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然相视

   会转贴上面那篇《流浪歌手的情人》是因为我看的时候哭了,感动的,但是别误会,和那个流浪歌手的所谓“浪漫”没有关系(请原谅我使用“所谓”这个词,知道这个人的人都知道他的艳遇实在不少,各人人生观不同,这个就不评价了),而是那关于孩子的一段,看到那些孩子,郑重其事地把一毛一毛的钱放到他们手里的时候,送带花的头绳给阿佳拉的时候,议论着“坏蛋叔叔的脑袋啊应该被亚(牦牛)踢过了”的时候,没办法无动于衷。

   甚至,我想我是有点嫉妒的,嫉妒孩子那么纯真的心,也嫉妒曾经拥有那样的纯真的年幼的自己。是的,是嫉妒,因为那些孩子的某些能力我已经失去了,比如说我经过这样的一个人身边的时候不一定会想帮助他因为麻木,因为不停被灌输的不信任,比如说我即使想帮助他也不过很随意的给他相对很少的千,比如说我也许会奇怪那个女子为什么会哭,可是更多的我会告诉自己那不关自己的事,比如说如果那钱是我捡垃圾换来的我肯定会吝啬地不考虑给别人……

   我一向认为自己是个善良的人,然而面对这样的孩子我才知道自认为的善良多么的脆弱和不彻底,善良本来是人的本质,可是在这里,在我和这些孩子之间有了分层,我分明看到我曾经拥有的和他们一样的东西已经套上了层层冰冷的包裹,竟至根本触碰不到。而他们,那么轻易地将那些显示了出来。我羡慕,嫉妒,也自责。就如流浪的大冰说的那样“当真正的单纯和善良迎面袭来的时候,我们向来矜持的外壳竟然那么不堪一击,那么型同虚设”

   单纯和善良……

    上个月的最后一天是藏历的四月十五,这在藏族是个很重要的日子,承载不少宗教的、民族的意义,因为这天是释迦牟尼的生辰(或忌日?,忘了)。在拉萨,这天是萨噶达瓦节——穷人节。

    [上面这些是几天以前写的了,本想接着转的那篇一起发的有些事耽搁了,今天看到荼荼的留言就知道转那样的文章很容易引起误会,呵呵,想赶快把这些喃喃自语发了吧,而且接下来的很多天可能都没功夫在这里碎碎念,所以仓促收尾了]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我孤陋寡闻,我第一次听说专为穷人而设的节日。当时小柳是这么说的:“对啊,穷人的节日,这天街上会有很多乞讨的人,那些西藏的富人们就会换上很多的零钱到那些地方,一个一个的发过去……”
喔……

   下午四点左右我到了小柳指点我的德吉路,一下就被那阵架唬得愣了一愣——好多好多人!那么长的一条路,熙熙攘攘全是人,恍惚间这该是沿海城市的拥挤街头,不过当然,服饰和眼神都告诉我这是另一个很不一样的世界,眼睛,从眼睛里看得出来。路边坐满了人,那是,呃,乞讨的(真不愿意用这个词),可是那不是乞丐,你不会看见这么多悠闲的乞丐,不敢说脸上的表情是开心的意思,至少我肯定不是难过或其他消极的情绪,他们坐着聊天,孩子们多半在嬉戏,仿佛只是路边晒晒太阳,仅此而已。
   从德吉路贯穿到北京中路,都是人,各种年龄,各种体型,各种颜色。坐在街角看到人流源源不断的涌过来,这是来给钱的。手里拿一把零钱,一个一个的发过去,碰到孩子再多给些,和小柳跟我形容的一样,这种场面真的亲见才能信。除了移动不移动以外我不大分得清哪些人是来给钱的,哪些是来接受的,因为他们的穿着和表情并没有明显的分别。他们,我们,都是一样的。只是,我还没有主动把钱给某些需要的人的觉悟

    和所谓社会分层无关,和贫富差距无关,甚至和宗教信仰的关系我也不甚了了,我只知道,这是施与受,双方都能从中得到些快乐,仅此而已
  只是,这样的节日似乎只有在这样的地方才有生存下去的氧气^
  抬头,一贯的蓝天白云淡然相视
  

相关日志:

唱到唐古拉 哈哈,真没想到这里的网络可以上传东西,终于可以自己发回日志了,自从来了西藏每回博客都是请朋友代发的,该死的网络,该死的中博网改版,很久都没有正常使用过博客这个东西,留言回复不了消息发不出去,现在出...
跳舞,就像没有人注视     到拉萨不久就去了林芝出差.          &nb...
酒醒,安家 真不知道要说什么,犹豫了很久,终于决定搬家到这里。    中博网很混乱的改版时期,常看到有人用搬家这个词来表示博客地址的转移,刚看到的时候有那么一点触动,博客,和家,有...
礼物 在茶马古道的南端,川滇进藏的必经之路,横断山脉的东北部,金沙江、澜沧江、怒江交汇处,有一个地方,叫昌都。 这个地方因为和四川云南交界,又因为离拉萨很远,所以其实向来是一些不安定因素比较存活发展和...

淡然相视》上有5条评论

  1. 呵呵,不要这样嘛,这样一来我就成了罪人了。本来就是个俗人,所以个人八一八是正常的,我不会扰乱大家的视线的,真的,八月你看到的感人文章我也想看啊,羞愧啊!

  2. 施与受的穷人节!呵呵 我倒是觉得现阶段中国这种节日应该更多一些!还有 blogcn升级了 受不了 不习惯!!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