唱到唐古拉

哈哈,真没想到这里的网络可以上传东西,终于可以自己发回日志了,自从来了西藏每回博客都是请朋友代发的,该死的网络,该死的中博网改版,很久都没有正常使用过博客这个东西,留言回复不了消息发不出去,现在出差途中有这意外之喜,可惜没带多少照片,赶紧把昨晚一篇闲话拿来发发过过瘾

  
没想到看完《天龙八部》居然很想吃冰棒,看看表,快零点了,拉开窗帘一看楼下广场仍是亮得耀眼,再看路两旁也各有一条黄龙一样的路灯,出去买吧。是第二次看《天龙八部》,不曾想还是会如此难以抑制的一股不平静,料想真的是需要冰的东西凉一凉,虽然现在外面的温度估计没到二十。第一次看这小说是初中时候的事,被萧峰的英雄气震得懵了很久,从此萧峰就是心中最英雄的指称,震古烁今一般。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这个地位依旧不可撼动,虚拟的人物就是比真实的稳定。


    街上的人已经不多了,车却还不少,尤其这小广场旁。对于高原上的广场我始终有种怪异的感觉,第一次看到是玛曲的广场,据说那里的海拔有四千,那个广场简直可以说是拥挤,那里的藏人也是我见过最不会笑的,手似乎随时要握到腰间的刀,初时觉得尽是敌意。直到看到他们随着广场上音乐自然的摆动,旁若无人的唱歌才知那只是对陌生的一种不习惯,帮助却仍旧是毫不吝啬的。


    几年后意料之外的来了西藏,布达拉宫远不似我想象的雄伟,倒是布达拉的广场给了我些想找到的东西。那个晚上广场上开了可以飙很高的喷泉,带着灯光飘洒,喇叭里放着的歌里有野性的女声:“我坐着火车到拉萨”。一些没有摆脱高原反应的游人对着布达拉喘着气的又叫又笑,印着灯光看到布达拉宫门下仍有磕长头的身影,接近破烂的衣服,被长头磨得发光了的地板——太多东西了,混在一起,有格格不入,又有相得益彰,似乎本来就该是这样,头顶,深邃蓝天里繁星盛开,安静得与热闹毫无关联

   
    现在对着的这个广场最不喜欢,是在昌都,也许是因为实在受不了这西藏的地域内比普通话和藏语还要听得多的四川话。看着在夜幕中若隐若现的山的轮廓我突然有个一直隐藏的想法浮现出来:四川人抢了藏人的东西。可不是嘛,这昌都县城住的都是四川人,藏人却大多住在县城周围的山上,漫山高高低低的民居依山而建;政府工作人员中藏人寥寥无几,四川话却是不绝于耳;餐馆里是四川人,商店里是四川人,广场上还是四川人——即便是在整个西藏的县城地域四川话也远比藏语和普通话好用。这是怎么了,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渗透?

     Anyway,总是看到藏人那么快乐,广场也总沾染上这样的气息,“唱到唐古拉山”的歌声让人想不了太多,一起唱唱这唱到唐古拉的歌

山有多高啊
水有多长
通往天堂的路太难
终于盼来啊
这条天路
象巨龙飞在高原上
穿过草原啊
越过山川
载着梦想和吉祥
幸福的歌啊一路的唱
唱到了唐古拉山
坐上了火车去拉萨
去看那神奇的布达拉
去看那最美的格桑花呀
盛开在雪山下
跳起那热烈的雪山朗玛
喝下那最香浓的青稞酒呀
醉在神话天堂

相关日志:

酒醒,安家 真不知道要说什么,犹豫了很久,终于决定搬家到这里。    中博网很混乱的改版时期,常看到有人用搬家这个词来表示博客地址的转移,刚看到的时候有那么一点触动,博客,和家,有...
院子里的太阳花 真没想到在深圳的一个疗养院能遇到如此意外的美丽。湖衔远山,湖心的一棵不知名的树映在波光里,随微风漾出粼粼。想象中深圳该有的喧闹不知道被搁了哪个角落。 幼时的湘江,少年时的漓江,后来的苏州河、拉萨...
跳舞,就像没有人注视     到拉萨不久就去了林芝出差.          &nb...
皮肉之苦而已 天边的最后的晚霞一点点的被吞噬,站在高原的高处有时候真的有种错觉,连那晚霞都是在和我一样高的地方,只要我朝它走去,就可以触摸得到。 寺的墙上有东西在发光,走近一看,原来是一枚枚镶在墙里的硬币,有...

唱到唐古拉》上有2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