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岁月几何

    告别三条桥,心有凄凄。来时一样的路,完全不一样的心情,有些东西驻进了心里,瞥见三条桥那瞬间滋生的情绪挥之不去…
    
    回到放包的地方,砍柴的一个大叔坐在那里喝茶,见了我微笑问要不要喝,说就是山上野草泡的,沁凉的,喝一口,一点不假。这山路窄到只容得下一个人通过,大叔为了让我过抓着下边山谷斜刈上来的树往山谷方向悬空地闪,我一惊,脱口而出“小心!”大叔很不以为然,在这山里他不会有事。也是,他与这山这么亲近。我通过,他又帮我把包放背上去,“你一个人来不怕?”
    “不怕,因为你们都是好人呐”
    他朗声笑:“我是说一个人不方便,而且这山里有蛇”是了,他们的思维里不大会有人为的甚么危险吧。我告诉他我带了蛇药,他不屑,“蛇药?真被咬了有屁用,一样不好走了!呵呵,小心点”
    “嗯”……这三条桥虽然孤独却是不会寂寞吧,有大叔这样可爱的人与山谷溪流同在
    
    走回到大路正好四点半,很现实的问题是不知道最后一班车已经经过了没,前顾后盼,有山下的水声入耳,除了静还是静,除了树只有空气。雷声还在断续,想着今晚是不是会完成在宁海没能做到的露营,只是刚才一路并没有看到足够搭帐的平地。
    坐在路边不知过了多久,哼了多少遍《像风一样自由》,终于听到非水的声音。隔几秒没了,过几秒又出现,该是是车来了,这盘旋的山路,随性的蔓延,没有章法,所以声音时有时无,苍木层层,清清悠悠,看不了它的全貌,听车声近来又驶远,再近,再远…那个时候的等待缥缈而淡定,都是山赋予的旷味
    
    终于到了洲岭,一个和它名字一样美的乡。住宿的地方是这里唯一提供这服务的,屋子的主人是个乐呵呵的阿姨,很生活的人,从不染纤尘的房间和简单细致的摆设可见一斑。我住的一间竟是她女儿的房间,怪不得,怪不得完全似家不似旅馆。在这里和两个上海来的旅人相遇,冯冯和小雪,不用多话,一种共同的惬意已经彼此心领神会。放下东西,漾着蒙蒙的雨一起去访毓文桥。
    洲岭,说是一个村子更合适,所有在这里生活的人都彼此熟识。我们一路走,走过的都是黑瓦木质的大屋,看不出年代但看得见沧桑。南宋皇帝为首的大南移使这原本的蛮荒之地有了人迹,远离尘世烽火纷扰,又因山多境远,从此进出者稀,安然繁衍,积出了贫穷却也在灵性山水间练就了安之若素的胸怀。
    屋顶虽然都是飞檐翘角,姿态却大不相同。偶尔还有明清官人的宅子,如今都是过日子的寻常人家,有个别门把大环上挂着大铜锁,老人不在,年轻人去山外的世界了.然而这样的是极少数的,其中的大部分后来又回来了,这个有吸引力的地方可以抵挡多久的外力?毓文桥的存在对于外人的吸引是福还是祸
   
     一直走,村落的尽就是毓文桥了,没有看见三条桥时那样的惊诧,它是温和的,文静的,没有三条桥那样的傲气和不羁 ,却因了桥边相依相伴的班驳古松更添了些娇羞气,一如偎依祖父的可人儿。这建于道光的毓文是三层阁楼式,桥身一样没有一颗钉铆,三层顶错落有致,细致婉约,第二层是文昌阁,阁外香炉至今烟雾缭绕。
    与三条桥最不同的是,这是生活着的桥,它的西边是层层的田埂,时值黄昏,带着斗笠的农人散在田间,和谐得我不忍走近打扰,远一点,农人的家隔田相望,再远处,重重绵绵的山,勃发的绿,挡去了铅华,圈出悠远的宁静。刹那,激起了心里那个男耕女读的遥远的梦……雨丝飘飘荡荡,恰成扯不开的纱帘,欲说还羞 
    
    我们都无语,只能无语。桥下淙淙的流水上方,几只绿色的蜻蜓翩然掠过,这种我长大后再没见过的精灵,久违了(或是我曾经视而不见?)桥上,扛锄头的大婶与另一面赶着牛过来的大叔大声说着什么,哈哈地过去
    恬静的毓文,在这样暮烟蔼蔼的环境里,你怎可知三条桥的孤独……
    
    入夜。没电,漆黑一片
    楼下家家户户搬着小凳隔着小街说话,孩子和狗的声音阻止了寂静
    楼上面,我们,刚认识的朋友心意相通,望着没有尽头的黑,不多话,冯冯,竟然是我已经毕业的同门学姐
    
    终于,人声慢慢隐去
    在一个人的房间里,穿过几乎占据一面墙的窗户,望着巨大的黑暗,不时的闪电划过,远处的山的轮廓时有时无,若隐若现。我反复听这首《莲花处处开》,窗外的闪电幻化成另一个世界的讯号,渐渐,不知人间岁月……
    

   一念心清净
       莲花处处开
           一花一世界
               一土一如来

相关日志:

天高我独行—甘南3     开始寻访临夏的美丽的清真寺,的确,没有让我失望,对于毫无宗教情结的我来说看到圆圆的向天刺的顶和光洁的柱子就已经很满足了。清真寺大多色彩较多,时不时还可以...
曲卓 (这可能是一篇很长的流水账。可是如果不记录,总有一天它们会变成带着模糊光斑的记忆影像而已。) 作为金庸迷,小时候对雪山是有过想象的——俯仰之间,可观鲲鹏展翅;待大鸟飞走,片刻之后再举目遥望,惟余宇...
闲生六日 songlist#:53624 第一日 沙埕镇 打开中国地图,沿着海岸线一点一点的往北,认真看的话迟早能看到这个叫沙埕的不起眼的点。    一个渔村的日落,是在海鲜买卖声里慢...
天高我独行-甘南9  往后,看不到黄河来时的路,并没有我期待中的“黄河之水天上来”,向前,黄河渐渐与天唯一,实在不知道从哪里开始披上那么黄浊的衣裳,是人类文明踏足之后吗?想这个与黄河...

不知岁月几何》上有6条评论

  1. 今天在我的博客访客里看到了你 我就过来看看了 没想到你跟我以前用的那个模版是一样的 我异常高兴 忍不住给你留言了哦 祝你天天开心

  2. 我很喜欢这首歌,让人心静。让我想起了当年去山里玩,在一个只有一个僧人和一棵老栗子树的小寺庙里听到的《大悲咒》。

  3. 如临其境!家乡有一个很有名的佛寺,去外婆家小住便常听佛钟,真不知世上千年啊!

  4. “渐渐,不知人间岁月……”这句话才是其中真味啊!!!让人有种“欲辩已忘言”的境界啊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