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中的日子

    进入九月,告诉自己该要求严格一点了,自知再不会有许多闲时来这里溜达,而我那刚刚过去的一次畅快旅行还没来得及留下点点应有的痕迹,为我多年以后的回味提供线索

    这几日食堂人暴涨,味道还是是在不怎么样,自然的,想起宁海白溪被胡阿姨一家收留的那个温暖的夜晚,和他们一家子吃的那顿其乐融融的农家饭,满嘴是笋干炖肉的香味。
    那日,8月15号,任性的我以及是我三分之二大的包,走在峡谷里经历了艳阳与暴雨,溪流与山谷,平地与陡坡,怪石与古木,游荡中被喜怒无常的天气折磨得衣服湿了无数次又干了无数次,满身狼狈和疲乏,无助之中还被告知我的原计划不可能得以实现,沮丧到极点,素昧平生的胡阿姨轻轻的四个字送来温柔的光:“去我家住”
    我所想的只是能有个平坦的地方搭我的帐篷,想也没想和山民们一起跳下了船,于是又爬了四十多分钟的山,倔强如我也最终同意一位大叔帮我背我那个爱也不是恨也不是的大包,而胡阿姨,以开始就抢过我手上的大袋子,坚持不让我拿。
    终于到达山顶,叔叔阿姨们看我喘得不行好心地停下来休息,我看到了徐霞客游记开篇的“人意山光,俱有喜态”。刚被大雨洗刷过的山青翠欲滴,栖息在叶片上的小水珠羞涩而调皮,偶尔滚到我身上算是招呼,脚下的白溪水潭已经被缭绕的云遮住,空气里弥漫的清新顿时让我贪婪。有这样的山,出过徐志摩那样的异人,断不该是偶然。
    更美的,是这山中的生活。
    跟着不太会说普通话的胡阿姨去到她家,立刻有个大姐从那看来深邃的屋子里迎出来,见了我,虽然有些惊讶很快适应,阿姨让我叫她嫂嫂,嫂嫂叫两个小孩来跟我打招呼。终于可以稳稳的坐着了,嫂嫂拿来毛巾给我擦头发,心里一热,赶紧闪开,说自己脏得很,嫂嫂朗声笑,脏了再洗就是了。刚擦完胡阿姨拿了梨来要我吃,嫂嫂补充说是自己种的,我一咬,真甜!阿姨的家前面是山坳,后面是山,左边是条通往外面的小路

相关日志:

“回到那片多情的海边,温热我的人生” 1... (再不来这个地方要长草了,原因有生活的变动,工作的忙碌,事关目标的迷茫,还有些身体不适,以及,懒惰…北,原来这个称呼是最合适的。呵呵,下面的东西陆续都在记录,只是总无法持续,后来就把之前的草稿丢弃了。...
山中的日子(2)     小路的两边郁郁葱葱的缀着竹子,翠得绿了我的眼,顺着这条小路走一段望下去,是那个时刻朦朦胧胧的松溪,就那么走着走着,恍惚间觉得自己会碰到白胡子的仙人,然后...
往西,往西,走到世界安寂(1) 有那么一段路,总想说点什么来纪念,却总说不出来,也许因为那是我走过最悲伤的路。在后来大部分都不能用悲伤来形容的时光里,实在也没有理由去碰触本来已经不吵闹了的悲伤情绪,所以就放着,放了三年多。不过这段关...
“回到那片多情的海边,温热我的人生” 3... 那个笑声穿透雾气的小姑娘就是她了。手里拽着两把沙子,随时准备攻击她爸爸。 随着雾气一起渐行渐远的还有望向海里时看到的不知名的小岛。除此之外,就只有海了。雾气从各处慢慢涌过来,渐渐什么都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