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高我独行-甘南9



 往后,看不到黄河来时的路,并没有我期待中的“黄河之水天上来”,向前,黄河渐渐与天唯一,实在不知道从哪里开始披上那么黄浊的衣裳,是人类文明踏足之后吗?想这个与黄河同名的县城,同是游牧后代的藏人,这里的藏人显得凶悍得多。几乎已经是个定律了,越是物质文明发达的地方越是人心隔膜,彼此不同类一般的猜忌,人人自危为心筑墙方可度日,更有所谓好心人昭告所有人“天下有贼”,非如此不足以显示其对世界的真知,如此代代相传,越发显出机械化大生产取代刀耕火种之后精神上的退化,真觉得天下无贼不好吗,这样人的交往不会真诚透彻得多?如此看来发展至今失去的快乐像是人反而退步了,可是能不要发展吗?当然不是。人的本能之一是追求进步,生产力的发展多少显示出人是世界的唯一主宰,人类智慧之无与伦比,失去的那些是必须的代价。真不完美,是,可是不完美才好呀,只有不完美才有追求的动力,不完美才使生命有了意义和乐趣。不满,是一切创作的原点。像眼前这水到了闹市就不在清澈那是应该了,人们必须从她那里索取一些东西才能造就她能看到的那些智慧和汗水的成就。这所谓进退之理已经超出我现在所能考量到的范畴,我要学的,还有很多很多。
   
   大概小时后,太阳已经从让我冷得哆嗦到强得使我没办法再呆在那里。这里的车迹果然很少,非常偶尔经过的是轰隆轰隆的大卡车。我正想着要不要麻烦卓玛,远远的看见一辆小货车开过来,速度比前面的车都慢,不容多考虑我扬手示意,车停下来,车里只坐着司机,是汉人,哈,这两天看到汉族人都好亲切。
   “可以望带我一程吗,我去城里。”
   车门打开“上来吧,我可以送你到广场。”
   看起来他比我大不了多少“怎么这么早在这里?”
   “看日出。”“太阳有什么好看的,每天都有,你们那边人真怪”……
   到了,我犹豫要不要给他钱,鼓起勇气说多少钱,他果然生气了,涨红了脸,“这…这算什么!你们……”他终究没有找到合适的词,我也脸红了,为自己不够干净的想法。“对不起…谢谢……”看专程为我拐进来的车远去,越发觉得自己猥琐
   马上赶去汽车站查看班车情况,果然没有专门到尕海的车,也没有到朗木寺的。只能选择到合作的车在尕海下。还有两个小时才开车,我可以去去赛马场。
   收拾好东西去和才让草告别,还是那么温柔,细细地嘱我路上小心。
   向马场出发,车上老远就看到彩旗飘飘(其实是幡),人头攒动,一派过节的气氛。尽管地上撒得毫不符合美学意义的乱七八糟的马符、到处是高高低低的色彩还是可以窥见平日里这里的辽阔,草色绿莹莹。一早已经席地而坐了好几圈观众。我的位置看不到选手,不过看到飒爽的骑警我已经很满足了,那份英武,恩…好羡慕。高原人实在没什么时间观念,说是八点半到了九点三刻才开始,好在女主持人的声音好听得很压我的火,有种特别的鼻音,娇而不腻,身体正在暴晒,眼睛和耳朵却很使享受。“来自采日玛乡的达娃,来自河曲马场的…”一声枪响,场内一片沸腾,处处爆发着野性的呐喊,我只觉我眼前一晃,不到一分钟一场比赛就完了,速度之快令人咋舌。我甚至没来得及反应,被这气氛挑起的加油声还没喊出来就已结束!
   第一组比赛结束我兴冲冲地跑去给选手照相,一看全是十四岁以下的孩子,还都是不用马鞍的!马场上升腾着张扬的快乐,毫不做作,激烈却不会让人不易接受。我站在马屁股后给孩子照相(现在想来这种猎奇的心理实在是很不礼貌的),丝毫没想到这冒犯了马儿,只比我矮一点儿的它抬起脚…还好还好,旁边一个看起来很凶的大哥拉开了我,好险好险,被它踢一脚可不好玩。

