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南山

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
                ——多少有田园情结的人向往的清妙,我们亲近过,离开,那时的南山就是我们仨的了。
    
        南山是位于湘桂交界处的一个四季常青牧场,产南山奶粉的地方。很高很高,几年以前去的,那时小,对海拔没什么概念,总之很高很高,我们坐的车在山雾中游转了很久很久才到。我们,是Beauty,肥燕,我。我心情不好,想去南山看看,妈妈不让我一个人走,我又不准妈妈和我一起,所以她俩说要和我一起去,虽然两人一口咬定是自己想去的
    
       我们仨的南山一
       我们第一晚住在一个草场上的帐篷里,远看挺像那么回事的,绿油油的草的中间耸着我们的帐篷,四面八方弥漫着些奶的味道,实际上那个帐篷是水泥的。年少的我们并不是很介意这种虚假,很陶醉于这个帐篷的尖尖的顶以及四周围绕的草,一开窗,草色就入眼,很舒服的颜色和味道,后面还有座山,那天我们留宿的那个小草场只有我们仨。傍晚的时候我们在那座不大的山上到处走,满山的跑,跳跳打打,整座小山甚至整个草场都是我们的声音,完全不顾自己打搅了那时的夕阳——尽管在看到的一刹那我们都惊喜得停止了声音:火一样的颜色,很近,很静,瞬时消失无踪,吞没巨大的力量。我们之前拉着要打的手还没放,喘息声都没停,安静得不得了,对那样的自然充满了敬畏。日落西山之后就有大股寒气袭来,只有一个人带了件外套,好象是Beauty,各自让对方穿那唯一的一件衣服,谁都不愿自己穿,结果是谁都没有穿,因为要感冒就大家一起感,呵呵,那时的想法总是这样。
        我们的伪帐篷里有个大木桶,据说是用来洗牛奶浴的,我们围着那个桶好好的讨论了一下,结论是,牛奶浴实在是不能接受,那么多从牛身体里流出来的液体,呃,牛妈妈应该是不想人这样用的吧。肥燕叹口气:“我这么漂亮,身材又好,如果泡泡就更好了,可是实在有些违人道,不是,牛道!”我们白她,不理。前面两句话她经常说,虽然是事实,我们从不承认实在不想助她嚣张气焰,呵呵,不过实际上我的朋友里包括我几乎没几个知道“谦虚”一词怎么写
       
