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中的日子

    进入九月,告诉自己该要求严格一点了,自知再不会有许多闲时来这里溜达,而我那刚刚过去的一次畅快旅行还没来得及留下点点应有的痕迹,为我多年以后的回味提供线索

    这几日食堂人暴涨,味道还是是在不怎么样,自然的,想起宁海白溪被胡阿姨一家收留的那个温暖的夜晚,和他们一家子吃的那顿其乐融融的农家饭,满嘴是笋干炖肉的香味。
    那日,8月15号,任性的我以及是我三分之二大的包,走在峡谷里经历了艳阳与暴雨,溪流与山谷,平地与陡坡,怪石与古木,游荡中被喜怒无常的天气折磨得衣服湿了无数次又干了无数次,满身狼狈和疲乏,无助之中还被告知我的原计划不可能得以实现,沮丧到极点,素昧平生的胡阿姨轻轻的四个字送来温柔的光:“去我家住”
    我所想的只是能有个平坦的地方搭我的帐篷,想也没想和山民们一起跳下了船,于是又爬了四十多分钟的山,倔强如我也最终同意一位大叔帮我背我那个爱也不是恨也不是的大包,而胡阿姨,以开始就抢过我手上的大袋子,坚持不让我拿。
    终于到达山顶,叔叔阿姨们看我喘得不行好心地停下来休息,我看到了徐霞客游记开篇的“人意山光,俱有喜态”。刚被大雨洗刷过的山青翠欲滴,栖息在叶片上的小水珠羞涩而调皮,偶尔滚到我身上算是招呼,脚下的白溪水潭已经被缭绕的云遮住,空气里弥漫的清新顿时让我贪婪。有这样的山,出过徐志摩那样的异人,断不该是偶然。
    更美的,是这山中的生活。
    跟着不太会说普通话的胡阿姨去到她家,立刻有个大姐从那看来深邃的屋子里迎出来,见了我,虽然有些惊讶很快适应,阿姨让我叫她嫂嫂,嫂嫂叫两个小孩来跟我打招呼。终于可以稳稳的坐着了,嫂嫂拿来毛巾给我擦头发,心里一热,赶紧闪开,说自己脏得很,嫂嫂朗声笑,脏了再洗就是了。刚擦完胡阿姨拿了梨来要我吃,嫂嫂补充说是自己种的,我一咬,真甜!阿姨的家前面是山坳,后面是山,左边是条通往外面的小路

相关日志:

“回到那片多情的海边,温热我的人生” 1... (再不来这个地方要长草了,原因有生活的变动,工作的忙碌,事关目标的迷茫,还有些身体不适,以及,懒惰…北,原来这个称呼是最合适的。呵呵,下面的东西陆续都在记录,只是总无法持续,后来就把之前的草稿丢弃了。...
旅社绿扬 绿扬是个旅社,在扬州。     之前只是看很多背包客推荐这里就在某晚摸到了这里,在一条很老很老的弄堂里,窄窄的,弯弯曲曲,一眼看不到头。它的周围有棋牌室、...
闲生六日 songlist#:53624 第一日 沙埕镇 打开中国地图,沿着海岸线一点一点的往北,认真看的话迟早能看到这个叫沙埕的不起眼的点。    一个渔村的日落,是在海鲜买卖声里慢...
麦先生和简太太(Michael&Jan) 遇到麦先生(Michael)的时候,我正坐在爱尔兰小镇Enniskillen青年旅馆的楼梯间地上啃一个又冷又硬的汉堡,天杀的这个旅馆要下午五点才能入住,在这之前居然没人在,也没人开门。那是下午两点,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