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高我独行—甘南3

    开始寻访临夏的美丽的清真寺,的确,没有让我失望,对于毫无宗教情结的我来说看到圆圆的向天刺的顶和光洁的柱子就已经很满足了。清真寺大多色彩较多,时不时还可以看到些亮色,和穆斯林的暗色服装形成鲜明对比。基于对这个教派不太了解,且知他们教规甚严我一直只是远观、想象,直到看到新华寺,不知道用什么来形容总之吸引了我,很想一窥究竟。于是像作贼一样偷跑了进大门,正厅是不敢进的,门口有几双鞋,我知道里面有人,往前看,空旷的大厅只有几个跪着的背影,在和安拉说话吧,偌大的厅干净得我没有了丝毫要进去的奢念。不自觉的想起《书剑恩仇录》里的香香公主,想起陈家洛在她与霍青桐之间的徘徊,我可以看到香香公主在类似的肃穆的大厅中祷告的楚楚动人,却实难想象霍青桐这样有将才能在这里安静,无怪乎陈家洛一介书生选择了香香而非青桐了,若非拥有大智慧大胸怀是无法接受一个强似青桐的女子的。而在这样与神对话的厅中,虔诚而柔弱的女子真有别样的美丽。

    出神之间有调皮的孩子来要我为他们拍照,孩子的跃动更显出这寺的清净,可惜那日的照片后来全都没能洗出来。
    在各寺间穿行的时候走进一片工地,所谓改革开放的春风吹进了角角落落真是不假,这样宁静只所也在兴修土木。因为刚下过雨,看过去全是泥巴,有一回不小心踩在泥巴上竟像踩进沼泽一般直往下陷,赶紧跳出来鞋面已经盖上一层泥。那天的狼狈从那以刻开始了。
    匆匆转过清真寺算算该去夏河了,那才是今天要歇脚的地方。一路问人怎么去汽车南站竟然得到的答案都不一样(后来才知道是因为这个城本身就是四方的怎么走都可以),问到一位做生意的老伯伯,热情得马上离开摊位不由分说硬是招手帮我叫了个人力三轮车,还给我讲好了价把我包拿上了车。我心里嘀咕的很,因为曾经有过坐这样的车差点出事留下的后遗症,虽然很感谢的上了车心里是抱定一有事就跳车的主意。——结果当然是没事,车主大哥送我到目的地还指点我买票和上车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