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下雨了。
    江南的雨,一如既往的文静,躺着听这声音,总想象出一幅雨巷的画面,
    “一个丁香一样地/结着愁怨的姑娘。”……
    “撑着油纸伞,独自/彷徨在悠长、悠长/又寂寥的雨巷,”……
      黑暗中,雨声的淅沥轻柔似池中月之倒影晕出逡巡不止的淡黄的光圈,漾出出奇的安静
    听,听就好了,不要睁开眼睛,你该想象得到被雨声遮盖的有深夜汽车的穿梭,有不熄灯的高架桥,有死物一般的混凝土的楼——所以,听就好了
    
    喜欢这雨没有尽头的安静,却又忽然担心起这里不多的几棵樱花树,白天微风一阵就粉雨一片,这种用飘落的姿态来成就美丽的花儿怎经得起这雨,听到花落的声音,明日那假山的水池里定又是粉红一片了

    听到高二的一个夜里,雷声阵阵,十六岁的孩子兴奋地搬弄复读机试图将这大大的声音录下来,雷声一如所愿滚滚而来,设备所限效果始终不佳,第二天到学校发现好几个伙伴那晚都做了这事——那时我们正排演《雷雨》,末尾处非常希望能有这样一段音效——检验效果却都不成功,一群人哄笑了之。现在的孩子一定不会这样了,且不说硬件上先进多了,可以自己剪辑,即便不自己弄上网总能找得到。只是,听到雷声还有那样的兴奋吗,伙伴们会没有约定而在同一时间做同一件事吗

    听到外婆家夜里永远的火车开过的声音,轰隆轰隆,远远地来,重重的激动小小脑袋里某根兴奋的神经,又远远地去,去向神秘的、期待的远方,那远方可以是任何模样——在想象中。只是听,听可以想象

   《爱情麻辣烫》的剧情早已经模糊,只有小男生录下各种声音的情节一直在心里;《春光乍泄》也不是顶喜欢的电影,但是那个后来到达世界最南端的男子对梁朝伟说的话很清晰,他说他可以听出别人的心情,在不看的时候。我相信,很信,声音,常常比图象真实,闭眼,也常常让人更安静,不,该说总是更安静

   我一直依赖的东西里有收音机,不是电视,只是听,听各种声音,各种表情,各种画面。
   安静的时候听得更清楚,听,又会更安静,也会更清楚自己的声音

   雨,依旧不停,那个丁香花一样的姑娘,“她默默地远了,远了,/到了颓圮的篱墙,/走尽这雨巷。”……

   

相关日志:

叽歪时光 叽歪是2008年开始的“饭否”、“做啥”、“嘀咕”那一批微博中的一个,2010年迫于中国的互联网宣传政策自杀,连尸体网站都再不能打开。再后来,才有新浪腾讯这些风生水起的微博。如今的新浪腾讯都太热闹,很...
生如夏花绚烂 我的外公叫“永明”,他说我妈妈是“立”字辈,我是“正”字辈,我的外甥侄儿们是“大”字辈,如此,他定下了四代人名字中的“永立正大”。 外公在我幼年的印象中是面目可憎的,因为他“凶”,我小时候讨厌的...
意外之喜 现在的办公室在36楼,下班的时候刚好是华灯初上,每个经过窗户的人都会下意识往外一瞥,高低起伏的霓虹,簇拥车水马龙,慢慢朝前移动,任凭流光飞舞,那车流的速度永远堪比蜗牛,也许是距离的关系,这速度总不见长...
锦年素时 近日借宿在朋友家里,在这个仍然没走完夏天的城市里,这个小小的房子淹没在一大片城中村中,没有空调,没有电风扇,没有电视,没有热水器,没有网络,整个世界,就只有电灯和电磁炉跟电有关,仿佛除了灯在这里根本不...

》上有5条评论

  1. 戴望舒的雨巷,活脱一副江南水墨画。心静才能耳明,才能听到凡世间那些被忽略的美妙声音。

  2. 所以,每次看你写的字,总感觉自己在听你说。听不到人声,只是像在耳边说,一直说到心里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