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音

    嘈杂的会场,耳机里突然响起这首歌,刹那所有喧哗退场,整个世界只有他的声音,周围依然很多人影晃动,都只是虚无的,背景
    要告诉全世界的爱情宣言,齐秦自己写的,彼时的他承诺要给王祖贤一个西藏的婚礼,多狂放、激烈、自信、执着的宣言,有多久了,现在的他形单影只,终究有很多东西是自己作不了主的。承诺,是多奢侈而脆弱的东西。想起闾丘露薇上次来学校,偌大的讲台中间她轻轻淡淡的吐出那句“一生中所能把握的,惟有工作……”
“  我相信咸咸的泪水
    我不信甜甜的柔情
    我相信轻拂的风
    我不信流浪的云
    我相信患难的真情
    我不信生生世世的约定”
 
我,相信轻抚的风,也相信流浪的云,不相信生生世世的约定,也不信患难的真情
    其实他的歌里最喜欢的是《夜夜夜夜》《狼》和他在《愚人码头》里的和声。《夜》的声音可以将人融化,《狼》有我想望的不羁,而《愚》里的和声有什么,我说不出来
    他的浪荡,他的不羁,现在还剩多少,有一些是被姐姐融化了,会伤人的部分不羁,这种削减是好的,因此他说终身感激的,是姐姐
    
    怎么形容对齐豫的歌的感觉呢,喜欢?不行。热爱?不行。崇拜?不行。那么,就说我是被她的歌征服的无数人里的一个吧
    并不觉得齐豫的声音有多好听,但是她的歌,她的歌,不用“天赐的”不足以表达那种魔力,不止赐予她的,也赐予听歌的我们的。
    因为《Starry Starry night》在我觉得索然的梵高的画面里看到燃烧
    因为《船歌》,每次坐船都能荡起许多朴素的遐想   
    因为《飞鸟与鱼》,深深认同了泰戈尔那段“世界上最远的距离,是鱼与飞鸟的距离,一个在天,一个却深潜海底”,从此觉得那是最凄美的情绪
    因为《一面湖水》,就冲动地奔上高原去看湖,然后发现心里蛰伏了那么久了流浪的因子
    因为《莲花处处开》,感念生活琐碎之外的安然超脱
    《欲水》《欢颜》《幸福》《story》…………
    
    难得,人间有齐豫

    

  

相关日志:

像一场平静的奇遇 第一次聽到《水色》是在前年四月的林芝,那個被稱作雪域江南的地方。那裏確實青翠,濕潤,南迦巴瓦峰,雅魯藏布峽谷,苯日墨脫,尼洋然烏,住著童話般紅色房子的珞巴人,還有我喜歡的米林小城,它很美,美得好像沒...
今晚,我要大声唱歌! 看宫崎骏的电影《龙猫》的时候,我第一次幸福得哭了,你要相信我那时并不是个爱哭的人。现在,听《阿淘和孩子一起下课啦》这样的音乐,我又一次觉得幸福,这种幸福似曾相识,如同当年看《龙猫》。我在想这是否就是...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