   时间不容多留,到了车站心情还保留着刚才的激越,十点多离开玛曲,是在我软磨硬泡下去合作的司机才肯让我在尕海下的,汗…我算是领教了高原人的直肠子和固执,不过一旦答应了想要他们反悔也是很难的,如果社会普遍执这样的简单逻辑会不会可爱很多?
   在车上又享受了一次重量级的视觉盛宴。这次车程不长,才一个多小时。旁边坐着个老公公,已经七八十了的样子,不时地用询问的眼神看我,我只能报以微笑,因为知道不能用语言沟通。途中,他居然拿出瓶可乐,扭开边喝边掉,藏袍很快有了污渍,他也不擦,喝过的可乐没盖进又收进袍子里,我想象那瓶可乐在里面留出来的样子,不可抑制地觉着脏。又一次深感我和这里的生活之间是有鸿沟的,我,只是一个来访者,只是一个过客,一个在放逐中的人,终会回到我的世界
  
   中午十二点到达离尕海近的三岔口。一下车有一股浓烈的牲口的味道冲进鼻子,非常不喜欢,恨不得把鼻子闭上。这个地方只有三四户人家,有个人就坐在路中间拦车,旁边不远处有散散的牛粪,心里有点异样。走进一家叫尕海明珠的小饭店(其实就是其中一户人家),又是只有面,而且还不是我熟悉的那种面。一边吃一边跟店里和我一般大的小姑娘说话,是这家人的女儿,她会说汉话。之前几天的经历已经把我的戒备心去得差不多了,再那么防备我都要笑自己的狭隘了,于是一碗面片的工夫她就知道了我的基本情况。
   “为什么你也叫卓玛?我已经碰到三个叫卓玛的了。”我问
    “我们藏族的女孩子大多都叫卓玛的。”
    “啊?!那怎么分得清呢”
    “加上父家的姓,会说谁谁谁家的卓玛”
     “哦,那可是有好几个姐妹怎么办?”
     “呵呵,那就要取名了。”
     “那女孩子和男生一样比赛马吗,我今天赛马场听到司仪念名字的时候有卓玛”
     “不会吧,女孩子一般不骑马的,即使骑马也不会和男孩一样比赛。你听到的应该是马的名字”
      “啊…”
      “尕海离这里多远?”“走到湖边三四公里吧。”
     哦,还有点远呢
     “你怎么一点都没有难受的样子?”卓玛突然问
     “你是说高原反应?”对哦,我还没时间想这个问题呢
      “好多客人到了这里就不舒服了。”“呵呵,我也不知道。”
      ……
     我盘算来回尕海的时间想着今天很有可能走不了了。
     “卓玛,这里有住的地方吗?”
      “隔壁

相关日志:

旅社绿扬 绿扬是个旅社,在扬州。     之前只是看很多背包客推荐这里就在某晚摸到了这里,在一条很老很老的弄堂里,窄窄的,弯弯曲曲,一眼看不到头。它的周围有棋牌室、...
曲卓 (这可能是一篇很长的流水账。可是如果不记录,总有一天它们会变成带着模糊光斑的记忆影像而已。) 作为金庸迷,小时候对雪山是有过想象的——俯仰之间,可观鲲鹏展翅;待大鸟飞走,片刻之后再举目遥望,惟余宇...
天高我独行-甘南4    车在离开临夏的时候我对自己说,下次还要来,不再这么匆忙。   汽车驶出临夏朝高原行进,我持续了两天多的疲倦感淡了很多,渐至消失&mda...
何征途(四) 说来好笑,有着骑行滇藏这样大胃口的何征居然连如何控制单车变速这样的基础都是在上路以后才开始了解的。 离开老板娘家以后那段路完全是试验场,趁着是小缓坡的路何征把每一档的速度都轮了一遍,不过不知是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