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高我独行-甘南6

    回到新的住处,看着只有自己一个人的房间非常满意,自此再不大愿意和别人同房了。收到两条朋友的生日祝福信息,有点纳闷,还早了点,当然心里甜滋滋的。美美的洗了个澡,吃了点这里特有的巴(可能不是这个巴)梨,把我一直带着的一把刀放在枕头下——在现在的我看来那是非常可笑的举动。想着小阿卡,想着罗桑加措,想着白天满头极小辫子的阿妈,想着高而卡,想着对我很是照顾的旅馆老板娘美丽的卓玛,想着那条长长的转经路,想着明天要去转转经,在这个弥漫着藏香的房间里,安心的睡了。
    
    快零点的时候,手机响,一看是十几年的好友的生日祝福,这可是自相识以来第一次她主动想起,难得,呵呵,其实无所谓,这对我们的感情没有影响。这一来完全醒了,视线离开手机,惊喜的发现我就在星光之下,靠窗的床,看出去满眼满眼都是闪烁的星光。这时候的夏河已经完全没有了任何灯光,任何的,我从未想过完全没灯的天空会有如此不同,如此神气。天空完全成了星星的陪衬,似温柔的母亲宽容的拥着她们。自小就在课本上看到星星的形容是“眨眼的”“一闪一闪的”星星,但从未自己觉得星星会眨眼,但在这里我感觉到了,真的会眨眼的呀,只是一直生活在人类生产力发展标志的电的包围中,我们的代价之一就是失去看眨眼星星的眼福。一闪一闪的不是一颗,也不是很多同时,她们各有各的性格,各自展示自己的调皮,一时间我都有点花眼了,直觉上自己一伸手就可以抓下一颗两颗来——她们离我这么近。为星星作衬的还有不远处的山,从我的窗口到那些山没有任何障碍,我可以在星光下清晰的看到这连绵着的山的温柔曲线,白天的绿荫丛丛此刻全化为黑色,浓浓的、诱人的、神秘的黑,我有一探究竟的冲动,若我是男儿身我真去了,能在那样的山上栖一晚是何其美妙!
    偶尔,有狗吠,化破夜的静谧,夜下一切更添活气,把我神游的思绪拉回现实,突然想和这狗狗开开玩笑,他是不是寂寞了呢。我把灯打开,我知道这么暗的地方他一定看的到。果然,他叫得更凶了。我关上,他停了,我又开,他又叫,我开关几次,他叫得更欢了,更远处不同方向传来各种狗叫,相互呼应,来势汹汹,我赶紧关了灯再没敢开,我的窗户是除了玻璃什么都没有的,而且我没关窗,我可不敢保证把狗狗惹毛了他会不会直接冲进来。吵到别人休息了,哈哈
    一切又重归平静,我却很难睡着,太不想错过这样的夜空,巴不得时间停止在这一刻…
    来到这世上整整二十年了。回头看看这二十年,曾经耿耿于怀的点点滴滴现在都放下了,曾经的一些后悔都该释然了,好的坏的冲动的骄傲的在这一刻都成了我的财富,来这世上一趟,追求什么,无错吗?显然是与自己为难;财富吗?这太贬低自己了,财富所能满足和增加的是同动物无异的欲望;名誉吗?我不要为他人而活!曾经豪情冲天的认为我生命的意义在于尽己所能的为人为己服务,真的有随时献身的情怀,现在想来仍然认同,却不是最重要的了,可能是自己的境界降低了,可能是不那么理想化了,谁知道呢,这没有标准的,现在所追求的,乃是生命的丰富性。所以,曾经经历的种种种种都是丰富的一部分,只求在不给他人造成伤害的前提下能随时听从自己心的声音。
   
   
    8月13日 早上醒来的那一刻的欣喜我简直无法形容,一睁开眼睛就是洒满房间的阳光,凉凉的风缓缓地吹进来,伴着婉转的鸟鸣,一起身,看到安静翠绿的山,于是不想起床,于是想赖在这里…
    不过还是要去转经的,昨天问过高而卡为什么要转经,他说是转去罪孽,转来祝福,大致佛教也讲究人的原罪的吧。关于罪孽我实在不觉得这样的方式有任何帮助,但关于祝福,这种方式的祈愿很自然,在我的身边有人这两样他都需要,而我之于他的关系实在有义务为他去转这经。
    真正转经的时候我已不再像是完成任务,因为没有人可以抵挡信仰的力量,在这里是别人的信仰对我产生的力量。又看到用身体丈量家与寺距离的磕长头的人,这距离有多远呢,也许是几公里,也许是几十公里,也许是上百公里,谁知道呢,他的衣服已经相当破烂,磨的看不出原来的颜色,头上顶着大大的包,渗着血丝,这是一路磕过来的见证,好在,他已经接近目的地了。这一趟虽然艰辛,对于他来说是莫大的成就了吧,让己心安的成就。
    这一趟转下来我发现拉寺的每一寸土地每一存墙甚至是每一株小草都被虔诚的藏民赋予了神圣的意义,时不时可以看到有手捻佛珠的阿爸阿妈伏在墙上或地上念念有词,神情凝重。这里的每一寸都成了信仰的着点。我之诚夹在其中实在是莫大的不敬,于是全心全意为他忏悔为他祷告。虽然是一公里的转经路这样走下来我已经相当疲惫。
   
    回到住处收拾好东西要离开了。拉寺这个藏龙卧虎的地方,藏着些清华北大复旦人大的博士、教授级人物,来之前我半信半疑,现在没半点怀疑,这样的地方是担起这些任务绰绰有余。在夏河该做的都做了,只是没看到拉寺著名的辩经,并不遗憾,我的佛学造诣几近为零,带着好奇心观看只是亵渎,还是等我再学习学习吧,何况我还意外收获了那般不似人境的夜空。走时心里装得满满的了,这里得到的已超过我期望。和卓玛告别,却碰巧她不在,如今记忆里,就是她两朵可爱的高原红、大大的眼睛以及身上总有的好闻的藏香。
    
   

相关日志:

山中的日子(2)     小路的两边郁郁葱葱的缀着竹子,翠得绿了我的眼,顺着这条小路走一段望下去,是那个时刻朦朦胧胧的松溪,就那么走着走着,恍惚间觉得自己会碰到白胡子的仙人,然后...
满世界看菩萨的微笑(二) 飞机离开乌市和进入乌市的时候一样,颇有立足于天庭俯视人间千山万水的仙气——那是天山的连绵和永恒的白色雪顶造成的错觉。看不到尽头的起伏间,群山自成一格,广大寂静,仿佛随便一道沟壑里都可以安放得了号令武林...
天高我独行-甘南9  往后,看不到黄河来时的路,并没有我期待中的“黄河之水天上来”,向前,黄河渐渐与天唯一,实在不知道从哪里开始披上那么黄浊的衣裳,是人类文明踏足之后吗?想这个与黄河...
往西,往西,走到世界安寂(2) 偶尔想想,一个太温暖的人是不适合成为行者的,因为太温暖而看不见辛酸苦辣。能欣赏涨潮的壮阔却看不见潮落时的仍横亘在沙滩上小小螃蟹的不知所措;能感受盼望远人归时心里的希望和热切,却难捕捉启航时望向大海深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