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高我独行-甘南13

    几次写了又擦擦了又写,真不知道该怎么开始叙述。因为陌生的路上突然有了个人同行,像老朋友般时时递上关怀,让习惯孤独的我突然适应不了的温暖,受宠若惊的惶恐。这和南宫一起的下午、第二天与贝贝一起的上午,珍爱的回忆。
    
    白龙江从峡谷里出来时有个蓄水池,就在仙女洞旁边,我们进峡谷首先遭遇的就是这个洞。不明白为什么是仙女洞,洞口的金幡和六字箴言的符像是积累了几百年,立在江边,慈祥地看清水流过。这个洞不深,一进去就没路了,倒是对面半坡上的洞黑乎乎的,勾起了我的兴趣,想一探究竟,破滑得像没有任何棱角,倾斜度相当大,费了很大的劲才上去,还差点滑下来,南宫完全是被我鼓惑上来了,到了才发现之前的黑洞洞是距离产生的美感,其实平淡无奇,甚是失望。回头看下坡的路吓一跳,好陡,我怎么上来的来着!南宫要帮我拿衣服和水壶,我实在不习惯接受别人的照顾,执意不肯,将衣服穿上让水壶直接滚下去,南宫耸耸肩,嘱我小心。
    
    终于下得山来,看着前面的路窄得只容两人过去,两边耸立的山上山石凌乱,草木突兀,抬头只见狭长的天,我想着要是一直这种路真有得受了,好在脚下的白龙江溪水潺潺,丁冬歌唱。穿过一个狭口我呆了,眼前豁然开朗,是一片被群山围住的草地,足有足球场那么大,南宫去照相,我欢呼着躺上去,绿草荫荫,四周的山像足了伟岸的兄长环抱着这方娇嫩的绿色小妹妹,山谷上有几只秃鹰盘旋着,上方的蓝天给了它们最宏伟的注脚,鹰的叫声在山林中悠悠回荡,伴着溪水的伴奏越显空旷辽远。我大喊“喂——”几个方向回应“喂——”,叠在一起,绵绵不断,气势十足,呵呵,感觉自己好有力量。南宫回来也躺下,彼此无言,都不想打破这不似人间的寂静(手机早就没信号了)。太阳也很配合的没有露脸来炙烤我们。
    
    带着十足的眷恋和期待继续沿江而上,走得热了把外套脱了绑身上。我蹲下洗手,一碰那水浑身都沁凉沁凉的,舒服到了骨头里,我招呼南宫试试他就在我后面,应着却没见人。我洗得差不多了回头催他,看到他居然在帮我扶着我因为蹲下而落在地上的外套!我愣了,只挤出谢谢两个字,真想不出别的话了,万没想到一个陌生人如此细心周到。
    


    
    我们一边聊一边继续在溪上不断跨越,路又窄起来,不这样过不去。南宫很喜欢把手张开作飞翔状,我笑他再张也比不过头上的鹰,他说是但是还是要向往的。他是在读的研究生,和贝贝同年。暑期出来旅行,这之前已是从韩国到俄罗斯再到蒙古国草原再进入中国的,已经去了喀什,青海,北京,格尔木,拉萨,在拉萨的时候高原反应很强烈没看到天葬,听人说这里是小西藏,就来了。可惜他在这里也看不到天葬了,因为时间不多,他接下去的路线是若尔盖花湖,九寨沟,成都,从青岛回韩国。我听着好生佩服,他不会说中国话这一路怎么安然度过的,我想说他强说他勇敢,一时间居然挤出“strong”,现在想来真是羞死人了,他也忍不住大笑,说他并不strong。他说天葬在他看来是最接近自然的方式,我没想到我一个汉人都不太接受的方式他倒能欣赏。他说他服兵役的时候就很想来看看了。说着说着我跨越时一个不小心踩在水里,还好他拉着不然鞋子要湿透了。就这一下,他就不让我走他前面了,坚持他先过去没事了我再过。心头热热的,我是不看韩剧的人,但铺天盖地的韩流多少让我对韩国男人有过些印象,我印象中那是群没什么男子气、像女人一样讲究视觉效果的男人。现在看来有失偏颇,眼前这个就没那些特点,至于会照顾人倒是再符合不过
    
    如此说说笑笑,时间过得飞快,快五点了,凉意阵阵袭来,不得不往回走。南宫偶尔会礼貌地问我能不能抽烟,抽完烟我惊讶的看到他将烟头在鞋底摁灭然后放进他的袋子里。我感叹中国人要是都有这份环保意识,世界都有福了。
    回程的路上突然山顶上传来“Hallo-”我们抬头,那峭壁顶上居然有两个老外,兴奋地朝我们挥手,怎么上去的?真有一手!“Hi—-”我们回应,这是在分享在这美丽仙境的快乐吧
    
    出了峡谷居然看得到三分之二的太阳,不那么冷了,于是坐在草地上歇息,都不舍得早早离去。南宫问我毕业后想干吗,我告诉他我的新闻理想,问他,他说是“be a farmer”,我确信我没听错,忍不住大笑,然后意识到我的无礼马上闭嘴,他并不介意,只说是想了很久,自己的心这么要求的。我怔住,半天,说”Just do it!”他笑了,挥挥握着的拳,很有力的说“Just do it!”
    一个白发的喇嘛走过来和我们说话,他才三十岁哪,看起来已经安定得出了世,说话慢悠悠的,声音极小但听得很清晰,我问他去过拉萨没,他说去过,十几岁的时候,我一算时间那时应该没交通工具,问他怎么去的,他说走去的,从这里开始,一个月。一个月,是我的话还没走出青海呢
    朗木寺和拉卜楞很不同的是朗寺建在山上,大大小小的,高低起伏,散落在层层山脉上,不象拉寺那么集中,更多出些探究的欲望。最不可思议的是,寺院之间居然有伊斯兰教的清真寺,彼此居然也能和平共处,能尊重不同的信仰,这里人的与世无争可见一斑。斜阳依旧均匀地散在各个寺上,安静的映出温暖的光辉,坐在草地上我终于觉得能融入到这个小镇,若能每日坐在这个位置看夕阳西下定会是美妙的事。流浪到这里,很多游子的心都该无比安定了
    
   回到宾馆贝贝还没回来,南宫给我看他一路上留做纪念的各种票还有烟盒,呵呵。打开电视新闻正在播抗日战争胜利六十周年纪念,我说给他听两人都兴奋到语无伦次的地步,对于日本,中韩绝对有很多共同语言。

相关日志:

像风一样自由       (图片非原创 泰顺泗溪南溪桥)  离开熟悉的城市  没有刺眼的光环环绕&nbs...
天高我独行-甘南5    出得小店已经快九点了,这里没有路灯,没有霓虹,没有晚上依然工作的地方,所以除了家用灯光这里没有人造的光,抬头看看,天空黑黑的,万不是我熟悉的那种天空,白天的雨气似乎...
旅行这回事    终于写完了,十足的流水帐,非常的稚嫩,自己都不忍卒读,但是是我无比珍惜的回忆,甚至都不想有任何人来分享,独享这孤独的快乐。   &nb...
“回到那片多情的海边,温热我的人生” 2...       我一直对破烂小巴士在不平坦的路上颠簸摇晃有种莫名的享受,每次到这种时候我就神奇的不晕车了。看着一些人上来,又看着一些人下去,在这种地方,商店总是离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