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浪之水

    终于完成了!这是第一次为学习相关的事熬夜,居然还没有睡意,那么我们聊聊吧,荼荼,几天前在你那里看到的《写在记者节》,于是好有说话的欲望
    
    记者是什么?
    记者是惟恐天下不乱的人;
    记者是抬头看高官、低头看平民的人;
    记者是到处开会到处吃饭,然后还拿钱的人;
    记者是车马费、润笔费占重要收入内容的人;
    记者是每年末《新闻记者》十大假新闻的捏造者;
    记者是可以把广告当成新闻来写并发布的人;
    记者是拿小事炒作、大事听指示的执*政*党的喉舌;
    记者是打着“忠实记录”的幌子,心里掂量着己方利益来写字的人;
    记者可能是年纪轻轻就已经大腹便便的男人,那是吃的;
    ……
    是这样吗?是有,而且很多很多,但,远不是全部。荼荼,你一定和我一样对这个行业充满了景仰,然后失望,失望,失望,但是不要绝望,失望是好的,因为有期待,因为不麻木
    
    去年河南有个电视台的热线记者曹爱文,接到电话说有人在河边溺水,赶到现场发现溺水女子还有救而她自己有学习过护理的背景于是就立刻放下摄象机对女子进行急救,而女子终究没能救活,曹爱文哭了。——就这么一件事迅速在网上得到热传并引起讨论,赞扬声一片,曹爱文是“中国最美的记者”这样的观点不绝于耳。我很难过。曹爱文当然是好的。可是,当面前有人需要救助而且这救助关乎生死、而自己刚好具备救助条件的时候,放下其他来救人不是人的本能么?可是因为她是记者,这件事后她受到如此高的赞誉,足以见得,在大众心目中记者已经沦丧到了何种地步,才要把评判的标准降到如此之底!
    与此相应,新闻专业的学生也名声不佳。前几天因为论文需要我在网上发送一些问卷,好几个拒绝的理由是“我讨厌学新闻的!”!我无语,但我理解。实习的时候,某些同学跟着老师拿了红包收了礼物还引以为荣,这是事实。
    
    但是你说,这是个多么崇高的职业!崇高,你用了这个词,是的,不管现实是怎样的,在我心里也一样这么认为,尤其是调查型的,很羡慕你实习的时候参与的是这一领域。职业本身是崇高的,只是从事这个职业的人让它蒙了尘。
    
    这个社会,有太多太多既得利益集团;这个社会,有太多太多或明或暗的浅规则;这个社会,有太多太多黑箱,有太多太多不公,多到连只用眼睛看都需要巨大的勇气,常常在看到的时候忍不住闭上眼,直视,太残忍了!而这样的一个行业,本来是要直面真实的行业。你说可能要离开,我理解。我一直在想,一直在想,学了多久就想了多久。
    我们的国家,有太多太多的中国特色,这个行业也完全渗透了这一点。你有没有发现在《中国新闻工作者职业道德准则》里赫然写着这么一句:“ 保持清正廉洁的作风”。哑然——清正廉洁?这个词不是对拥有权力的人才能使用的么,居然用在这个行业的职业道德里,那么摆明了在我们这样一个国家,记者竟然是一群拥有权力的人!中国特色。我们的国家是洋葱型的结构,洋葱头最上面的人在光鲜着,放肆的笑着享受着,洋葱头的底部有很多欲哭无泪的眼睛,欲说还休的嘴巴,温饱还是个问题
    这沧浪的水,实在是浑浊得很。屈原说“安能以皓皓之白,而蒙世俗之尘埃”好气节!(我想你的可能离开多少有这个原因吧)之后渔父说,“沧浪之水清兮可以濯吾缨,沧浪之水浊兮可以濯吾足” 这话让我困惑了好一阵,因为把这句话送入我思考范围的是小说《沧浪之水》,它对这句话的诠释是适应社会大环境,随沧浪之水而改变,从而获得安宁。后来我终于发现这句话还有另外一种理解:沧浪的水,用来濯缨也好,濯足也罢,水自是水,缨在汝首,足在汝身,怎么用取决于你屈原,为何要为沧浪的浑浊了了性命。所以我大概是不会因为这个原因离开的,跃入沧浪之中我再怎么努力大概也只能是一个小水滴,但我想这颗水滴会尽力保持清洁。
    “高山仰止,景行行止,虽不能至,心向往之。”——如果有天我要失去自我,请你对我说这句话
    
