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之致

    想把这个小窝长久地隐起来,倒不是对别人隐而是对自己隐,因为要有很长一段时间不会上来了吧,可是想着暑假那些天的一些悸动还没有记下来,怕忘记,明知道是不大可能的事情,可是我贪心,连点滴都想拽着,我真是个麻烦的人呐咳,放着吧
    
    昨晚手机忘了关,很晚的时候收到泥泥男友马马的信息,说是谢谢我,换我半天说不出话来,当然知道他说的是何事,但由他来说这话不免唏嘘。真是个难得的人,明明知道自己女友爱的是别人,明明知道那是不应该,还可以这样包容爱护。只是,可以到什么时候呢?已经是异类了,这个世界,有人用心爱,有人用情爱,有人用性爱,有人用钱爱,有人用地位爱,有人只收不爱……若是与条件二字无关的,即是本能的,结果,管它!
    
    和Beauty煲电话粥,还是抢话,一抢就没完,然后傻笑傻笑,突然捕捉到些让我很欣喜的东西——我们有很一样的东西,问她知不知道是什么,她茫然:“是我们都很多话吗?”呵,她总是这么可爱!
    是我们对未来生活的设定,准确说,是对物质的要求,都不高,都觉得自己会是很安静做事的人,安然的、容易满足的,用大多数人的标准衡量没出息的那种,哈哈,小女子的志向。曾经在上海的繁华街头我们讨论过这个问题,那时她说我们走的是不一样的路,朝不同的方向,以后还能如此坚定的牵手吗?我说一定会的,因为我们之中没有人会撒手。可是那时候,其实我是心虚的,我不确定我们共同话语日渐稀少之后我们是否还会抢话,还会牵着手就是安定。

     

    曾经非常喜欢这首歌,可以听到全身的血液沸腾的地步,曾经认为只有这样的朋友才是友人的极致,不光是子期伯牙那样的知己,而且“一起闯祸一起沉默一起走,一起飞翔一起沦落,一起大声狂吼”再没有是什么比知己两个字更让我钦羡了,更何况在交心之外有一路同行的勇敢执着和利落,曾经对“惺惺相惜”向往至极。现在也还是——
    然而,友情还有另一种美丽,爱好不同,追求不同,话语不同,个性不同,但是天南海北的流浪背后一直有双关注的眼睛,闯祸,沉默,行走,飞翔,沦落……无论做什么,都有另一个在默默的支持,就是知道若有一天其中一个发生了意外可以走得很安心,不用怀疑在这世上留着的牵挂会有她去继续牵挂,未完成的责任她会尽到
   
    我们的交往决不是君子之交淡如水的类型,而是两个小八卦的嬉笑怒骂,我们坐在步行街口看人,猜想每一个引起我们注意的人;我们每日在九曲桥相见,好可以一起走到学校开始一天;我们的家并不近,于是每日绕路一起走,那样可以在一起多呆些时候;当校园爱情青涩果实长出又将掉落的时候,一千三百公里的距离亦没能挡住要在另一个怀抱里才会觉得安慰的冲动;假期回去,有人会替没回去的看望该看望的……
   
    当我的外公去世时,你哭得比我还厉害;当你说你和陈又在一起时,我几日阴霾的心情瞬时晴朗起来……
   我们都不是君子,是实实在在会哭会笑会发脾气的姐妹
   
   因为有你,原本就很幸运的我觉得更感激上帝他老人家
   因为这感情太多太重,我有点语无伦次
   因为知道你不会看到,所以我郑重地说谢谢。你若知道会和我争
   
   

相关日志:

陪我歌唱 睡得不好,天还是黑的便醒了,听了一段别人推荐的阅读周嘉宁《一个人住的第三年》,看这位文艺女青年和食物的纠结和自我陶醉,心里窃笑,才一个人住了三年而已,已经这般自我怜惜。随即想起我走出一个人住的状况之后...
收信快乐 深夜,按错一个键,邮箱回到很早的一个页面,看到有在拉萨时候写的信,惊讶我居然还写过这些,我看那些稚嫩,想抓住一点尾巴。也把我带回我一直想不起但从未忘记的一段时光。我还是很喜欢写信收信,写信收信都快乐。...
秋灯琐忆 第一次看到《秋灯琐忆》是初中时祖父从图书馆拿来的书里,想必是和《浮生六记》放在一起的,我拿起来翻了几下。尚不到豆蔻之年,少年的心跳跃而伤感,只会被风起叶落的纤细忧愁吸引,看不得这寻常日子的文章,加之古...
坐看云起时,岁月静好    突然就闲下来了。我从没有跟别人说起过,在匆忙地从西藏转到上海之后,每一天在上下班高峰的地铁,被挤在浑身有形无形防备的人群中,我脑袋里填充的是无边的蓝色,那是西藏的天和水的颜色...

友之致》上有2条评论

  1. 除了感动 无它话 ~ 该说什么好! 想看见陪我到最后谁是朋友 你是我最期待的那一个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