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黄了

    又是一个桔黄喜熟的时节,每年这个时候都有那么些时刻恍若回到青涩懵懂的当年。那片桔子园,是我的秘密领地,每次我想一个人的时候都会收留我的地方,与学校一墙之隔,那个时候,是初中,那面墙自是挡不住我这种野蛮人的
    
    那时我们是一群多情绪化又善感的孩子,某夜倚着栏杆就着星光,你说,唱首歌吧。我就唱了,一首许美静的,唱完发现你竟然流泪了。那些莫名的青春期的干净的愁绪,是要把自己都感动的,那样纯粹的毫不掩饰的让它自然而然的流露。我们又是那么亲密,真正的朝夕相处。因为是全日制要上早晚自习,我们顶着星星做早操,淋着月光说再见。那时的埋怨现在全是怀念,我们的集体是真要粘成个家了。我们在集体跳绳比赛要到的时候用上课的时间去练习然后参加的人脚上都长了泡,还嘻哈的继续完全不当回事;我们在小Y要转学时为他办送别会让他感动得希里哗啦;我们在别的班统一看新闻的时间把班里电视调到动画片;我们从初一到初三都集体玩集体游戏,攻城跳皮筋,让高中部羡慕得下课很重要的事就是看我们玩;在别班的班会是思想教育型时我们的班会是游乐场……那时的我们,真是不知道什么叫疲惫什么是害怕
    
    而我,总是很凶,任性又专制,惹来男生接二连三给我起外号,先是武则天后是慈禧再是那拉氏,当然是背地里叫的。一天晚自习之后操场上一群男生边走边开我的批斗会,说我怎么怎么泼辣,我在后面竟然浑然不觉,等到我没忍住喷嚏被他们发现,惊得立马散人…呵呵,真的是凶得有一定程度了。那时多年少轻狂,真以为张开双手就可以拥抱整个宇宙。所以一直以为男同学是很不喜欢我的,直到后来回到妈妈身边在桂林上高中和我联系的男生并不比女生少,才发现很多是青涩的误会,轮到自己不好意思,曾经那么凶巴巴地对人。高一的时候收到的二十九张一模一样的明信片,初中学校出的我刚好背面出现在在镜头的那张,张张都安好的躺在我的宝贝箱里。我几乎没有回信,是因为我说不出话,但是那些卡片那些信在我高一正在自闭的日子里有着怎样的安慰
    
    桔园已经没有了,那块地方已经属于学校,现在是假山喷泉亭子花园之类。那里再不会在秋天有挡不住的桔香,我们再聚首也不再是那群无知无畏的率性少年,和那片桔园一样,永远只在记忆里
    照酒,你再不会听谁唱歌而不管眼泪了,每次问你好不好你总说好,可为何我总感应你怅惘无助的情绪,你一个人在广州那样脏乱的城市怎么可能总是好的
    猫,听说你在你的学校已经是“明星”类的人物,可为何我再寻不着当年你清澈的美丽,你在另一个方向与我渐行渐远,再不是那个有点小情绪会打长途来撒娇的疯丫头。当年偏执的你和我都看不见棱角了,我的内化到了心里,你的,似乎已经消失.很久没联系,你在我陌生的地方成长
    千雨,你的成熟让我惊讶又钦佩,当我得知你父亲去世没忍住眼泪,你弟弟还那么小妈妈身体又不好,你却平静地安慰我“放心,我会坚强”,这是那个柔柔弱弱的小女生吗,岁月如雁过寒潭,洗练得你有太多值得我学习
    萝卜,朋友里你最懂我,即使我什么都不说,你总能理解,不论我前进或后退,在这个浮杂多尘的世界里想到你总让我觉得清新,有你在身边真的很好,甚至,因为你的美好,我不大可能对现实太失望
    还有汪汪,喜鹊,梨子……当然,还有占据重要印象位置的小Y,正在剧烈成长的小Y
    
    拉拉撒撒这么一堆琐碎的话,实在是情绪来了,这种眷恋扯不开吹不散,在半个月亮的晚上如它清冷的空气如影随形,有些往事不愿想起,有些往事害怕忘记,不管是哪一种都是我的财富,一点点让灵魂丰满起来。E说我们的青春已经要过了,我说我的还在,因为依然相信这个世界有无限可能性,美好在一点点的累积,虽然不再觉得可浪掷的青春是那么的悠长…
   
   谁知道呢,当下的每一个瞬间都将成为怀念的对象,不如抓紧了,不想等到回头的时候总是发现幸福青鸟在刚好够不着的过去
     
     

相关日志:

秋灯琐忆 第一次看到《秋灯琐忆》是初中时祖父从图书馆拿来的书里,想必是和《浮生六记》放在一起的,我拿起来翻了几下。尚不到豆蔻之年,少年的心跳跃而伤感,只会被风起叶落的纤细忧愁吸引,看不得这寻常日子的文章,加之古...
和自己在一起 我把巨无霸型腌过的猪腿肉切成薄片,假装它是培根,放锅里煎了,可是它真的不是培根,没办法那么薄,也蜷不起来,煎好就是厚薄不平的白白的样子了。然后我把橄榄面包切片,底上抹上薄薄一层黄油,煎了一会儿,面包底...
梦呓     我在潺潺溪流边散步的时候    捡到一颗小星星    她发着微弱的光&n...
生如夏花绚烂 我的外公叫“永明”,他说我妈妈是“立”字辈,我是“正”字辈,我的外甥侄儿们是“大”字辈,如此,他定下了四代人名字中的“永立正大”。 外公在我幼年的印象中是面目可憎的,因为他“凶”,我小时候讨厌的...

橘子黄了》上有9条评论

  1. 美文!实在是为你现在所拥有的财富而感到无比的羡慕,总觉得你想比同龄人,拥有的太多……

  2. 哈哈,和我初中的时候差不多,不过我那时候不是班干,可以更疯一些,上课带头扰乱课堂的就是我。我们学校也挨着一个果园,这个季节上体育课最好了,我们可以“一不小心”把球踢出墙外,然后就有数条好汉翻墙而过去捡球,结果往往每人带回有好几个梨而把球往在果园里,于是再有数条好汉翻墙而过……

  3. 呵呵,我老是不现实地想:人要能永远都不分离就好了。同时也很现实地想:我们总要分离的。

  4. 看着看着,好像是回到了我的初中!那时的我们多少有些相像吧~那时是我宝贵的回忆,只是那种快乐不再回来…..不过我们学校除了果园还有河~这让我想起学校停水时,咱班女生在围墙外的河里洗澡,而男生在另一边守着放风,哈哈!那时的单纯真的是无懈可击!谁也不会忘记!xian

  5. 宜,你的文字让我那颗沉静的心跳动起来了,那些画面,那些感触还是鲜活的,记忆中有你,真好!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