       我们仨的南山二
       第二天早上四点,漆黑一片,我们开始迷迷糊糊地出发去望日坡看日出,据说很远,但是也据说很美,那天刚好是我成年的生日。我们在完全迷糊的状态下走出草场,实在没这么早起过,被风一吹又完全醒了,那种刺骨的冷啊,赶紧回去拿了衣服再走。那天最失策的一点是我们是带着草场的一辆双人自行车走的,它有没有派上过一点用场我已经不记得了,但是我们必须轮流推它上坡下坡的滑稽和艰难是记得的。那天的雾气很重,重到我们的手电只能照出三米左右的可见度,四周是死一样的黑和寂静,没有星星没有月亮,寒气之外是鬼气,确实有阴森之感。
       这对于我们是完全陌生的地方,也从未在如此完全黑暗的地方呆过,大概半小时之后终于开始讨论该怎么办。肥燕提议回去,我俩都不同意,白走了这么远,回去肯定后悔,而且这么黑的情况下不一定能走回原来的路。Beauty主张就地等待,雾气散一点再走,我和肥燕异口同声:冷死了!我说继续往前走,反对的理由更多。肥燕又开始神经:“唔唔,我们会不会有什么事啊?要是见不到我的yang子了怎么办!”我们一齐笑她:“真不孝顺!居然先想到男朋友不想父母,白养你了!”“哎呀,开个玩笑,缓和下气氛嘛!”是,我们知道她不是真的害怕,肥燕一直是个勇敢的人,现在也是。就在这个时候,我们看不到东西的黑暗里突然有大动静,很重的踩草的声音,惹得我们惊呼,唯一的手电迅速对着声音来源。吓死了,原来是头很状的牛,旁边还有好多牛在站着睡觉,被我们的光照着,很不爽,又跺跺脚。肥燕:“它会不会冲上来啊?!”我:“哈哈,冲上来我帮你挡着好了。”“对啊对啊,你属牛,你去安抚它。”“说得好像你不属牛一样!”“对哦,我也是的,我们是同类哦,你别过来啊!”她对牛说。旁边Beauty已经把地图研究好了——有她在我们总是安心的,她从来就是照顾人的角色,方向全部由她定夺,和她在一起的时候我总是没有方向感的。我们决定继续走。
       山岚渐渐散去,我们慢慢看到了山的轮廓。一路上都有牛在路边睡觉,我们也习惯了它们的存在。到望日坡的时候我们全摊地上了,已经七点多,我们躺地上看天上云层里透出的太阳光接受了今天没有日出的悲惨事实。
      肥燕:“还要往回走啊!天哪!”说这话的时候我和Beauty都没有力气搭理她了。“还有这个破车,真是大负担!”山下方有突突突的声音,远远的看见有个拖拉机慢慢悠悠的一圈一圈的拐上来(那是盘山路)。从我们看见它到它终于从我们眼前过去起码用了十分钟左右,时隐时现的。我们看着它好不容易晃到眼前又费了好长时间晃出视野,可是——我们多想坐上那个拖拉机可以不费力的回去啊!“哼!等我有钱了,我要买N的平方辆拖拉机!”肥燕痛下决心。
                                                          
       我们仨的南山三
       为了省钱我们步行到那里最大的牧场,离我们住的地方大概走一小时,就是那种所见之处全是绿色的那种。蓝蓝的天,白白的云,绿绿的草,闲闲的牛羊……没有别的,就是这样,不用形容词,就是这样。我们从一群牛身边跑到另一群牛身边,反正是傻跑,反正是毫无抑制的兴奋,说不完的傻话,述不完的约定……
        后来我们久久赖着不想走
        后来的后来,突然天降大雨,倾盆的那种,哗啦啦,不到两分钟,我们全成正宗落汤鸡,我们很快发现这天高地阔的地方的巨大坏处:没有任何可以遮挡的地方。我们开始往回狂奔,一边跑居然还有力气继续开玩笑。我们运气很好,跑了大概十分钟有三辆小车经过,不是当地的。我们拦下来,一人进一辆,把别人的坐垫染湿了个遍,尴尬啊
       
        那时的我们,哪里知道什么是害怕,什么是防备

相关日志:

“回到那片多情的海边,温热我的人生” 2...       我一直对破烂小巴士在不平坦的路上颠簸摇晃有种莫名的享受,每次到这种时候我就神奇的不晕车了。看着一些人上来,又看着一些人下去,在这种地方,商店总是离居...
旅社绿扬 绿扬是个旅社,在扬州。     之前只是看很多背包客推荐这里就在某晚摸到了这里,在一条很老很老的弄堂里,窄窄的,弯弯曲曲,一眼看不到头。它的周围有棋牌室、...
天高我独行-甘南8    邻座大哥一路上还告戒我住宿一定要找离广场近的地方,这里的藏人不像夏河的温顺,以前造过反,还有这几天是藏族人的赛马大会,住的地方可能不好找,能将就就将就。车到玛曲,车...
天高我独行-甘南11    回到明珠饭店已经快十点了,我一进门卓玛一家都围过来,“你再没回来我们都要出去找了!”三分钟不到就端来一碗热乎乎的面片,暖到心窝里去了&nbs...

我们的南山》上有3条评论

  1. 天哪,能不能告诉我详细的地址?比如属湖南界内还是广西界内?我还没去过呢,可惜,若如你所说,我也没机会见到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