觉得孤独,也有无助。进入暑假后的事纷纷扰扰,从不肯低头,不肯说一句不行,天知道实际上那是多难熬。而现在,真的两个字的体会:漂泊。莫非两年前那次考试真要我付出这么大的代价?
10号了,凌晨,好冷,车里冷气开得太大了,想睡。
对面的一家子西安人好热情,非要腾出张大椅子让我睡会儿,感动……西北人都这样吗?真开眼界了
梦里看到妈妈了,如果她知道我一个人出来了,会是什么反应
   上午十一点多,宝鸡到天水的路上,瞥见了黄河,母亲河。我以为黄浦江的水已经够黄了,见识了黄河水才知道自己无知。这份黄较之黄浦江的黄更为厚重,更为深沉,毕竟是几千年的沉淀。黄浦江的水让我觉得沧桑,总觉得江里有很多不甘有很多血腥,而黄河的水浑厚得让我肃然起敬,黄浦江在她面前,只是孩子吧。
   火车速度好快,有些耳鸣,想到小叮当的时空穿梭机,他们也会有这种不适吧
   下午快五点的时候到的兰州,刚好24个小时,遥远的距离在现代速度面前着实不算什么了。
   饿了很久,因为在车上吃不下东西,一个朋友的朋友和他的女友(曾KF和刘C,当然现在也是我的朋友了)受朋友之托来接我,兰州理工的,我问他们南站在哪,明天要在那乘车的,他说已经没了。我一惊,之前朋友坚持让他们接看来是对的,不然找车就麻烦了。
  KF和C也是周到热情的人,从一下车就被他们的温暖浸染着。去吃拉面,兰州有名的金鼎,最便宜的一份套餐都要15,不过确实好吃,面上了三次,长得都不同,有长条的有宽的还有三角打着卷儿的,看来金城人民的劳动智慧真不是盖的
  兰州黄河铁桥——中山桥,名副其实的铁桥,桥面没有任何多余的装饰,除了铁还是铁,这个由俄国人建于二十世纪初的桥到今天依然有称得上雄伟的气势。我想这多半也是因为下面的黄河水,有咆哮状的黄河水,滚滚急流,黄得不象是水里掺了泥,到象是本来就是一河的泥,加水稍稍稀释了而已。站在桥中心低头,会怕,若掉下那很可能是瞬间就不见了的。这水,流过了多少岁月,荡涤了多少世故,才换来这份凝练和潇洒。
  走过中山桥边的广场,意外的看到虎虎生风的风筝,真的象是在叫,声音还不小,那放风筝的人有魔力似将那个比我两倍还大的风筝玩弄于股掌。大概黄河水边才有这样的好风,既让风筝惬意又不让人不爽吧(我指风够干净)。
  兰州整个狭长的丝带的形状,分得清南北就行了。不过有些公车居然是没有站牌的,要不是旁边有朋友我估计我是很难上正确的车了。车上看到很让我欣喜的东西——柳。真没想到这文文弱弱风吹就散的柳树在着干燥的西北也有!还长得很好的样子。这种植物,我实在熟得不爱看她了,西湖边,两江四湖畔,公园学校,南方到处都是。但在这里见到还真让我从此对她刮目相看了。
  黄河边上一种非常奇怪的船——羊皮筏子。据说是养的皮扒下来充气而成,这就是船板了,过去河边的人门将它作为可靠耐用的交通工具,如今只是供游人尝新鲜了。这是进步吗? 不知道

相关日志:

曲卓 (这可能是一篇很长的流水账。可是如果不记录,总有一天它们会变成带着模糊光斑的记忆影像而已。) 作为金庸迷,小时候对雪山是有过想象的——俯仰之间,可观鲲鹏展翅;待大鸟飞走,片刻之后再举目遥望,惟余宇...
“回到那片多情的海边,温热我的人生” 2...       我一直对破烂小巴士在不平坦的路上颠簸摇晃有种莫名的享受,每次到这种时候我就神奇的不晕车了。看着一些人上来,又看着一些人下去,在这种地方,商店总是离居...
往西,往西,走到世界安寂(2) 偶尔想想,一个太温暖的人是不适合成为行者的,因为太温暖而看不见辛酸苦辣。能欣赏涨潮的壮阔却看不见潮落时的仍横亘在沙滩上小小螃蟹的不知所措;能感受盼望远人归时心里的希望和热切,却难捕捉启航时望向大海深处...
我们的南山 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              &nbs...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