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想是一个混蛋

    很没有想到《你不是一个混蛋》有人看,而且看完,而且有所触动,而且相对于我非常少的博友人数来说我得说是不少人——因为它那么长,又离生活似乎那么远,呵呵,这让我有些温暖,对,是温暖,有人在为同样的文字感动,有人在为同样的事情动容,有人在同样的愤怒、担忧,有人在同样的对抗麻木,这些足够产生温暖的情绪了,因为完全不孤单

《你不是一个混蛋》的MM是龙应台,安德列是她的大儿子,那年他十九岁,这让我很汗颜。快三年过去了,我很想知道现在的安德列怎样,和我同年的他是否现在也和我一样企图紧紧抓住那点可怜的不麻木,又或者他已经找到了他用力的着点,开始行动了,还或者他已嘲笑自己年轻的反叛开始成熟的成年人该做的事——最后一种可能性几乎为零,我坚信

我们常常鄙夷上辈人的循规蹈矩,常常标榜各种各样的个性,然而难道真没发现我们才是很听话的?远的不说,近的我们消化不了七十年代生人的摇滚,写不了傻气纯情的诗歌,我们接受张艺谋用钱砸出来的华丽与温顺,我们只捧娱乐的场,我们深深的知道什么可碰什么最好别碰,我们在商业围成的圈圈里流离、变相、终于停留,我们也许会隐隐觉得故宫里有个星巴克有点不妥,可是——那和我们有什么关系?我们还有许多别的事要操心,E说,以前以为有名校的文凭就很好现在才醒悟有名校的高学历才是好,我转述,有人接口,什么呀,再硬硬不过关系!
以前的歌词说:我们的个性都是圆的,象红旗下的蛋,现在的我们才是,但是现在的歌不会承认这个,每个歌手都说自己很有个性,把爱情中的这个状态那个情绪诠释得很好,让在爱情中的你勇敢些再勇敢些,除了爱情,能不能有些别的?

青年太安分是不是有些奇怪?于是有人为此焦虑,于是有人替青年不安分的,当大导演卯足劲给大家拍古人打架的时候,有人把镜头对着穿个背心炒菜、大汗淋漓的粗俗汉子,他后面是三峡滚滚的长江,江下原来是几十万人的家,他觉得这些是好人;有人跳开东方明珠和陆家嘴的眩目,告诉你五十多岁的上海大妈小喜大悲,称之为姨妈的后现代生活,还告诉你有千千万万个这样的姨妈;有人说没有反叛的青年文化社会前进的尺度有限;有人逆十三亿人的教育制度行事,写下《退步集》……这些中老年似乎在弥补青年太安分的缺失,遗憾的是,我日益觉得自己该反叛的那一份也得由他们代劳了——一直以来,我行使着龙应台消极的道德标准,但始终还是找不到用力的着点,不,其实我是知道的,可是现实一直在推我远离,或许真的该暂时离开积蓄力量,可是又怕一旦走了很难再绕回来

呀,我已经忘了原本要说什么了,不知不觉到了这里,想必也是每一个青年必经的,不敢承诺什么,在用力,很不想是一个混蛋

《红旗下的蛋》,很吵,词很好,愿意听的自己点开吧

相关日志:

他胖了     昨天他一进教室就有人惊呼“呀,赵老师,你胖了!”    他抬头,严肃的说“你...
恶之希望 1984年的东德,集权政治的时代。近十万的全职员工,二十万的线人——巨大的秘密警察网络史特西,正如日中天,所有的东德人都被这张网笼罩着。卫斯勒,这个特务机构的优秀员工典范,同时也很荣耀的担任秘密警察的...
双重洗脑 H:无论汉或唐宋,细看政府组织,尤其是“相权”强弱及谏官的存在,实在难以将其与皇帝专制黑暗之类极端的词联系起来 F:确实。若制度上即是普天之下一人独大,天下哪能容他数千年之久? 无论远近,皆有牵...
“把悲觀留在心里” 幾乎每個人都說,隨著年齡的增長痛苦會增加,我想這樣的話里似乎少了一些定語或是弄錯了中心語,不一定是痛苦會增加,而是痛苦的種類和豐富程度會增加,人的大腦何其神奇,分布著那么些小小的神經末梢,每一個小小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