涅磐

   我以为我大概永远没有勇气写这个话题,可是现在我写了,这证明我终于接受了南方周末的转变。我成长了,也麻木多了
   那些金子一样的日子,闪亮得让人不敢相信。——陈菊红在《离开》里这样写道
   那何尝只是他们的金子般的日子,对于我这样的人也一样,闪亮得让人不敢相信
   没看过那个时代《南方周末》的人觉得对一份报纸这样的感情很可笑,如果我没有,我也觉得,那个时代,是97年到99年江艺平的南周时代,那个时代,是一份报纸影响一个国家的神话,在这样一个国家
   “你看见我们的时候,我们在纸上,你看不见我们的时候,我们在路上”——
    是,郭国松为了调查列车上的不法行为居然被列车员毒打一顿;李玉霄多次深入突发事件现场,已经成了一个“灾难记者”;杨海鹏,受到温岭黑帮的数次威胁;寿蓓蓓,跑到山西采访艾滋病,被人跟踪,笔记本都被迫扔掉了,凭着记忆把稿子完成;赵世龙,寻找驼峰航线旧飞机差点命丧云南;尹鸿伟在“金三角”屡次遇险;孙保罗,因为“报道了贵州省的负面新闻”被当时的贵州省委书记刘方仁列为“不受贵州欢迎”的人;长平和周浩在内蒙古采访时,在沙漠里翻了车,周浩被摔出车外,运回广州,方三文就赶到内蒙,接着走下去,完成穿越风沙线的报道……
   所以,习惯于报纸的歌功颂德的人们突然看到了真相,许许多多令人发指的真相
   不只是是真相,还有勇气,愤怒的勇气,同情的勇气,热爱的勇气,习惯了逆来顺受,突然,自己思考
   
   一群理想主义者在看似文弱的江艺平带领下书写新闻神话
   江艺平,用李玉宵的话说是拥有‘桃李不言,下自成蹊’的感染力。当然,多少黑势力,多少官家的施压,多少组织上的命令,多少朋友的“托付”,就被她貌似沉默的坚持抗了起来,那些在别的报纸上永不会有一席之地的文字可以在南周上出现,因为,南周是,让无力者有力,让悲观者前行
   于是,这份报纸一度成为了中国报纸当仁不让的精神指针
   
   南周曾有这样一封读者来信,信旁边贴着一个手工做成的扇面。大意是:
  “我从你们的文章里知道,你们是一群为民请命,不畏强权,铁肩担道义的好记者。我知道你们经常面对各种引诱、压力、威胁,甚至是凶狠的报复,但是作为一个80高龄的老人,我尽管很想,却无法拿着武器跟在你们后面去保护你们,保护你们就是保护这个社会的良心……我无法表达我对你们的感情,只能够在这个自己做的扇面上写下你们的名字来祝愿你们健康幸福。”孙保罗说,我站在那里,热泪横流,因为感谢上苍,我这一生终于有了可以值得自豪的最珍贵的奖励!  
   南方周末,曾经是心里怎样一个巍峨的高峰,因为她的存在,追求有了标杆
   可惜,她终究没能等到像我一样的人真正可以向标杆迈进
   她承载的所有梦想在那一年坍塌
   1999年,江艺平离开,2001,所有那个班底的人离开,众所周知的原因,这样的报纸,这样的国家不允许她存在
   
   她还叫南方周末,但已不是南方周末,我无法用审视、不信任的眼光看南方周末而做到心平气和,所以已经很久没特意看
   冰*点也已经几易主编,李*大*同的名字也绝对变成了敏感词汇(所以中间加了*)
   万马齐喑,整个社会只有一种声音
   
   这支曲子,几年前一个朋友在电话里花一个小时时间讲述他从这音乐里听出的故事,一只夜莺飞过荆棘森林,越过汹涌海洋,迎风而死又浴火重生的故事,于是这鸟儿的歌唱从此在我心里代表了——涅磐
   理性的讲,南方周末不可能复活,却还是愿意欺骗自己说她是要涅磐的,还是希冀着,有别的声音能挺立起来也好,成为南周的更生,那不仅仅是一张报纸的重生,也是一种精神的复活

涅磐》上有10条评论

  1. 好久没关注过南方周末了,大学时候看过,感觉还不错,挺有思想,挺有见地的。现在什么样不知道了。

  2. 啊 你的睿智 让我吃惊阿 谢谢的 我知道歌的名字可以去找了 谢谢 希望可以看到你更多思想的火花

  3. 真没想到你会对一份报纸有如此深厚的感情。我那时候看南周只是觉得它的思想性比较强,很有见地,很有风格,没想到会有这么多故事。

  4. 可能因为我更消极,所以,我不能如你这么勇敢,但是,我也深深为那个时代而感动。实习的时候,做的就是暗访,那是更深层次的绝望,当我每天在表层忙碌的时候。

  5. 你的文字犀利而又理性,,,令我心寒!希望能有更多的人站出来,跟你一样,让媒体不再沦为一种工具知道你为何曾经对南方周末情有独钟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