蓦然见三条

    一个梦。梦里到了在泰顺时想去而未能去成的犀溪,走了一条比仕阳更安静的碇步,居然遇到Shiuly,欣然同行,到了一座廊桥,仔细一看,赫然是三条桥的模样。醒来少不了笑自己的痴,梦里再见三条没有了初见时的颤栗和惊诧,多出的是些许从容的相思,心里明白,相思的不是那桥本身,而是那时那刻的山境,人境,心境。
    汽车在多于十八弯的山路上逡巡的时候,天上开始雷声阵阵。邻座的小姑娘告诉我刚过的台风刮倒了去三条桥路上的一颗大树,听说已经到不了三条了。初一惊,而后被我的自大压了下去,管它,走了再说。车窗外,远处的雷轰隆的滚过来,在我们上空炸开,我为这爆发的痛快欣喜,一面又为雷雨下登山的不便隐隐不安
    “先去我家坐坐吧,就在前面,雨过了再走,你的水象是快没了”邻座的姑娘说,我看看快空的水壶,谢着应了。姑娘的家就在山上,下车时,售票员拉住我:“三条桥还没到呢!”那姑娘忙跟她解释。她松了手,还是一副不放心的样子,喃喃“三条桥还在前面……”
    半小时后,山雷依旧此起彼伏,于是我料它只是纸老虎,决定走了。一家人送到门口,走出十多米,我还听到姑娘父亲在大声重复指点我该怎么怎么走,我的话已是多余,再次挥手示意他们进去。
    
    到三条桥的岔路果然比我想象的时间久些,我几乎要怀疑自己走错了路,而这盘旋环绕的山中只有这一条大路。终于看到傲然的一棵大松,一条小道斜进去,是通往三条的小路了。小路的感觉果然好于大道,双脚重新找回机动四轮无法替代的优势,一直走,突然撞见一群小羊咩咩叫着冲过来,似从天而降般突兀又平添些神气,最后拿着树枝赶羊的老伯露了脸,见我笑着点了点头。几分钟,羊和人都没了踪影,四周又只剩水流声,仿佛他们从未现身过
    走走停停,休息了好多次,汗多得我逐渐焦躁,转一个弯,竟有一小片荷花地等着我,彼此挤挤挨挨,欲说还羞的模样,最喜欢的是未开的骨朵儿,亭亭的立着,孩子般无畏可爱。这红的白的绿的粉的晃进眼里,不眩目却还是闭了眼,怕这美看多了要消失,不看那美就永远停在心里了。花地后有两幢木屋,翠竹当背景,鸡满地地走,一间屋中坐了个老奶奶见了我似是受到惊扰,转身上楼了。回头看来时的那个弯,一道天然屏障,隔出了这么个与世无争的地方
      
    穿过稻田,走走走,在只能一人通过的小道上,过不去了,右面是山,左面是山坳,前方是大概一米五长的断了的路。我原本想象的是倒了的树挡了路,却不料是那树原本是在路的一部分,一倒,就断了路。左试探右试探,还是沮丧,我呆呆地坐了一会儿,听下面溪水的潺潺,实在不想放弃,望下去是茂密的树丛,只略微瞥见水的影子。听到下面有人的声音的时候我简直要跳起来了。“嘿——你们怎么过去的?”我喊,树叶后露出几个头,是几个男子在筏木,喊回来“你等着——”丛丛丛,一晃上来一个十二三岁的男孩儿,站在我对面,呵,我的曙光!我把相机交给他,把身上所有的东西都卸下来,问他就这么放会不会挡者别人的路,他摇头,不大有人来。他这个教练还算合格,总之那之前在我看来跨不过的障碍已失于无形了
    难得不用背包,纵情于青山绿水,两边的山,相形不远,围出天,围出水,小心翼翼探向谷底,又是那么一个转弯,三条桥,蓦然地,就进眼睛里了,那么安静的,溪流之上,时光都可以停止

   就是一道灰色飞虹,丝毫不绚丽的,却也让人心跳狂飙了,它何来的那摄人心魄的气质?看了许久,读出孤独二字。这脚下清澈的溪流,它可以走得很远很远,可以到达一个宽广的怀抱,这两岸的山,延绵得很长很长,到得了人烟之处,而这桥,就这么静静的立着,看山看水,停留,又离去,这一站,就从贞观年间站到了现在。这一千多年的风雨,换得它这身完全不同于北涧溪东姐妹桥华丽雍容的灰,班驳、古拙、雅致。这里曾经是繁华热闹过的吧,不然怎用得着在这里建桥,它名三条,就因为曾是三条重要山道的会聚地,多朴素的名字,一如曾经的人心。而今,人迹罕至,守侯依旧。
   
    “三条属平桥结构,长26.63米,宽4米,离水面高十米,桥屋11间。”喜欢这灰桥头顶的一点点白,飞檐寮角,有龙形,透出一点刚毅的不甘寂寞。走上桥,踩在那经年的木板,发出“咚咚”的响,深的,重的。桥的另一断仍有供奉菩萨的小屋,看那忽明忽暗的香火,可知现在仍有善男信女在这里祈望。这个自古以来的祭祀场所好歹没有没了它的名。静立于桥间,夹着山野气的清风迎面而来,依稀看到浙闽商贾的往来穿梭,挑夫农妇的安然行迹,这桥廊曾满满的人声,那是多久以前的事了,如今,只有溪谷幽幽,只有青山默默。
    然后,看到那首写在桥板的《点绛唇》: 
  “常忆五月,与君依依解笑趣。山青水碧,人面何处去?人自多情,吟吟水边立。千万缕,溪水难寄,任是东流去。”
    ……  …… 
    是谁,在这里留下了这样的情思,定是因了这三条桥一样的寂寞,这位痴情女子可是在这里遭遇了命运的邂逅?在这样的风声水声虫声鸟声之下,这桥,与人相通的孤独
    于是,时间之外,我和这桥,我觉得,我们是朋友了…
  


   
    逗留了许久,也享受了许久如此别样的孤独,然而终是要离开的,终究要回到时间里,告别之后,回首以前,三条孤独的气质和灵犀已经刻进了心里,可以久久地怀念
 

相关日志:

闲生六日 songlist#:53624 第一日 沙埕镇 打开中国地图,沿着海岸线一点一点的往北,认真看的话迟早能看到这个叫沙埕的不起眼的点。    一个渔村的日落,是在海鲜买卖声里慢...
“回到那片多情的海边,温热我的人生” 3... 那个笑声穿透雾气的小姑娘就是她了。手里拽着两把沙子,随时准备攻击她爸爸。 随着雾气一起渐行渐远的还有望向海里时看到的不知名的小岛。除此之外,就只有海了。雾气从各处慢慢涌过来,渐渐什么都看...
麦先生和简太太(Michael&Jan) 遇到麦先生(Michael)的时候,我正坐在爱尔兰小镇Enniskillen青年旅馆的楼梯间地上啃一个又冷又硬的汉堡,天杀的这个旅馆要下午五点才能入住,在这之前居然没人在,也没人开门。那是下午两点,我...
不知岁月几何     告别三条桥,心有凄凄。来时一样的路,完全不一样的心情,有些东西驻进了心里,瞥见三条桥那瞬间滋生的情绪挥之不去…  &n...

蓦然见三条》上有2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