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片

    近来时常心绪浮躁,虽有很多事发生、晃过,却甚少有记下的冲动,我不安静的时候只动口不想动手的,今天才看到博友这段时间的问候,心里暖暖,虽是未曾谋面,文字之交少了许多累赘,多了些灵犀。终于趁着淅淅沥沥的雨安静了些,于是抓些碎片,闲话几段
    
    回家的日子在吵闹中一瞬而过,有朋友见面的时候谈笑一如当年的疯却在分别时的拥抱突然哽咽,继而止不住的大哭,我们就站在街上,抱着,接受无数异样的目光,最终她也没有说为什么,我便没再问,其实,哭果真需要确切的理由么,她是个坚强惯了的人,压抑,是要受内伤的。我那时却没哭出来,回家也好好哭了哭,神经病哈?

“活着那么苦,拉她干什么?”说这话的是一位叫刘辉的小男孩,今年才七岁。他与比他小两岁的妹妹在自家的渔船上玩耍时,妹妹不慎失足跌进河里。面对妹妹的呼救,近在咫尺的刘辉既没有伸出自己的手去拉妹妹一把,也没有及时呼叫大人来施救,而是若无其事地继续玩耍,在自己的眼皮底下,看着自己的亲妹妹被河水吞噬。——《扬子晚报》上的一条新闻,好冷!什么样的环境出了这样的孩子,怪孩子?怪家长?还是社会?

    今天路上被一个不认识的女生拦住,问这里哪里住两天比较合算,有点奇怪的问题,原来是知道考研成绩后连夜坐了近二十小时车来陌生的上海查分的学生,说不是觉得分数不对,只是想知道错在哪里好明年再考。于是带她做了些事,末了她硬是塞了包家里带来的花生给我,我是会很珍视一包花生的人,并且很珍视她的执着,所以很喜欢她,并没有告诉她这里远没有她想的那么好,远不是那么个美丽、值得她如此的梦,可是这话是我的判断,到底对不对呢

   看了《三峡好人》,真的觉得很多好人。这部片子里有很多完全不像演员的演员,完全不像布景的布景,淋漓的真实。看了这个才把看黄金甲的腻味压下,这几年尽是古人打架的磅礴“大”片,我不止心疼那些钱呐。在这个需要战战兢兢的时代,向古代行走是个稳妥安全的路,也是不负责任的路,所以看到《好人》这样的好片很是欣喜。里面有个配配角,东明吧好象是叫,考古的,一出场看他挖啊挖,在那么个动荡得不行的城市,后来看到他家挂了好多好多钟,哑然,妙极,他往回寻找,时代已经跑得老远,于是他挂了这些钟,终究还是无力得很。韩三民最后带着一队和他一样命运的人物去干要命的矿工时,那个音乐,直抵我心……没有人在演戏,这就是现实
    
    如果有时间,不妨看看

    

碎片》上有4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