    荼荼,有人对你说这是个不适合女子的职业,我曾经也认同。我曾经很希望自己是男儿身,那样我可以走更多的路,去到更远的地方,拥有更强健的体魄和保护自己的能力。可是如果有下辈子,我还是愿意我的性别是女。我相信女子有着许多男性不可能有的体验,从事这一行业也一样,比如细腻和敏感,比如更可能有情感的共鸣,比如对于陌生人更有亲和力……
    荼荼,你是个美好又娟慧的女子,你说因为对这个职业的不确定所以你可能会离开,因为不想玷污她,你是对的,我因为不确定,所以想继续走,大概也是对的,你会祝福我吧,我尽量不玷污她,呵呵。有人说我好老,大概因为我某些与年龄不相称的心态,有人说我好小,因为我总是冲动,感情又总是太热烈。我是喜欢这种冲动的,并想一直拥有。上面的那些话年纪稍长的人也许会觉得很可笑,这是多不谙世事的孩子话,多傻啊。对了,就是的,这是我和你,两个孩子的对话。等到我们不再容易激动,不再敢于说孩子话,事事算计可能性,我们就老了,那时再看这些话,怕使连笑的冲动都少了。
    
    抬头看看吓一跳,居然已经说了这么多,原以为这些会只在我心里运动而已。呵呵,抬头看看,居然已经有些蒙蒙亮了,东方将白未白,这是个美妙的时刻:
    曾经有一天这个时候我在宁波的火车站广场,我已经在那里逗留了三个多小时,我看着黑夜慢慢淡化,看着广场上的流浪汉在不怎么安稳的一觉后起来,看着环卫工人开始为城市清洁,看着光明一点点的降临,看着路灯陆续的熄灭,看着周围的高楼开始接受太阳的温抚,看着街上渐渐多起来的人——看着这个城市在这个时刻苏醒  
    
    有一天早上我很早起来去还很清洁的黄河看日出,迟了一点点,于是我在车里看到东方水的尽头处红云一片,云后力量涌动,蓦地,几乎是一瞬间,云破日出,一轮红日蓬勃升起,火一般的跳耀,染红了整条河,黄河醒了
    
    一直记得在《飞跃疯人院》的最后一个画面:装疯多年的大个子终于勇敢地砸碎了疯人院的窗户,破窗而出,在荫荫绿地上,浩淼天幕下,黎明破晓时分,奔向远方——那
是一个人的苏醒,一种力量的苏醒
     你听这首歌
   

    现在,我这里的太阳也要升起了

相关日志:

虽不能至,心向往之    初闻陈晓旭出家只觉得这是她诚心向佛的必然结果。这个将林黛玉塑进了灵魂的女子依然可以激起对87版电视剧红楼的怀念。那个时候,中国人也是可以那么认真纯粹的制作电视剧的,...
信神不信神 窗外下着淅沥沥的小雨,一盏披着树叶的路灯孤独的站在雨里,柔和的黄光一缕缕的晕出来,撒在草地上,有藤蔓将要爬进我的窗台,也带进了水气,凉意跟着浸进来。现在本该是我痛苦研读Malinowski的时间,可是...
我不想是一个混蛋     很没有想到《你不是一个混蛋》有人看,而且看完,而且有所触动,而且相对于我非常少的博友人数来说我得说是不少人——因为它那么长,又离生活似乎那么远,呵呵,这让我有些温暖,对,是温暖,有人在为同样的...
我的二零一一 转眼已经2012年2月中旬了,最近有些焦虑,早上醒来突然想起去年的美好状态还没记录就已经切换回焦虑的正常人生状态了,很为2011年的自己不值,翻出去年底写的总结草稿,基调多美好简单,和现在的状态大相径...

沧浪之水》上有4条评论

  1. 现在突然觉得学新闻的好可怜,而真正忠于这个职业的人好伟大。难以想象以后说着言不由衷的话的样子,更不用去说用谎言去遮掩和欺骗了,真为你们担心。还是改行跟我学机械吧!

  2. 所以我是如此喜欢你,相信你会有足够的力量。因为孩子的热情和大人的责任让你从来没有放弃过,因为你也让我更艰难地审视自己,我不想因为畏惧而退缩,我更不希望我的放弃是因为潜意识的退缩为自己找的借口。所以,我会一直站在你身后,看着你前进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