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高我独行—甘南2

  兰州的气候实在很招人喜欢,那个夜里我睡得很好,在经历了一个多月的不自在之后。LC和KF之间的感情不热烈但能很清晰的让我感觉到,很窝心。
  第二天一早在食堂吃饭的时候打了电话给妈妈,说和好友ML一起来的,妈妈说她很担心,两个女生跑这么远。外面淅淅沥沥的下着雨,在山一样的兰州理工里穿行有着和复旦完全不同的感觉,这个典型的理工学校,少了些细腻,但多了些直白,让人觉得塌实。
  真的开始向高原进发了!兴奋?紧张?期待?还有些些担心。第一站目标:临夏。我坐在最后一排,即便是这样也不够低调,因为我的大包和很不民族的穿着,还有在这里算很白的肤色,不时有人回头看我,我看到,就对他们微笑,于是那些本来写着些好奇和防备的脸上漾出了笑容,还是有些不好意思的那种,天知道那时我的心里也正忐忑呢。大概是这里的女性不大习惯出门整个车里几乎都是大男人,不过没什么人说话。有人拿着瓶装的酒往嘴里倒,一会儿我就适应并喜欢上了他们的这股豪爽劲儿,看他们那样喝我也觉得痛快。车窗外,雨渐渐小了,开始陆续有清真寺的顶隐约进入视线,我抱着包的手有些酸了,偷偷打量坐在我身边这个相对年龄比较接近的小伙儿,觉得会是可以说两句的。果然,年轻人几分钟后就不拘谨了,热情的告诉我临夏的小吃,回族的一些禁忌。到下车的时候我已经盘算了N样要去吃吃的了末了他还特别关照我别吃多了酿皮,因为是真酒做的,会醉,呵呵
 11点,到了临夏,这是个回族自治洲,穆斯林聚居的地方。大概因为学新闻的缘故对伊斯兰教毫无好感,每每想到中东地区的动荡就对伊斯兰这个教派生出些不满和害怕,因而踏上这片土地心里是有很多惶恐的,然而——我看到的,却是一片祥和与安静。真的很静,但并非没有生气的那种。一方方白色的头巾下清一色的温和的脸,西北的风沙在老人的脸上刻上道道清晰的皱纹,一笑,便挤在一起,很有内容的亲切。最喜欢的是这里的老人,从来都是很暗色的衣服,很没有保留的笑,一笑,能笑到我心里。那位给我做发子面肠的爷爷更是一唠一叨的像极了我爷爷,哈哈。昨天还在感叹自己怎么那么大胃今天到了这里就只希望我的胃再大一点,不然口福都打折了 油香,撒子,捅子羊肉,生熟鸡,酿皮…… 咳,其实我吃了发子面肠之后就没肚子再吃别的了。发子面肠是羊下水做的(吃的时候我并不知道,不过没关系我不讲究这个)把羊下水和作料一起塞进羊肠叫发子,白面粉拌成糊状加调料灌进肠里加调料是面肠,蒸熟了切段,好好美味呀可惜没到一碗我就饱了
  街上的店果然豪放,整只整只的羊挂在外面卖,到处是豆腐作坊,还有清真寺顶的专卖店。饭馆里弥漫着羊奶的味道,久了倒也还舒服。

  

相关日志:

往西,往西,走到世界安寂(1) 有那么一段路,总想说点什么来纪念,却总说不出来,也许因为那是我走过最悲伤的路。在后来大部分都不能用悲伤来形容的时光里,实在也没有理由去碰触本来已经不吵闹了的悲伤情绪,所以就放着,放了三年多。不过这段关...
天高我独行-甘南14     两人都等着洗澡,终于有人肯定地告诉我们晚上八点才能供应热水,好在外面有澡堂可以洗,刚好贝贝回来了,我们商量好贝贝等我们洗完澡一起吃饭。我第一次不用背着我...
何征途(四) 说来好笑,有着骑行滇藏这样大胃口的何征居然连如何控制单车变速这样的基础都是在上路以后才开始了解的。 离开老板娘家以后那段路完全是试验场,趁着是小缓坡的路何征把每一档的速度都轮了一遍,不过不知是她...
麦先生和简太太(Michael&Jan) 遇到麦先生(Michael)的时候,我正坐在爱尔兰小镇Enniskillen青年旅馆的楼梯间地上啃一个又冷又硬的汉堡,天杀的这个旅馆要下午五点才能入住,在这之前居然没人在,也没人开门。那是下午两点,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