跋涉

相关日志:

春逝     听到这样的音乐,你想到什么?        《春逝》这个名字很东方,将尽未尽,如...
難字半邊佳 大兒子羅進一白血病了大半年,這晚再次昏厥急需輸血,貧寒的羅父毫不猶豫的當掉僅有的婚戒趕到醫院。羅母咬著嘴唇握住羅父勞動了一輩子、留下戒痕的粗糙的手,心心相通,傳遞的热流把我也给烫了——在《歲月神偷》諸...
那一双珍贵的小鞋子     “莎曼,明天你穿我的球鞋去上学吧,你回来把鞋子换给我我再去。求求你!”    九岁阿里把...
恶之希望 1984年的东德,集权政治的时代。近十万的全职员工,二十万的线人——巨大的秘密警察网络史特西,正如日中天,所有的东德人都被这张网笼罩着。卫斯勒,这个特务机构的优秀员工典范,同时也很荣耀的担任秘密警察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