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子一般的朋友

   寒假临走时才和D见面,不是不想念,却也并不浓郁,彼此都知道对方还是那样,对于我们之间的友情。
   没有说什么话,那天桂林有小雨,可以不打伞的那么小,在漓江边走了走,蒙蒙的江,蒙蒙的山,蒙蒙的桥,蒙蒙的船,江边有两个小姑娘在用石子打水漂。整个下午我们都没怎么说话,好象不久前我们才见过聊过一样。他带了相机,不多的一些说话,只是关于拍照,我们都是半生不熟的摄影爱好者,且都很抵触图片软件,他比我程度更深,连裁剪一下都不肯,也是,那就不是原始的构图了——我们都是不大跟得上时代的,笑
   相机于是在我们手间转来转去,结果他比我拍的好,我嘴硬,那是因为这是你的相机,如果用我的就另当别论了!他当然不会和我争的,向来如此
                       
                        
    D是高中同学,算起来居然也到了第七个年头,实际上是六年,第一年我们并不熟悉。原来日子也已经这么长了,高中在漆黑的办公楼天台他找到躲起来的我,大学后寒冷的冬日早晨接到他在室外电话亭打来的电话只是为了问我变天了关节炎疼不,好象才是昨天的事。他在圣诞夜做的一件让他非常心安的好事,他和现女友走到一起时的高兴,他察觉自己感情不稳时的恐慌和自责,他定下工作时的喜悦,他终于又开始抱起久违的吉他……我们联系得很少很少,一般一个学期只有一两次,一年见一次,然而这种种种种,他的兴奋让我开心,他的悲伤也会让我难过,这种情感无关风月,也不随时月流转而变。这个年纪,恋人可能刻骨铭心却很少能维持得长久从容,朋友却不随时间而走。
    这样的朋友,像日子一样平淡,又如这日子一样从容无界

     

相关日志:

一切安康 今年初一月在深圳还穿了短袖,没料到广州也会有冬天。加班到这个时候也不全是为了公事,在冻不死人的天气,冻不死的年纪,抵御寒冷的能力原本跟心理坚强度有莫大的关系 这个写字楼在广州大概小有一些名气,再...
零点,下雨了。    江南的雨,一如既往的文静,躺着听这声音,总想象出一幅雨巷的画面,    “一个丁香一样...
长恨此身非我有 我听Avril的《Girlfriend》这样热闹的歌,查我工作需要的古史资料,居然脑袋里能冒出这句词:长恨此身非我有,何时忘却营营… 相对地说我是个率性的人,然而终究,我还是会&ldq...
笔呢? 摘抄使人平静。 近来常常在半夜醒来再难入睡,一个多月了。我真是个老旧生活态度的女子,这人生必经之路,我不急,只是痛苦。 傻乎乎的从最初每次醒来反复纠缠一件事情到现在,我开始强迫自己想点别的...

日子一般的朋友》上有5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