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舞,就像没有人注视

    到拉萨不久就去了林芝出差.          

    在林芝的米林呆的时间并不长,但这一点也不妨碍我喜欢上这个小镇一般静谧的县城。恩,除了它确实缓解了我的高原反应以外,还因为她实在是太有桂林漓江的感觉了,一江穿城而过,江岸连绵不断的青山,只是漓江远远没有这份极致的脱俗,漓江不够安静。更为重要的是,米林的气势,我们漓江岸边的山到了这里能不能称为山都要商榷了,这里的山高到顶是白色的——那是不化的雪。          
   
    早上起来拉开窗帘首先看到的竟是山腰的云,丝丝缕缕,留恋看不到尽头的山,温顺得像邻家的小妹妹。我怎么也没办法相信这群山脚下无声蜿蜒着的竟是雅鲁藏布江,那在我心里一直是和“凶”这个字联系在一起的,亲眼所见的她居然是那种淡然到让人不自觉的安静的水      
    所以,米林在我看来是雄浑与温柔的完美结合,果然是至刚则柔,温柔是极具包容的力量,可惜现在女子很难有柔美之力了,大概是有太多舍不得要争取、要抓住的东西吧      

    本来不是想说这个的,在米林一直匆忙,没来得及一个人到江边走走坐坐所以我确定我一定会再去。这次更触动我的是住在那里的珞巴族,据说是第56个被承认为民族的。这些都不重要,我喜欢他们的房子,或石或木,三角的屋顶要么桃红要么粉粉的蓝色,都是明艳而不刺眼的,一如他们坚硬的个性以及热烈的表达方式。这种色彩,我们这信奉中庸的民族合适不了。那些小木屋,趁着西藏特有的蓝天刺激看者对童话中小屋的揣度。羡慕他们的猪,哪里都敢走,哪里都能走,走的悠哉悠哉、旁若无人。不过珞巴人对自己并非也这么温柔,他们的婚礼先有兵刃相见再有新郎新娘的和睦及族人的祝福,似乎是一开始就让这个新的家庭准备好真正幸福是在苦痛之后。突然想起来这里之前听到的一句西藏的话:幸福,是刀口甜蜜!说的多好啊,没有痛苦做铺垫的幸福只能是幻象      
    
    那天的米林几乎是下了一天的雨又出了一天的太阳,太阳和雨的转换总让人卒不及防,最后竟又和而为一下起了太阳雨。那天是米林的一个小小节日,一堆的民俗节目表演之后露天的舞台留给了本在舞台下的民众,不怎么好的音响里传出来反复、欢快的旋律,很多人涌到台上去跟着音乐起舞,竟然也谐调有致,看了一会儿我恍悟那该是类似于兔子舞的舞蹈,问了巴珠大哥果然是,叫工布锅状舞,这个地方藏族的“兔子”舞。太阳雨下来的时候舞台上的人越来越少,有那么一会儿雨下得豆子那么大,舞台上的人更少了,当雨大到把广场上的人逼得四处奔逃的时候舞台上依然还有一个舞蹈的身影,唯一的一位,是个老爷爷。音乐没有停,雨也没有停,他象是丝毫没有感觉到雨的侵犯,依然是那几个称不上美的动作,阳光和着水打在他身上,他把雨都舞开了。远远的,看不到他的表情,可是我肯定他的举手投足传递给了我喜悦。那一刻,天地间只有一个人.
    
    然后明白了一句诗,原来真的可以:跳舞,就像没有人注视! 

     

相关日志:

唱到唐古拉 哈哈,真没想到这里的网络可以上传东西,终于可以自己发回日志了,自从来了西藏每回博客都是请朋友代发的,该死的网络,该死的中博网改版,很久都没有正常使用过博客这个东西,留言回复不了消息发不出去,现在出...
院子里的太阳花 真没想到在深圳的一个疗养院能遇到如此意外的美丽。湖衔远山,湖心的一棵不知名的树映在波光里,随微风漾出粼粼。想象中深圳该有的喧闹不知道被搁了哪个角落。 幼时的湘江,少年时的漓江,后来的苏州河、拉萨...
何征途(三) 大理,在历史上算不得显赫,但那一席之地却稳稳当当自说自话的从唐朝走过了宋朝,一直到忽必烈绕道青藏高原南下来取南宋政权,也就是元朝建立之前才灭亡。这期间虽然经历了南诏和大理国两个政权的更迭,后又有大理国...
礼物 在茶马古道的南端,川滇进藏的必经之路,横断山脉的东北部,金沙江、澜沧江、怒江交汇处,有一个地方,叫昌都。 这个地方因为和四川云南交界,又因为离拉萨很远,所以其实向来是一些不安定因素比较存活发展和...

跳舞,就像没有人注视》上有5条评论

  1. 呵呵,幸福死了。看你写的也会爱上那样的地方啊,八月,你去那里真的很合适。加油!

  2. 上次看你的晚安拉萨,能感觉到你在高原反应中,语句间有一点思维上的不连贯。这下好了,从此可以见到你用美丽的文字,来让我们分享美丽的地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