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高我独行-甘南7

    从住处到汽车站大概一两公里的样子,走在这三千多米的土地上阳光强烈,照进心里,毕竟能在高原上漫步的机会不多。
    到车站沮丧地得知去玛曲或朗木寺的车都已经走了,我忿忿的,真不守时,只好决定乘去合作的车,然后再转玛曲,其实今天想去的是尕海,那个最初促使我来到这里的湖泊,然后再去玛曲,因为听说尕海没有住宿的地方。车站里等车的几乎都是到合作的,那里算是甘南的交通枢纽了。我算了算时间今天能在尕海呆一会儿再走的可能性微乎其微,有点失望。
    二十分钟过去,售票窗口开了,卖去合作的票,我还没来得及安顿好我的大包就看到周围的人蜂拥而上,挤在窗口用我听不懂的语言叫嚷着买票,我一看这架势就震住了,一片混乱,也罢,我就等他们挤完了我再买吧。三四分钟后人群散了没,我走过去说要买票里面蹦出两个字:没了!
      什么,居然没了!“我可不是来晚了呀,是太挤了!”
      售票员抬起头:“那你为什么不挤?”
     “我……”我要怎么告诉她我是不会挤的,从没挤过,
      算了算了,“下一班几点?”“四十分钟后”
     天,又是四十分钟,到合作一个多小时,那时还有车到尕海吗?我越算越心焦,之前就知道这高原上班车极少,过了下午一点基本没什么车了,所以才有那么多人选择包车。
     站厅里的人逐渐多了,我想着刚才的架势觉得这次能否买到票还是很悬,心里骂自己很没用,又抱怨这里的人真是…这也是保持淳朴的表现之一吗!过分!牢骚完几分钟后,冷静下来,醒悟自己要求太高了,物质文明偏离最原始轨道才带来那许多或虚伪或进步的规规矩矩,夏娃啃下那只苹果之后诞生的那种羞耻之感让人们再不敢赤裸裸-那种最天然的方式。所谓现代文明之后所带来的种种弊端一点也不比物质不发达时少,人们一样没停过抱怨没休止过空虚,物质烦恼之于精神的转化而已,本就没有进步或落后的标准,怎样是文明怎样又算不文明,有人可以说了算吗,一直以来都是自己的自以为是。起码,我丝毫不觉得上海生活的人比这里的人更有幸福感,相反,我可以在这里轻易找到由心而发的微笑,而在上海,微笑最多的是那种职业式的僵笑。不排队也没什么了不起,这或许可看作是这里文明的一种表现方式,无何不可。
     ——只是,我恐怕还是买不到票… 走出站厅在外面晃荡了一下,看我走了几遍两个在聊天的大哥好心地问我怎么了,我说太挤了没买到票,他说你也挤啊,我说挤不过,他哈哈大笑:“这有什么,等下车来我帮你挤好了!”“真的呀,谢谢你!”我喜出望外乌云一扫而空,站着和他们说话,挺好完的人,非说我的狼牙是狗牙太小了,我急,和他争,说那个老婆婆是不会骗人的,他又爽朗地哈哈(这是他的标志),告诉我这里的狼牙一般是怎么来的,又奇怪那么多东西怎么我就挑了这个,既没有任何宗教意义又不适合女孩子,我惊讶,藏族的女孩子不都很勇敢吗,狼牙很好啊。他说可你是汉人,我说那我想学习勇敢好了。他还是哈哈。他每笑一次我就发现他黝黑的皮肤特别亮,好象也会哈哈。
    车快来了,我们进去,看到一男一女两个金发的老外正在和人发生语言障碍,我上去解围,原来是要去达宗湖,达宗在高山上,没有班车可到,其实我的可靠消息是达宗已经被破坏得差不多了,所以我原本就没打算去。他们于是想包车,我一问,太贵了,加之对达宗印象不好劝他们改去别处。他们问我去哪我说尕海,我说也是个湖,美丽的湖,大概觉得有能说英文的比较方便,他们立马决定和我一起。刚好票窗开了,我让那位大哥买了三张,向他道谢、告别。上车的时候,他叫住我:“小姑娘,其实你的狼牙是真的,我逗你玩来着,可能是只乳狼。哈哈…”乳狼,可怜的小狼,连牙都…
   等车开的时间里我知道了两人是英格兰人,已经工作了的,来渡假的,我笑说这是渡假的好地方,可不是舒适渡假的地方。他们问我的名字专业什么的,正式握手认识,Joey and Fenny.Fenny问我们什么时候可以回来,我说我不回来了,Fenny大惊,说他们必须今天回到这里,这样的话他们恐怕不能和我一起走了。刚好这时车要开动了,我来不及问为什么急忙叫司机停车,他们跳下车,临走没忘一句“Nice meeting you.”车开动,有点可惜他们不能同行,好歹是向外人推介祖国大好河山的时候,回头目送他们,恰巧Joey看过来,朝我竖大拇指,立刻心里打翻了蜜罐y一般。
    
