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蝴蝶》背后

    知和社放了部电影,《蝴蝶》,讲女同性恋的,情节并不复杂,我可以接受同性恋,但是还没到为同性恋唱赞歌的地步,本身他(她)们也只是普通人,不需要唱赞歌.我很惊讶的是在这部电影里居然看到了六*四的画面,那场政府全面封锁消息的运动,并且很坚持的认为,导演是刻意将这场运动插进来的

在我的印象里这是第一次直面那场运动,看到激情昂扬的学生在广场上坚持,看到香港的学生走上街头宣讲,看到一位老太太颤巍巍地走上司仪台发表自己对学生的支持,看到在天安门那些不知死为何物的学生终于在冲进来的荷枪实弹的解*放军面前展现手无缚鸡之力的悲哀,信念遭到致命打击的悲哀,看到在香港的学生走上街头支持北京被捕的学生然后也被捕,最后,是无数个关注这场运动的香港学生中的一个在听到天*安门的那场运动被镇压消息时无声的留下的眼泪,脸上凄厉的表情—-那场运动,对这个并没有参与其中的学生产生了一生的影响,在她的花样年华切断整个世界的美丽.她,只是那个时候的无千千万万个学生之一

我们的媒体一直都习惯于宏大叙事,我们习惯于听到一场战争一次矿难死亡的人数,并且大概会对9*11*纪念日上总统将三千多个死亡名字一个个的念出来觉得厌烦和不解,那是,我们习惯了冰冷数字的同时完全忽视了一个个活生生的生命的高贵——我也是,如今煤矿报道多到其死亡人数对于我来说已经麻木到只是数字,只是数字,不是人,没有血液的流失,没有垂死的挣扎,没有一人去世之后整个家庭可能遭受的重击.我会感叹,会难过,但远远背离了那是与自己一摸一样的生命消逝的感受,我为自己悲哀.除了数字,我们能不能说点别的.每次事故报道之后例行公事的有经济损失多少多少,人呢,命呢?

扯远了,这场运动对我们这个年纪的大部分人还有一点点影子般虚无的了解,但是比我们稍年少的大概就以为从没发生过了,这正是高层的意图,这是很符合逻辑的事,站在那个立场上这是应该的,但是在那些个要求正视人最起码的权利的学生的立场上这是可悲到极点的.这两者明显是矛盾的.于是问题是,为什么一开始政*府与民的立场就天然冲突着?一直都觉得70年代生人较之80年代生人大气得多,有责任感得多,有理想得多,敢为的勇气大的多,大概是80年代生人学得更乖了吧,在某些方面我们是乖乖的一代.我们心甘情愿生活在一个被外人看来是信息监狱的地方,大概和我们眼里的朝*鲜差不多.事实是,我不理解谁会对政*治感兴趣,那些权欲纷争多脏啊,但是它偏偏最大程度的影响了我们的生存环境,真的可以视而不见么?我们的国家在进步,真的,不然我不可能在这里写这些,只是,我还是想发发牢骚之类来表达我对祖国的热爱

好吧,我也不知道我要说甚么了
“当他们屠杀犹太人时,
我没有作声,
因为我不是犹太人;
当他们屠杀基督徒时,
我没有作声,
因为我不是基督徒;
当他们来抓共产党人时,
我没有作声,
因为我不是共产党人;
后来他们要杀我,
已经没有人能为我作声了”——德国牧师马丁尼莫拉

附网络无形边界一段:
通过光缆传输的信息需要经过真实的国*境线。中国一共有三条光缆主线,中国的网络就以此来和世界连接。中国政府要求管理这些网络的公司设置路由端口,在国内外网络的交接处。其中一些设施是由sisco思科公司提供的,一家美国公司,作为中国的新审*查员.如果你用北京的一台电脑进入一个服务器在芝加哥的网站,你的浏览器就会发出一个请求,这个请求就会通过光缆传到审*查的路由那里,然后被检查。如果请求的网站在中国政府的黑名单上—长长的名单—而且还在增多—请求被拒绝。如果请求没有被拒绝,路由接着就会检查所请求的网站上有没有敏*感词汇。如果网站包含一个类似“法*X”或者198*9XXX之类的,路由就会阻断信号,回到网吧,你就会看到浏览器给出一个错误提示。这个过滤系统的复杂程度让人惊讶,可以让某个网站的一些网页通过,同时封锁一些页面。

注:请勿留言。

相关日志:

很多个你,很多个我 杨德昌电影《一一》(A One and a Two) 好大的野心啊,这个导演。看的时候我这么想。想起了朱天文的《荒人手记》,作者/导演似乎是想把看到的整个世界都装进去。三个小时的电影,数不清有几...
乱象     有意无意的,几乎每天都听得到关于台湾“倒扁”“挺扁”种种斗争的热闹,看到媒体截取的关于倒扁气势甚焰的画面...
恶之希望 1984年的东德,集权政治的时代。近十万的全职员工,二十万的线人——巨大的秘密警察网络史特西,正如日中天,所有的东德人都被这张网笼罩着。卫斯勒,这个特务机构的优秀员工典范,同时也很荣耀的担任秘密警察的...
雪夜暗香 这不多的一点回忆,将来是要装在水晶瓶里双手捧着看的。”——不记得张爱玲的原话是不是这样,能肯定的只是三个词:回忆,水晶瓶,捧——多聪明又多荒凉的感叹,水晶瓶子确是珍藏的好地方,很喜欢这句话,不过其实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