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社绿扬

绿扬是个旅社,在扬州。

    之前只是看很多背包客推荐这里就在某晚摸到了这里,在一条很老很老的弄堂里,窄窄的,弯弯曲曲,一眼看不到头。它的周围有棋牌室、杂货铺、理发店,按摩店等等等等,当然最多的就是普通的住房,似乎每个可以进去的门后面都有很多内容,因为门后面又是弄堂,又是房子,又是生活着的人,在昏黄的灯光里安静得很。绿扬旅社就在这么多个平凡的门中的一个,门口有个灰色的牌子,上书:绿扬旅社,省级文物保护单位。真是没想到,细看,原来是民国时期一些文学家、革命家、艺术家在扬州投宿之所,都是些风雅之士,当然仅仅这些是不够的,重要的是参与了那个特定时期的一些重要活动。难得的是,这些可以让它骄傲的资本并没有让它自视甚高,依然安然地以寻常的价格接待寻常的人,亲切非常。
    这栋不大的房子非常符合我对于那个时期那些个周公馆,孙公馆的模糊想象,中间一个大厅堂,与四周围起来的三层楼共用一个高高的顶,在楼上的任何一段栏杆之后都可以将大堂的活动尽收眼底,在这厅里来个舞会,办个派对,相配得很。还是厚实的木头楼梯,重刷过朱红色的漆,好在并不觉得很新,木头地板的声音太大,我不得不轻手轻脚一些,不然一楼的人都知道三楼移动的人走到了哪个方位,呵呵,扰了这有年代的楼的清净
    
    蹑着脚在旅社里转转,发现我隔壁的隔壁竟然是郁达夫住过的。悄悄爬到天台,不大,视野却还算开阔,因为扬州的高楼确实不多。四个方向扫一遍,都是大大小小的黑瓦屋顶的房子,挨挨挤挤的,高度起伏不大,我所在的天台就可以轻易翻到人家屋顶上。十点,大多数人还没睡,还有些万家灯火的味道,实在算不得个繁华的城市,反而使这古城中的人保留了些平和。偶尔听到弄堂里单车压过地板的声音,近了,又远,印着对面班驳的墙壁,揣测那同样的路被压过多少次。
    抬头看到了星星,虽然不多,象是数得清,真数起来却又一次比一次多,每次总有被遗漏的,恍悟心越静能看到的星星越多,宁静致远?呵呵,怀念起一个叫仕阳的小镇,在那条有长长碇步的仕水边,星空下我坐在河滩上就着哗啦啦的流水声唱了许久的歌——在这里当然不能这样放肆,城市里到底不比乡村那般拥有足够的个人空间,人口密度大,必要的距离亦被无奈挤占
    一架飞机忽明忽暗的飞过,对面的灯光灭了,夜深了,巷子里也没了声响
    回到房间发现房间的灯的开关竟然是在外面走廊的,建房子的时候的人怎么想的?
    
    第二天早上阳光已经进了窗子我还在赖床,听到外面弄堂里有叮叮当当的响声,夹杂些扬州话的问候,很好懂,无非是些买菜天气之类的话,听到一个老爷爷大大的声音:“卖菠菜罗!卖香菜罗!”扬州话有点北方音,很憨厚的感觉,他接着吆喝:“卖香菜罗!卖最香最香的香菜哟!卖扬州最香最香的香菜哟!”真是和射到被上的阳光一样可爱,一笑,再没有赖床的想法了。老爷爷大概是蹬着三轮车,不一会儿声音就渐渐远了,直到听不到,我还没来得及告诉那老爷爷,闻到了他香菜的香味

    喜欢这个叫绿扬的旅社不是因为它是什么文什么物,只是因为它让旅人有在生活的塌实感受 
    

相关日志:

何征途(一) 对于这一段旅程,何征并没有计划很久,这件事的时机和她人生的转变碰到一起,所以也没有时间准备和计划,她甚至懒惰到必备的体能锻炼只做过一两次不到一公里的跑步,所以去做骑行西藏这件事的人里,她大概是最匆忙出...
橘子黄了     又是一个桔黄喜熟的时节,每年这个时候都有那么些时刻恍若回到青涩懵懂的当年。那片桔子园,是我的秘密领地,每次我想一个人的时候都会收留我的地方,与学校一墙之...
天高我独行—甘南3     开始寻访临夏的美丽的清真寺,的确,没有让我失望,对于毫无宗教情结的我来说看到圆圆的向天刺的顶和光洁的柱子就已经很满足了。清真寺大多色彩较多,时不时还可以...
我的二零一一 转眼已经2012年2月中旬了,最近有些焦虑,早上醒来突然想起去年的美好状态还没记录就已经切换回焦虑的正常人生状态了,很为2011年的自己不值,翻出去年底写的总结草稿,基调多美好简单,和现在的状态大相径...

旅社绿扬》上有8条评论

  1. 咱们每个人都在时间和空间的一个坐标上,这个坐标时时在变化。当这个坐标重合的时候,我们遇到了某个有缘人;相同的地点,不同的年代,我们可以缅怀;同理,不同的地点,相同的时间,我们可以思念

  2. 我看到好清澈的一条小河 在你心底流淌 它们欢悦的脚步留下水声哗啦有如天籁~~~

  3. 抬举了啊。我写字,只是一种随意的宣泄。无章无节,入不得别人眼睛。所以几乎不邀请相熟的朋友进来。

  4. 曾多次梦想着能在古老的弄堂里悠闲地住着,可以远离城市喧嚣,人世浮夸,而我又没有感受过那种情调,向往之情更甚.想要的那种生活的状态,有时只不过是细水长流……xian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