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下雨了。
    江南的雨,一如既往的文静,躺着听这声音,总想象出一幅雨巷的画面,
    “一个丁香一样地/结着愁怨的姑娘。”……
    “撑着油纸伞,独自/彷徨在悠长、悠长/又寂寥的雨巷,”……
      黑暗中,雨声的淅沥轻柔似池中月之倒影晕出逡巡不止的淡黄的光圈,漾出出奇的安静
    听,听就好了,不要睁开眼睛,你该想象得到被雨声遮盖的有深夜汽车的穿梭,有不熄灯的高架桥,有死物一般的混凝土的楼——所以,听就好了
    
    喜欢这雨没有尽头的安静,却又忽然担心起这里不多的几棵樱花树,白天微风一阵就粉雨一片,这种用飘落的姿态来成就美丽的花儿怎经得起这雨,听到花落的声音,明日那假山的水池里定又是粉红一片了

    听到高二的一个夜里,雷声阵阵,十六岁的孩子兴奋地搬弄复读机试图将这大大的声音录下来,雷声一如所愿滚滚而来,设备所限效果始终不佳,第二天到学校发现好几个伙伴那晚都做了这事——那时我们正排演《雷雨》,末尾处非常希望能有这样一段音效——检验效果却都不成功,一群人哄笑了之。现在的孩子一定不会这样了,且不说硬件上先进多了,可以自己剪辑,即便不自己弄上网总能找得到。只是,听到雷声还有那样的兴奋吗,伙伴们会没有约定而在同一时间做同一件事吗

    听到外婆家夜里永远的火车开过的声音,轰隆轰隆,远远地来,重重的激动小小脑袋里某根兴奋的神经,又远远地去,去向神秘的、期待的远方,那远方可以是任何模样——在想象中。只是听,听可以想象

   《爱情麻辣烫》的剧情早已经模糊,只有小男生录下各种声音的情节一直在心里;《春光乍泄》也不是顶喜欢的电影,但是那个后来到达世界最南端的男子对梁朝伟说的话很清晰,他说他可以听出别人的心情,在不看的时候。我相信,很信,声音,常常比图象真实,闭眼,也常常让人更安静,不,该说总是更安静

   我一直依赖的东西里有收音机,不是电视,只是听,听各种声音,各种表情,各种画面。
   安静的时候听得更清楚,听,又会更安静,也会更清楚自己的声音

   雨,依旧不停,那个丁香花一样的姑娘,“她默默地远了,远了,/到了颓圮的篱墙,/走尽这雨巷。”……

   

相关日志:

和自己在一起 我把巨无霸型腌过的猪腿肉切成薄片,假装它是培根,放锅里煎了,可是它真的不是培根,没办法那么薄,也蜷不起来,煎好就是厚薄不平的白白的样子了。然后我把橄榄面包切片,底上抹上薄薄一层黄油,煎了一会儿,面包底...
陪我歌唱 睡得不好,天还是黑的便醒了,听了一段别人推荐的阅读周嘉宁《一个人住的第三年》,看这位文艺女青年和食物的纠结和自我陶醉,心里窃笑,才一个人住了三年而已,已经这般自我怜惜。随即想起我走出一个人住的状况之后...
回家真好 早上醒来,眯着眼就看到阳光,看到窗外的,也看到照在我床上的光,我家窗台的花花草草迎着风,缓缓的摇曳,影子投在我的被子上,略微的羞涩,是还不习惯我回来吗?呵呵,我已经在家了,在我的小窝里。回家真好^-^...
桂子香 仿佛是一夜之间,走到哪里鼻子里都有若即若离的充满桂花的味道,微甜不腻,呵呵,每到这个时候我总有些小小的骄傲,好像这桂花飘香和我有莫大的关系。其实完全是自己的一厢情愿,这天地间的嫩黄色的精灵,是造物主对...

》上有5条评论

  1. 戴望舒的雨巷,活脱一副江南水墨画。心静才能耳明,才能听到凡世间那些被忽略的美妙声音。

  2. 所以,每次看你写的字,总感觉自己在听你说。听不到人声,只是像在耳边说,一直说到心里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