   下午快一点半的时候到了合作,下车才知道往尕海方向的车在另外一个车站,匆匆赶到正好只剩下最后一班车了,是到玛曲的,途中会经过尕海,但是不卖到尕海的票,于是买了玛曲想中途请求司机让我下应该没问题。肚子已经空空,不过想到可能马上开车没吃什么就上车了。车上人不多,我在靠窗的位子坐下等着。没想到这一等就等了两个多小时!期间我不停的暗骂这死车烂车,没想到生日这天的时间全花在车上了,稍冷静一点又怪自己要求高,不甘心,又骂,反反复复,等到车真的开的时候肚子饿得没感觉了,也骂得累了,趴着窗不说话,连朋友来的生日祝福信息都没力气回。
   车终于在四点多的时候开了,旁边说过几句话的大哥递给我一个巴梨,谢了,没吃,正难过呢。车开动心情终于好一点,事实上后来两个多小时的车上我的眼睛一直在天堂。玛曲,藏语黄河的意思,一听这名字就觉得它大气,的确如此,黄河自唐古拉山奔腾而下一路东行,绕阿玛尼卿一周,到了这里却来了个360度的转弯,回流,似是十分不舍这里的美丽,因此这里是黄河第一个转弯的地方,首曲,玛曲的黄河首曲大桥由此得名,传说那里的日落无与伦比的美,看过一幅上海摄影家在这里的作品的确摄人心魄。玛曲还有三个原生态的牧场,采日玛,阿万仓和曼日玛,其中最南部的采日玛的辽阔草原上有醉人的日出,可惜没有住地,班车也是两三天一班,本来是我的重要目标,可是网上查到那里未来几天都有雨没日出只好作罢。
   玛曲建在高山上,海拔四千多,一路我们都在山路穿行,向窗外望是望不断的延绵草坡,草色之青翠自不必说,山形天然起伏,想到的唯一两个字是:柔软。软得想去摸摸,又怕惊扰佳人。天色自是一味的蓝,白云朵朵,和睦争艳,一切一切在这般纯净蓝色的掩映下有了不一般的美丽,一切都添出些恬静的气质,我在画中走,云在天上看。偶尔,看到路旁体型庞大的牦牛三三两两的散步觅食;偶尔,看到草中央立着黑色的帐篷,真正住人的那种,于是笑以前印象中白色的错误;偶尔,看到半山腰有成群的小白羊,

相关日志:

不知岁月几何     告别三条桥,心有凄凄。来时一样的路,完全不一样的心情,有些东西驻进了心里,瞥见三条桥那瞬间滋生的情绪挥之不去…  &n...
旅行这回事    终于写完了,十足的流水帐,非常的稚嫩,自己都不忍卒读,但是是我无比珍惜的回忆,甚至都不想有任何人来分享,独享这孤独的快乐。   &nb...
天高我独行-甘南4    车在离开临夏的时候我对自己说,下次还要来,不再这么匆忙。   汽车驶出临夏朝高原行进,我持续了两天多的疲倦感淡了很多,渐至消失&mda...
何征途(二) 和之前以及之后的所有的旅行一样,何征这次又有个狼狈的开始。先是笨到试图用手抱的方式在凌晨五点把五十二斤的驼包带到机场,然后最早班的地铁临时故障加早班飞机的长队的双重作用,落得要去值班主任处办票、到超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