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社绿扬

绿扬是个旅社,在扬州。

    之前只是看很多背包客推荐这里就在某晚摸到了这里,在一条很老很老的弄堂里,窄窄的,弯弯曲曲,一眼看不到头。它的周围有棋牌室、杂货铺、理发店,按摩店等等等等,当然最多的就是普通的住房,似乎每个可以进去的门后面都有很多内容,因为门后面又是弄堂,又是房子,又是生活着的人,在昏黄的灯光里安静得很。绿扬旅社就在这么多个平凡的门中的一个,门口有个灰色的牌子,上书:绿扬旅社,省级文物保护单位。真是没想到,细看,原来是民国时期一些文学家、革命家、艺术家在扬州投宿之所,都是些风雅之士,当然仅仅这些是不够的,重要的是参与了那个特定时期的一些重要活动。难得的是,这些可以让它骄傲的资本并没有让它自视甚高,依然安然地以寻常的价格接待寻常的人,亲切非常。
    这栋不大的房子非常符合我对于那个时期那些个周公馆,孙公馆的模糊想象,中间一个大厅堂,与四周围起来的三层楼共用一个高高的顶,在楼上的任何一段栏杆之后都可以将大堂的活动尽收眼底,在这厅里来个舞会,办个派对,相配得很。还是厚实的木头楼梯,重刷过朱红色的漆,好在并不觉得很新,木头地板的声音太大,我不得不轻手轻脚一些,不然一楼的人都知道三楼移动的人走到了哪个方位,呵呵,扰了这有年代的楼的清净
    
    蹑着脚在旅社里转转,发现我隔壁的隔壁竟然是郁达夫住过的。悄悄爬到天台,不大,视野却还算开阔,因为扬州的高楼确实不多。四个方向扫一遍,都是大大小小的黑瓦屋顶的房子,挨挨挤挤的,高度起伏不大,我所在的天台就可以轻易翻到人家屋顶上。十点,大多数人还没睡,还有些万家灯火的味道,实在算不得个繁华的城市,反而使这古城中的人保留了些平和。偶尔听到弄堂里单车压过地板的声音,近了,又远,印着对面班驳的墙壁,揣测那同样的路被压过多少次。
    抬头看到了星星,虽然不多,象是数得清,真数起来却又一次比一次多,每次总有被遗漏的,恍悟心越静能看到的星星越多,宁静致远?呵呵,怀念起一个叫仕阳的小镇,在那条有长长碇步的仕水边,星空下我坐在河滩上就着哗啦啦的流水声唱了许久的歌——在这里当然不能这样放肆,城市里到底不比乡村那般拥有足够的个人空间,人口密度大,必要的距离亦被无奈挤占
    一架飞机忽明忽暗的飞过,对面的灯光灭了,夜深了,巷子里也没了声响
    回到房间发现房间的灯的开关竟然是在外面走廊的,建房子的时候的人怎么想的?
    
    第二天早上阳光已经进了窗子我还在赖床,听到外面弄堂里有叮叮当当的响声,夹杂些扬州话的问候,很好懂,无非是些买菜天气之类的话,听到一个老爷爷大大的声音:“卖菠菜罗!卖香菜罗!”扬州话有点北方音,很憨厚的感觉,他接着吆喝:“卖香菜罗!卖最香最香的香菜哟!卖扬州最香最香的香菜哟!”真是和射到被上的阳光一样可爱,一笑,再没有赖床的想法了。老爷爷大概是蹬着三轮车,不一会儿声音就渐渐远了,直到听不到,我还没来得及告诉那老爷爷,闻到了他香菜的香味

    喜欢这个叫绿扬的旅社不是因为它是什么文什么物,只是因为它让旅人有在生活的塌实感受 
    

相关日志:

陪我歌唱 睡得不好,天还是黑的便醒了,听了一段别人推荐的阅读周嘉宁《一个人住的第三年》,看这位文艺女青年和食物的纠结和自我陶醉,心里窃笑,才一个人住了三年而已,已经这般自我怜惜。随即想起我走出一个人住的状况之后...
长恨此身非我有 我听Avril的《Girlfriend》这样热闹的歌,查我工作需要的古史资料,居然脑袋里能冒出这句词:长恨此身非我有,何时忘却营营… 相对地说我是个率性的人,然而终究,我还是会&ldq...
“回到那片多情的海边,温热我的人生” 1... (再不来这个地方要长草了,原因有生活的变动,工作的忙碌,事关目标的迷茫,还有些身体不适,以及,懒惰…北,原来这个称呼是最合适的。呵呵,下面的东西陆续都在记录,只是总无法持续,后来就把之前的草稿丢弃了。...
天高我独行-甘南16     下山的路不好走,不时需要跨国水域,因为我鞋子不防水,贝贝坚持她先过我再过,我感动,说自己幸运,昨天冬也这样,贝贝说,你小嘛!。回到有人住的地方得知我们刚...

旅社绿扬》上有8条评论

  1. 咱们每个人都在时间和空间的一个坐标上,这个坐标时时在变化。当这个坐标重合的时候,我们遇到了某个有缘人;相同的地点,不同的年代,我们可以缅怀;同理,不同的地点,相同的时间,我们可以思念

  2. 我看到好清澈的一条小河 在你心底流淌 它们欢悦的脚步留下水声哗啦有如天籁~~~

  3. 抬举了啊。我写字,只是一种随意的宣泄。无章无节,入不得别人眼睛。所以几乎不邀请相熟的朋友进来。

  4. 曾多次梦想着能在古老的弄堂里悠闲地住着,可以远离城市喧嚣,人世浮夸,而我又没有感受过那种情调,向往之情更甚.想要的那种生活的状态,有时只不过是细水长流……xian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